感谢一户侯 ,他提醒了我,我也提醒大家:今天重阳节。让咱们都给父母打个电话回家。

   我从小便相信爱,只要有血缘关系,家人自然就会互爱;到了适当时候,我自己就会爱上某人,并知道如何与对方发展爱情。现在,我知道,爱是非常困难的。

      ——布雷萧《创造爱情》(greating love)


我不知道你看完这段话的感觉,反正它深得我心。我想写写咱们身边的爱,我想和大家探讨,爱到底是简单的,还是困难的。

小时候,我知道我妈爱我。冬天放学进门,她会从暖气上取下烤热的毛毛拖让我穿,随手送过来一个热水袋暖手;我发烧的时候她一遍一遍的穿梭于冰箱和床之间,用冰毛巾给我降温;有的时候回家晚了,一到大院门口,就能看到她徘徊的身影。

可后来,我怀疑她不爱我。十几岁的时候,她从书包里翻出别人给我的情书,用难听的话骂我,羞辱我,我当时浑身血都是凉的;她因为我没有听从她的服从分配,拉着我去法院断绝母女关系;我从小拿了那么多证书和奖状,她从来没有夸过我一句,但是在我犯错误的时候,她却从来不吝惜她的挖苦和讽刺。

18岁的时候,我们的关系最糟糕。有一次陪外教逛颐和园,在那条长长的回廊里,我哭着用蹩脚的英文说了我和她的矛盾,当时那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抱住我,告诉我,她爱你,只是用了她自己的方式,你回去拥抱她,告诉她你爱她。我记得我用了很长时间解释,我们中国人从来对亲人说不出“我爱你”这三个字。

是因为结婚,我逐渐的懂得了爱这个字的分量,不是爱情,是爱。

那时候和婆婆住在一起,她每天对老公唠唠叨叨,一会让他添衣服,一会让他多吃菜。老公出差,她会盯着天气预报,老公晚归,她会神经兮兮的问我会不会出什么事。她老是念叨,如果当初老公进了国企多好,就不会像现在一样在外面疲于拼命;她老是对老公的一切发表着自己的建议。粗心的老公很反感这些,他经常和婆婆吵,而我,因为是旁观者,能真切感受到婆婆对老公的那份爱。晚上关起门,就开始批评他:“妈是担心你,因为爱你才惦记你”“老人就是孩子”,20刚出头的我,哪里会说什么大道理,翻来覆去无非就是这些,而说来说去我发现,婆婆和他就是一面镜子,清楚的照出了我和我妈的关系。

后来老公真的就变了,他变的耐心,变的温柔,变的让婆婆无限的满意,左邻四舍的去夸奖这个儿子。

后来婆婆去世了,老公像个孩子一样在我怀里失声恸哭,多少次突然惊醒,然后告诉我又梦到了婆婆,接着就是满脸的眼泪。

而在我这边,妈妈的唠叨不再刺耳,我学会像哄婆婆一样哄她。她的小心眼小缺点,在我眼里成了她孩子气的一面。回想起年轻时候她对我作出当时让我觉得“令人发指”的事情,现在看来,简直再合理不过。

我学会了说“我爱你”,我学会了耐心听完她的唠叨,我也学会了怎么对付她那些善意却匪夷所思的建议,虽然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发发小脾气,但我会很快的道歉,并用120分的诚意打消她仅存的一点点隔阂。我们的心从未如此贴近,我也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觉得她其实就是个孩子。而这一切,如果我早懂10年,或许她头上的白发,就不会那么多。而我的老公,如果不是因为后来的变化,或许婆婆临去之前,也没那么平静。

一切好像迟了,却似乎没迟。

所以,当我看到表哥表姐们,还是和自己父母冲突不断的时候,忍不住为我的这些长辈们深深伤心。父母老了,他们成了弱者,我们大了,我们成了强者。我们用强者的姿态居高临下,指责着他们的种种陋习和不完美的时候,完全忘记了我们作为弱者的时候是怎样被他们呵护着的。我们是强者,所以才更应该站高一点,张开强者的臂膀,把他们紧紧搂在自己怀里,让他们不被变化这么快的世界吓到,让他们感受着儿女强有力的保护。

他们的世界只剩我们了,而我们,还有朋友,有事业,有健康,有未来。

他们并非不可理喻,是你不懂得他们的人生。你上了大学,读了那么多书,见了那么多的世面,被各种面孔包围着,学会了游刃有余,学会了见怪不怪。你没有上山下乡,也没有经历过三年饥荒,你没在文革中被人一脚踹倒,尊严尽失,你也没有深切感受到暮年的苍凉,死亡的逼近。你从来都不知道,他们所经历的这一切,造成了你眼中他们小气吝啬,患得患失,甚至腐朽愚昧的现状,对他们失望,其实是拿这个时代的错误来惩罚他们,而他们本身,受的惩罚已经够多的了。

所以,每当有人问我,父母就是不同意我和她来往怎么办?父母一定让我们有个小孩怎么办?年轻的时候,我会说,跟他们死扛到底。现在,我也没有了办法。人生并非只有黑白,你一定要指责父母的狭隘影响了你的幸福我也没有办法,但是我想,如果通过你的努力,让他们知道你是个有主见有能力有是非观的大人,他们会听你的。他们不信任你,一定还是觉得你是孩子,要为你做主,什么时候你真的让他们感觉强大了,他们不会再干涉你。

起码,我曾经那么倔强的妈妈,会在我有理有据的说完我的观点后,放弃她的建议。

人和人的距离,有时候会想火星和地球那么远,所以沟通不是万能的,对于很多人,你只能做到鸡同鸭讲。可是对于父母,沟通还是一把利器,只要你的态度足够好,情绪足够平和,语气足够温柔,因为爱,他们最终总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