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在西安见到了水王。

由于本人现今可悲的生活状况(18点30门禁),虽然争取了一些宽待,可怜的水王还是在晚上8点被我遗留在钟楼广场……水王我对不起你……

在这之前的5个小时,是战斗的5小时。十几公里的徒步跋涉(水王计算),两笼包子四个绿豆糕,水王是多么好打发的客人啊!
(水王:我是客人?一只是我在带路的好伐!)
请在我毕业后(或独居后或独立后或门禁取消后)重访西安吧!我带您去阳陵和法门寺!!!(以上邀请对全体黄金成员有效)

水王是suit up流的人物,您不穿休闲装的么?image
以致我在刚见面的5秒钟里产生在跟“大人”说话的幻觉~image
这幻觉在棒棒糖袭击开始时消失……

从最失败的地方开始说起吧!
【昨晚】
水王:明天你出来时把本子和笔带上。我回北京便跟他们聚会,黄金本子到北京了,你的涂鸦我带去帮你占一页~
【今天】
背着大小两个画本,两个笔袋,却完全米有想起来它们的存在……我的占页使者就这样被遗弃在钟楼广场了……

猪事远不只一件……
【昨天】
水王短信:我住在开发区这边,西北二环边上的酒店,叫凤城。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成“金凤”。
【今天】
水王短信:凤城酒店,北二环未央路立交桥那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看成“金凤”。
于是……
狒狒跳上出租车:我要去北二环未央立交的金凤宾馆!
司机师傅没有质疑,开向北二环。
狒狒车上黄金留言:正在奔赴水王的黄金凤凰宾馆……
到达目的地,抬头发现是“凤城酒店”,急忙想叫回司机,为时已晚。
狒狒短信:这里只有个凤城,米有金凤!
水王短信:我说的就是凤城,你个猪!
——为什么我会一次次看成金凤?!这难道就是黄金精神的副作用么?!image

【徒步中】
水王:黄金你见过最多的是谁?EX么?几次了?
狒狒:五次吧~
水王:其次呢?我么?
狒狒:(痛苦回忆中)……其余都是一次~
水王:(继续指着自己)我……我……
狒狒:……恩,都只是一次了,你、猫、菌子、孔雀……
……遭到水王无奈的棒棒糖攻击。image

【吃包子传授黄金掌故中】
水王:要听什么?
狒狒:比如JD!
水王:废柴,有两个坑,腿很光滑,号称爱运动常常因为要给老人扛煤气罐而不能参加聚会云云~~~(并披露曾经以为是美体少年)
狒狒:这些我都知道了。
水王:这些就是JD的全部了。
狒狒:OTL

【徒步中】
望见街边50米长的排队。
水王:他们在做什么?
狒狒:不知道。
水王:都是年轻人。
狒狒:是有什么人物要出现么?反正肯定不是排队等公车~
水王:里面出现了一个农民工大爷!
狒狒:给孙子排队的吧!
——最后发现人家就是排队等公车的……OTL

去年三月在北京的日子是我这几年来最幸福的日子啊~这一年来因为很多很贱很失败的原因,活在小学生的生活里。常常地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无趣了~
猪可以,废柴也可以,可是无趣,真是很可悲的事情……
这一年可以说是没有朋友的日子,生活在了自己的生活之外~有时候甚至是在回避友人,因为生活状态太诡异了。
我是完全没有自制力的人,接受现在的小学生活可以说也是自己的选择,因为自己贱到非得有人压着才能学进去一点东西image
前天还在问自己,到底有多爱现在的专业,值得我把自己变得这么无聊无趣。
当天晚上水王就突然号称要出现了。

今天或许是很疲劳很无聊的一次“聚会”吧~
狒狒怎么这么无趣了呢?
可是对我来说,对现在这个可悲的我来说,意味着很多很多。
真的很感谢水王的突然出现,真的很幸福。这是我一年以来唯一一次见到一个朋友,真的是唯一一次啊……image
可是却没有办法带你玩好,这次我欠你一份大的,下次的棒棒糖袭击我会坚强地承受下来以作谢罪的!!
我爱你们啊,我的家人们~
这一刻是真的在流泪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