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边的彩灯辉映了密密匝匝的人群,人群围出一个半圆,站在圆心的吉他歌手弹唱着忧伤的歌曲,微凉的夜风让清澈的歌声带了些温暖。这是2011的最后一个夜晚,走在这个年头的尾巴上,看着身边一个个擦肩而过的陌生面孔,对这即将过去的一年,有些无话可说。

我不想说这一年开始时死掉的那个村长,因为关于他的死因至今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结论;我也不想说这一年结束时死掉的那个村民,因为他的死也并没有带来让人鼓舞的改变;我同样不想说这一年中间死掉的那些孩子、那个被软禁在家的盲人、那个四处借钱的胖子、那个自焚的女子以及微博上那些价值观混乱的口水仗。但是,整整一年,我却被他们包围其中,欲躲不能。你可以选择闭目不视塞耳不听,但是本质上你却永远无法自外于这些事件,因为他们就是你生存的环境,犹如你正在呼吸着的PM2.5不明的空气。

我很想说些鼓舞人心的话语,但翻看整整一年的喧嚣与纷乱,让我相信:未来不会变得更好,也无法变得更差。历史的车轮并非只是滚滚向前,它会左拐右转,甚至还会向后倒开。这一年,当微博把大量信息碎片抛向我们时,我们发现大家甚至无法在最基本的价值上达成一致;这一年,那些被广泛褒扬的话语,它们实际上甚至无法达到一百年前的前辈们的水平;而这一年的某些事情,倒是在恶心程度上前无古人后有来者。

2011,进退失据,左右为难。

不过2011终于结束了,2012来了。辞旧迎新的时刻人们总是充满乐观精神,这种毫无理由的期待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成为鼓舞人们坚持下去的唯一理由。和大家一样,我也希望2012能更好一点,再好一点。没有船票的亲们,但愿末日风暴摧毁的只是方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