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www.feedsky.com/challenge/art/24800/feedsky/baleeto/~/gtsp/zt4/d6a19/lnk.html

自从上次我徒手横渡了太平洋之后,本来是很低调地只跟几个朋友说起过此事。但是没想到一传十十传百,变成了众人皆知的秘密。搞得我每天出门都要戴墨镜,不然被热情的群众围起来了,就只能使出梯云纵脱身了。

这些天,一支龙舟队找到了我,说是打算划着龙舟横渡太平洋。我一听就叫好,早就该这么干了,整天在一条臭水沟里划,还有脸叫龙舟?龙游大海嘛,海里面才是龙舟去的地方,我建议每年端午都在台湾海峡与钓鱼岛之间举行龙舟比赛,既发扬了传统,又扬国威。顺便请军舰护航,以防国外反动势力搞破坏。如果划到钓鱼岛还有体力的话,就继续划到韩国那边去,让他们看看端午节到底是从哪里发源的。

跑题了,接着说龙舟队的事。他们这次趁着军舰访日的时机,打算搞一个龙舟访美,也算是扬我国威。这次的龙舟队员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一专多能,除了会划龙舟之后,还会舞狮。到时在美国登陆之后,顺便跟唐人街的狮队以狮会友,增进双方友谊。

而他们都没有过这么长距离的航海经验,经过多方打听,终于找到我这里,希望我出马为他们担任导航员。我听了他们的计划,很高兴,很振奋,这是好事啊,我怎么能推辞呢?我满口答应了他们。

我急切地问他们,什么时候出发?队长为难地对我说:我们请人批了一卦,明天就是黄道吉日,万事诸宜。我气愤地对他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还搞这一套封建迷信的东西?航海这件事,什么时候出发我比你们更清楚,关键是看天气情况,而不是靠算卦。

队长窘迫地抓着光光的脑门说:没办法呀,我们自古以来都是这样的啦,龙舟下水是要慎之又慎的,万一冲撞了河神,可就出师不利啊。

我又气又笑地摇着头说:明天还不知道天气怎么样呢?万一天气变化,不宜出海,我看你怎么办。

说完,我伸手掐指一算,算到明天是一个大吉大利的好日子,基本上要六个甲子才能遇上一个这么样的好日子。于是我点点头说:嗯,明天就明天吧,你们这帮迷信的家伙。说完,我慈爱地拍了拍队长的光脑门,对他说:到时候我们渔珠码头见吧。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一转眼就到了第二天。一大早起来之后,我就到阳台看了看天象,果然是一个好天气,跟我掐指算出来的一模一样。我喝着牛奶嚼着烧饼,坐着261到了渔珠码头,看到龙舟队已经整装待发。

我把剩下的烧饼塞到嘴里,匆忙嚼了几下咽下去,然后豪迈地把手中的牛奶一饮而尽,将纸盒往地上一摔,大喊一声:出发。

龙舟缓缓划出码头,向大海的方向划去。我和队长站在船头,江风猎猎,吹得我裤角飞扬,潇洒无比。我低头看了看站在我旁边的队长,笑着跟他说:你们这帮迷信的家伙,非要等到今天开船。要是昨天就出发的话,到今天我们已经划了24小时啦。24小时!坐汽车都到了省城了,坐火车都到了北京了,坐飞机都到了美国了。要是坐飞机去,就不用这么辛苦了。都是迷信惹的祸啊~

队长笑了笑,抬起头来看着我,憨厚地说:都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

我拍了拍他的头顶说:我回舱里补一觉先。说完转身,突然看到一个人,我一把拉住船长,厉声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队长顺着我的手指方向看去,那是龙舟尾部的舵手,戴着一顶棒球帽,脑后扎着马尾辫,胸前高耸,是一个女人。

我气得直发抖,提起队长的衣领:怎么可以让女人上船呢?女人上船不吉啊,大不吉啊~

队长无奈地说:她是我们村长的女儿,非吵着要加入龙舟队,一定要见证这一历史时刻,还写了血书呢,我看她决心挺大的,而且是中山大学流体工程专业龙舟班舵手小组毕业的,就答应了。再说,我们此去美国,少则数日,多则数月,路上有个人说说话,日子也容易过一些。

我坚决地摆着手说:返航!龙舟上怎么能有女人呢?

队长为难地看了看四周,说:你看我们都到关岛了,现在返航也太迟了一点吧?

我看一看,果然是到了关岛了,心说:怎么划得那么快?木已成舟,只能往前划。但是,我心中还是很不踏实,总觉得会出什么事。

果然不出我所料,刚一过了关岛,美军的炮艇就追过来了。我倒是会讲英语,但是美国佬根本不听我们的喊话,直接就扔了两颗炮弹过来,其中一颗直接命中龙舟中部。幸好是没有爆炸,我们没有当场丧命,但是也差不太多了,因为炮弹把龙舟砸出一个洞,海水正咕咚咕咚灌进来,眼看就要沉船了。要说美国人真的是很讲人权,一看反正我们是要沉下去的,也就没有赶尽杀绝,掉头回基地了。

我大叫一声:怎么办?

一个精壮的小伙子举手说:我知道,我知道。大家齐声叫:知道就快说。

小伙子朗朗道来:《怎么办?》 是列宁批判俄国经济主义思潮的著作。写于1901年秋至19022月。19023月在斯图加特出版。全名《怎么办?(我们运动中的迫切问题)》。该书依据唯物主义历史观,批判了伯恩施坦修正……

话没说完,数支船桨将小伙子拍在船上,几个声音怒吼着:你以为是参加幸运52吗?

我没有怜惜他,而是开动脑筋思考,叮~有了。我站了起来,朝船尾冲去,一把抓住女舵手。队长在后面为我助威:是的,把她扔到海里祭海,我们就有救了。

这么紧张的时刻,我没有时间指责队长的迷信思想,而是左手抓着女舵手的衣领,右手摊到她的眼前:拿出来!

女舵手一脸不解,紧张地问我:拿什么出来?

我缓缓地说:刚刚队长说了,这次出海少则数日,多则数月,你一定带了。现在龙舟的流量这么大,赶紧拿出来救急吧。

女舵手脸上一红,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东西,交到我的手上。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四七二十八,一把撕开,从里面拿出一片薄薄的白色纸片,扬手向龙舟中部的漏洞抛去。

只见那白色纸片在空中展开双翼,轻巧地稳稳当当地正好落在漏洞上,瞬间就把龙舟中的水吸收得一干二净,一滴也没有漏出来。

龙舟上响起一阵欢呼声,我们得救了~我回头感激地向女舵手点头:幸亏今天有你在,不然我们可都要葬身鱼腹了。

队长还有些不放心:海上风大浪大,龙舟摇摆不定,万一出个纰漏怎么办?

女舵手脱口而出:有它在的这几天,怎么动都行。说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队长还是有些不放心:这么薄薄的一片,能坚持多久?万一……

它独有的超强瞬洁锁湿中心,能迅速吸收6次潮涌……龙舟队员们异口同声地喊到,大家脸上都挂着灿烂的笑容。然后,大家又同时站了起来,用力地划着桨,一边划一边喊:站起来吧,我要看得更远……

更有一个调皮的小伙子,赤着脚从船头走到船尾,连续走了两遍,兴奋地跳了起来,开心地说:真的一点也感觉不到它的存在耶~

大家都哄然大笑起来。看到他们这么有活力的状态,看到龙舟已经化险为夷,我也长长舒了一口气,捋着胡子欣慰地笑了。

投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