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个来自家乡的“能人”吃饭,席间多听其讲述通过广袤的人脉办事的传奇。别人办不成的,他能办成;制度不让办的,他能通融。 

他讲得娴熟,估计收获过不知几多艳羡的目光和赞叹。 

我越听越悲哀。

 对物质的欲望得强烈成什么样,才能养成这样的贪婪? 

制度得松懈成什么样,才能让人在每一个环节、每一个细节都想着谋占便宜? 但凡有点小权力,都想着谋求寻租? 

他们没有一丝一毫的心理负担。他们有一万种理由论证自己不正当行为的正当性。最常用的是:别人都这样,我为什么不能这样? 

他们没有基本的是非观。只是进行利益的计算。我在太原打车,司机明目张胆逆行。我提醒他,他满不在乎:这段儿没警察!逮不住,利益不会受损,就干!不管这样做对与不对。

 

这还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居然许多人会羡慕这些行为、这些人。 

理由很多:社会不公正,权力和资本通吃,精英阶层形成利益同盟加剧了社会的不公正,他们可以吃肉,我喝点汤怎么了? 我也想凭本事吃饭,但路太窄了。。。一句话,得先改变社会,才能改变他。而改变社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所以要想让他“不喝汤”是不可能的,他不但要喝,而且还要尽最大的可能、以极大的热情去喝。 

他们的信条是—— 

占便宜是大能耐。 

有便宜不占,太傻了! 

甚至:有占便宜的潜在可能,比如你在一定的领导岗位上;您没有使尽全身力气去把它盘活、转化成真正的占便宜,那你这个人怎么混的!

 

 

 

 

 

我对这种风气,深恶痛绝。 

谁按这样的“能人”的标准来看待我,是对我最大的侮辱。 

国家有法度,社会有原则,必须在这个前提下才有人情的位置。我知道劝不醒你,要死要活的关头您不能舍身取义我也不苛责您,但您最起码被动一些、别以这个为常态,成不成啊!成不成啊!

人这一辈子,眨眼之间。本来时间就有限,看花观云都不够,您还分出那么多时间来处心积虑、蝇营狗苟,挣一些实际上没有什么用途的不义之财,有命挣没命花,好时光都浪费了,傻不傻啊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