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苏摩冷漠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痛苦。
轻抬匕首,划过脸颊苍白的肌肤。
任由淋漓的鲜血流过恍若天人的容颜,一种何等凄绝的艳丽!
他喃喃说:“美丽是多么脆弱的东西……”

是啊!“美丽”的天敌实在太多太多。
比如不紧不慢消逝的时间,以及心血来潮捣乱的命运……
曾经多么盛大的辉煌,落幕之际也只能残留感叹和唏嘘。

哦!扯得有点远了,我不过想回忆一下《剧院魅影》而已。
这是我第一次有兴趣观赏歌剧。
说不清理由,就是莫名向往。
明知难得,却又难忘。
不得便罢,仅得些许,最是难熬。
因此,
当高高悬挂的巨型水晶吊灯猛然砸落粉碎的时候……
当克里斯汀穿梭在纵横交错的伦敦地下河道的时候……
当“魅影”失去一切选择神秘离去的时候……
我心底一点通明:这场关于“美丽”的梦魇再次降临了!
从今往后,必然牢记于心,恐怕真是终生不逢的盛宴。

一个希望心灵聊添慰藉,一个期待灵魂得到指引。
这场爱情的发生,似乎理所当然。
可惜男主角“魅影”缺少了某种必需条件:“美丽”。
固然才华盖世无双,诚然真心无可指摘,偏偏生就一副堪与卡西莫多媲“丑”的面容。
或许归根结底,只能慨叹一句,造化弄人!
天生极端丑陋的人,肯定会自动寻找一个避世方式,稍许缓解内心的极度自卑。
正如卡西莫多采用“懦弱”,“魅影”则选择了“乖戾”。
因表象隐忍至深的心灵,显然需要一个不同寻常的女子加以发掘。
然而,无论克里斯汀,抑或艾丝美拉达,皆只是空具美丽躯壳的普通女人。
贪慕虚荣、恋爱色相,本来均为人性恶处,何必苦苦纠缠指责?
一场喧哗闹剧过后,匆匆黯然退场
是成全?是逃避?还是单纯的了悟?

身为女主角的克里斯汀,始终难得我欢心。
首先,她是一个太过幸运的女子。
克里斯汀一生全盘接受他人的安排掌控,根本不必辛苦争取什么,一切自会按部就班。
先是父亲,然后“魅影”,接着子爵。
她自然乐在其中,丝毫不以为苦,乃至曾经深感缺乏依赖的孤寂和无措。
罢了,反正运气好,别人羡慕不来。
然而,她还妄想置身事外,这就不能原谅。
人家正想方设法给你谋取生活,你倒连一点点的挣扎、一点点的痛苦也不愿承受。
难道深爱你的人便命定了要帮你选择一切?
一直坚持克里斯汀和“魅影”有过深刻的感情,甚至爱情。
不仅仅出于“我的意志抗拒你,我的灵魂顺从你”那句经典表白……
直至结局,她专程折返送还“魅影”的结婚戒指,岂不是多此一举?
我倾向于认为,她试图替这段不足为外人道的感情割下一条明确的裂痕。
到此为止,各自相忘,指“魅影”,也指她自己。
如斯决绝的身影,单会使人越加同情“魅影”的痴心错付。
克里斯汀指责“魅影”:“我已不再惧怕你丑陋的容貌,你黑暗的心灵真正令我颤抖。”
但我想说,你根本没资格说这句话。
因为你除了“美丽”,一无是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