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同事等几个小女生去公园烧烤。
公园是小学毕业后就没去的公园。
烧烤是上大学以后就没做的事情。
记得当年,我们买了很多鸡翅和肉,买了从优良品里巨贵的烧烤盐,奔到远在郊区的小公园。一帮人嘻嘻哈哈打牌喝水,最后零食都吃完,鸡翅全考焦,所有的物资灰溜溜的送给旁边烧烤的陌生人。
今天下午,烧烤的小公园就在市中心旁边,童年时代春游秋游学校的心宜场所。一路走过去,并不记得当初的样子,但还可以确定旋转木马这些设施都是后来新加。
烧烤区域闹闹烘烘,依然有不少当年我们那样的青少年,让烤架冒着浓烟,所有的食物都黑得看不出本色,或者干脆用铁盘一次倒上把菜全炒了。还有笨手笨脚的小孩儿把整个烤架弄翻。
相比之下,这次的我的伙伴是多么淡定啊。小师傅带了一大包N个分装了各类食材的盒子,还有铁叉,纸巾饮料零食一样不缺。慢条斯理的把东西细细穿上铁叉,刷上油,坐下等翻身,看它们冒出好看的油光。
所以想,烧烤也是个讲求性格的事情。太粗心,不可以。太急躁,不可以。太发呆,不可以。
缺乏天然特质,又那么年轻的我们,当年果然是做不好烧烤的。
就像削苹果,有些以为是技能的问题,其实更多的是心性和悟性的问题。有一天,忽然发现就会了。

还有,吃太慢,也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