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者,徐公子宠伶也。
   年未及笈,有罗敷之貌,见者皆怜。口不善言,眼朴若珠,似湘云憨态。徐公子初见于华家大院,目不更移,刘氏、乔氏遂赠之,徐公子窃喜,携归。
    问其名,籍贯,一并不语。视其娇小,腰不盈握,名之“小小”。能舞,舞于庭中,倏忽不定,人不能近。徐公子益宠,邀好友至府观之,无不叹绝,争延之,一日名重。
    小小唯饮食类西蛮,嗜食生肉,不近中原风味。虽金珍玉馐不动。次日,神气不振,徐公子无技可施,有巴渝张氏闻一偏方,可医不食,试之。不料娇弱,不禁烈药,未及夜,去矣。皆悔,无奈斯人已去,不得复生,葬园中。
     呜乎哀哉,命也?欢愉何其速也?人生何其无常也?

注:小小,为徐公子之鸟也,感伤其死,作此一篇记之。另有诗一首
    悼小小
六一得雀喜,取名为小小。
娇小无可比,谁敢争风骚?
何曾朝闻道,冥合竟失貌!
独立东风中,宛啭犹在梢。

是为丙戌年六月二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