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老规矩。

 方便前情提要的传送门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 

The Changeling
第十章

By Silver Spider

原文地址: http://silverspidertm2.livejournal.com/265790.html 

 作者的话:又一次为这个故事尝试了些新的东西。这一章完全都是迪克的POV。他将会变成这个故事的很重要的一部分,而且我觉得能挖掘一些他内心的想法挺不错。告诉我你们觉得怎么样并欣赏吧!




之后,迪克会感到庆幸的。


他会庆幸自己改变注意打算暂时让蒂姆单独冷静一阵子,而不是像他一开始想的那样去高谭找他再谈谈心。他也会庆幸他突然不嫌麻烦地补充一下他的医疗用品,而不是像往常那样等到用光了才想起补给。他还会庆幸他过了特别劳累的一天,所以比平常夜巡的时间要起的晚一些。正因此,当那个小男孩找上门来的时候他才会还待在公寓里,而这些都再次改变了他的人生。


当然,在门铃响起的那一时刻,迪克很明显完全没有感到庆幸。他正在为上述所有事情烦恼,尤其是他的手刚刚准备拿起夜翼制服的时候,门铃响了。他嘟嘟囔囔地抱怨着把带有密码锁的衣柜又关了起来,然后大步迈向前门,一把打开。


门前瞪着他看的那孩子有着一双迪克见过的最大的眼睛。他正气喘吁吁着。


“你是……”他用力吸了一大口气,“你是迪克,对吗?”


“没错……”一部分烦恼由于困惑而消散了,“你迷路了吗?”


那男孩大幅度地摇着头,然后抓住了他的手,“你必须跟我来!我的哥哥……他遇到麻烦了。他被打伤了而且……”


哦,原来是这样。这孩子肯定以前在哪里看到过他是个警察,而且不知怎么的知道他算是这个城市里面少数几个好警察之一。


“好的。”他用他最安抚人心的声音说道,一边伸手按住了男孩的肩膀,“一切都会没事的。我帮你叫一辆救护车。”


“不!你是唯一一个可以帮忙的!”孩子声音中的急切让迪克吃了一惊,不过并没有他接下来说的那句更加让人震惊,“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夜翼。他说假如你不肯立刻过来的话,就告诉你那个……小翅膀需要你。”


迪克感到自己的心脏几乎停跳。他瞪着面前的孩子,但是他的脑中却看到了另外一个男孩,身着红黄绿三色,微笑着,大笑着,瞪着眼,或者在和他争吵的时候就习惯地把双手交叉在胸前。他几乎会和任何人争吵。小翅膀……迪克总是对于这个昵称充满着喜爱,而且他也知道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才知道这个昵称。


“杰森?”他抓着男孩两边的肩膀,直视着他的眼睛寻找确认,和希望。“你是说杰森,是不是?”


他感到耳朵里的血管跳动的如此激烈,以至于会听不清回答。但是孩子只是点点头,然后把他往门外拉。他没有再多问任何问题,不想去问这究竟有多大的可能,这男孩是怎么知道他们的,或者他究竟是谁。他除了想到抓上几片带有抗菌粘合剂的应急止血贴片之外没有想太多,随后就跟着男孩跑出门了。当他关上门时脑中最后一个闪过的有些稀奇古怪的念头是,他得请蒂姆去喝一杯了。


他跑下街道追着那个明明个子很小,速度却快的惊人的男孩。当他们转过一个街角到达出问题的小巷时,迪克狂乱地四处查看,最终定位到了几英尺远倒在墙边的身影。他立刻跪坐到那个年轻男人身边,看着他的脸,和他记忆中的那张脸比较了一下。是的,他长大了,但是迪克脑中一点都没有怀疑他的身份。


“杰?”他轻拍着他兄弟的脸,“杰森!起来,小翅膀。和我说话。”


然后,让他高兴不已的,青年终于睁开了他的眼睛,这下更加毋庸置疑了。他挣扎着把眼神对焦到迪克身上,然后扯出一个苍白无力的微笑。


“我恨那个操蛋的名字。”


迪克安心地大喘一口气。但还是牢牢地抓着他,他朝周围看了看。地上有好多血。“杰,你觉得冷吗?现在感觉如何?”


“我不会死……第二次……这太超他妈的现实了。”


“有多糟?”


他敢说他得费尽力气才能集中,思考。“枪伤。右肩。我想……我想子弹应该穿过去了,不过不确定。下腹裂伤。左侧。深的要命,我猜。”


“好的。”迪克将他放下一会,拿出止血贴。他把贴片撕开,然后伸到杰森的上衣领子里,将贴片按在了伤口上。杰森咬紧了牙齿,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你能帮我按住一会吗?只要伸手压在这里就行了。”


用鼻子费力又急促地吸了几口气后,他总算把他的左手挪到贴片上了。白色的贴片已经变成了深红色。迪克拿出第二片,摸索了几秒钟,找到了他兄弟身侧的刀伤。他说的很对,伤口很深,可能比那个枪伤还严重。他把第二片贴片按在伤口上并固定住。过了几乎整整一分钟,最终杰森看上去总算熬过了那一阵几乎让他再晕过去的疼痛。


“我需要你尽力站起来。靠我身上。我们必须带你回到我家去。”


杰森点点头,尝试着站起来,但是突然停了下来,朝周围看了看。“达米安?”


“那孩子?”迪克问。那是他的名字吗?“他就在这里。”


被问及的孩子来到他们两中间,看上去还是很害怕,好像随时随地都可能大哭起来似的。而让迪克惊讶不已的,则是他发现他的兄弟在努力放松自己的脸,使自己看上去几乎一点都没觉得痛似的。然后他转向那个男孩,用一种迪克以前从来不记得有听到过的温柔的语气对他说。


“小鬼,我会没事的。”杰森安抚着那孩子,“我们现在真正的安全了。”


那个男孩——达米安——看上去接受了并稍稍放松了一点。他看着迪克慢慢地帮杰森站起来,一手帮他一起按住腹部伤口上的贴片,另一只手则扶住了杰森钩在他肩膀上的手臂。就这样他帮他弟弟站了起来。


“这可真是……”杰森的话被一次带血的咳嗽打断,身子都差点摔下去。鲜血沿着他的下巴滴落。“这可真是个吐在你身上的好机会啊。”


天啊,他真觉得迪克会在意这些吗?不过不管怎么说,杰森算是幽默到他了。“别。呕吐会耗费掉你太多的精力,而且那味道只会把你自己给熏死。”


杰森想笑,不过还是被咳嗽打断了。“你的城市太恶心了,格雷森。”


迪克忍不住笑了。他知道,过一会有好多事情他得做。好多问题…肯定有很多问题要问,不过现在他并不在意那些。他不会在意这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反正他现在回来了就好了,能听到他说话,甚至骂人都好。他轻轻捏了一下杰森没受伤的手,确认身边的青年是真实的存在。


“我觉得我现在简直想亲你一口。”


他的弟弟假装作呕。“控制一下你的欲望。我可不……啊,操……我死而复生可不是为了来给你侵犯的。”


为了杰森的伤势,他们走的很慢。所以他们花了比迪克预计更长的时间才回到他的公寓。当他们最终走进房门后,他帮杰森躺到他床上,替他脱去了夹克,然后是血迹都开始凝结起来的衬衫。他冲进卫生间,很快就拿着新的贴片,棉花球,一卷绷带,以及一瓶药用酒精回来了,然后开始对杰森进行仔细地检查。


“我必须清理伤口。”他抱歉的说,“可能会很痛。”


杰森抱怨道:“我经历过殴打,爆炸,刀割和枪击。你觉得你还能做的更糟吗?”


他显然错了。迪克非常确信,要是在大都会的话,即使不是超人,也都可以全程听到杰森尖利的惨叫声以及一连串难以想象的肮脏到不可入耳的咒骂。不过他们是在布鲁德海文,在这地方尖叫简直太稀松平常了。不会有人在意的。最后,两处主要伤口终于被清理干净。杰森关于子弹打穿过去的说法没错,这好让他们少担心一件事了,毕竟迪克实在不想再在挖子弹出来的时候给他更多的痛苦了。他将新的贴片贴在消过毒的伤口上,紧紧地包上绷带以固定住他们。杰森咬住了牙。


“别误解我的意思。”他气喘吁吁道,“不过刚才,你还真够他妈有种,格雷森。”


“那挺好。”迪克朝他露齿一笑。然后越过他的肩膀看了看他身后正坐在厨房的高脚凳上的男孩,“不过你在孩子面前说这些脏话真的没关系吗?”


杰森尽他可能地耸了耸肩,哼哼了一句,完美模仿了那个男孩在表达自己不满时的小动作。“他听过更糟的。也经历过更糟的……”


“关于那个……”迪克突然压低了声音,这样达米安就无法听到了。“为什么我们要讨论的那个可爱小男孩会觉得你是他哥哥?”


杰森叹了口气,也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因为我的确是。你也是。”


他给了对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不过迪克还是花了一时半刻才理解他的意思。他的眼睛鼓了出来,而杰森只是点头,好像很确信迪克已经得出了正确的猜想一样。迪克又瞥了那男孩一眼,然后目光回到杰森身上。


“谁的?”他低语道。这个问题不需要更多修饰了。


“塔利亚”


“没开玩笑?矮油!”


“我还想你告诉我呢。”


“那他知道吗?”


杰森犹豫了一会,然后头朝达米安点了点。“他知道。大的那个不知道。但是据我们所知,我猜他大概知道。他毕竟是蝙蝠侠。”迪克的脸肯定要定格在惊讶这个表情上回不来了,因为他兄弟随后还加了句。“小D也知道那个。他妈妈告诉他了。关于你,关于我,关于咱们一整个欢乐的小家庭。”


“我有点……”迪克不得不摇了摇头,试图认清现实。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在某种超现实主义的梦境里面,而且剧情越来越过火,可能会在任何时刻醒过来。不过他不想醒过来。他希望杰森就在他面前。活生生的。“我想我需要几分钟。”

“好的,慢慢来。”他兄弟随意的回答道,“我花了大概……三个星期左右才习惯他的。”


其实迪克是想指杰森还活着这件事的,不过他并没有纠正他。现在他回过头来再仔细看那个孩子,的确能够看到他身上像布鲁斯的地方了,尤其是眼睛这里。同样也有很多像塔利亚的部分,比如肤色。他很好奇布鲁斯到时会怎么反应。Ra's al Ghul很赞同布鲁斯和他女儿的关系,因为他把布鲁斯看做一个值得继承他的财产他的血脉的人。迪克并不喜欢自己的想法带有这种……血统成见,尤其是这还关系到一个就坐在几英尺远的无辜的孩子的时候,但是一说道al Ghul家族……


“是不是这么回事?”他继续轻声问道,“Ra's把你扔进了拉扎鲁斯池子里?”


杰森摇摇头。“是塔利亚,而且我想他一定很不乐意这事。不过不管怎么说都是马后炮了。他们的人在高谭找到了我,因为脑损伤在街上乱晃。这些太久前发生的事情我也记不得了。我是说,我只能记得一点点。比如从墓……”他突然停口,迪克不清楚他究竟是因为不想再去回想那段记忆,还是要留给他一点想象的空间。“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复活的,但是之后的事情都不记得了,直到她把我丢进那个池子里。那池子理论上能治好所有的疾病,对吧?所以我猜……那个治好了我的脑子。”


迪克觉得现在他几乎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吐出来。杰森曾经在高谭?有一会儿了,按照他的理解来看,说不定都有些年了。他还自己把自己从坟墓里挖出来!他曾经在高谭,孤独而且伤痕累累,而他们居然没人注意到过!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杰。”他喃喃道,伸手搭着他兄弟的肩膀。“我简直无法……我觉得……太,太,太抱歉了。”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杰森回绝说,“我只要你相信你眼前的的确就是我。我不是什么僵尸或者克隆或者其他什么类似的玩意儿。”


他不需要想都能回答:“当然,我相信一定是你。现在不用再担心任何事了,小翅膀。你已经安全了,你回到家了。”


“还不算。”


不过杰森看上去还是因为他的保证而放松了一下。精疲力竭感看来最终还是抓住了他。他闭上眼睛,靠上枕头,嘴唇在第一次弯出一个真正的微笑。迪克知道他刚才说的什么意思。他想要见布鲁斯。当然他会想见布鲁斯。


“我知道。”迪克慢慢从床沿站了起来,撩开一撮垂在他的兄弟的眼睛上的白发,“现在先休息吧。我会关照布鲁斯……达米安……还有Ra's的……”


杰森的眉头挤出一道皱纹,然后他眼睛又睁开了一会。“你怎么知道Ra's的人在追我们的?”


有只我早就该相信他的小鸟告诉我的。迪克刚想这么说,然后瞬间悲哀的意识到,他并不知道……他应该完全不知道蒂姆!杰森还看着他在等他的回答,于是他炸了眨眼。


“只是猜的。”他希望他看起来不是那么的可疑。说谎从来都不是迪克擅长的一件事情。“别担心这个。我会照料好所有事情的。” 
TBC

——————
我还是就吐槽一句。
老大老二你们在老四面前打情骂俏请稍微注意一点儿影响好不好?(被大少短棍砸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