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你一生当中最好的时光,你年轻,有美丽的躯壳和跳动的灵魂,喜欢把爱挂在脸上,希望那是最优美的放纵。于是诞生了一部电影,它告诉我们不同的年代,相同的两种人,她和他,或者他还有另一个她,他(她)们是怎样渡过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又是用一种如何绝对的态度面对理想与爱情的进退两难。
  
   一、爱情梦
  
  台湾最不起眼的小镇上开了一间台球室,台球室的打工妹和一个即将服役的男孩在那里相识。那女孩有时披着一头微卷的秀发,很纯净却不幼稚的表情,有时她将头发高高挽起,露出她恬静的脸。在台湾有千万个这样普通的女孩,也有千万个那样普通的男孩,他(她)们相遇,然后互生好感,一个用外露的方式去追寻另一个的脚步,最后甜蜜的相爱。
   
  这两个人也是一样,男孩去服役后一直和女孩通着信。剩着一次部队放假时,他回来找她,发现她已经不在那个台球室工作了,于是他拼命地找寻她,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最后终于在另一个台球室找到女孩。然后女孩笑得很甜,好像是在笑男孩的傻气,她问他要不要抽烟,男孩点点头,于是她给他点上一支烟,又低下头继续笑。接着,男孩提出等她下班后一起吃饭。吃完饭后,他(她)们在雨中等待过往车辆,能将男孩送回部队,而两人的手已经握在一起。

  没有惊涛骇浪,没有生死缠绵,也没有激情冲动。一切淡得像水,画面里却始终浮动着迷人的浪漫,就像那曲首尾相应的英文老情歌。青春时光里最美好的一刻就在这样平常的状态中慢慢滋润,最后在我们心里开出一朵鲜艳无比花。这样的爱情是每个人的爱情,也许是我们父母的,也许是爷爷奶奶的,亘古以来就萌生的情感在五十年代居然优雅地像华尔滋,清纯如风里的轻香。

   二、自由梦

   苦思搜诗灯下吟,不眠长夜怕寒衾。满庭木叶愁风起,透幌纱窗惜月沈。疏散未闲终遂愿,盛衰空见本来心。幽栖莫定梧桐处,暮雀啾啾空绕林。
                                        ————「冬夜寄温飞卿」鱼玄机

   一只穿越时光的手轻轻舒展开来,将我们的魂魄一勾,就跌落了更遥远的梦境里,那梦里有牵肠挂肚的女人和忧国忧民的志士。为了让我们更清楚地感受到当年的厚重悠远,故事被设计地像阮玲玉风行的默片时代,所有人的对话都只是放字幕给我们看。也许只有那样,英雄美人的故事才不至于被讲述地太过悲壮或者激情,讲故事的人自己清楚,他要端给我们一囗清茶而非烈酒。

  英雄是守护在梁启超身边的义士,他今生唯一的冲动当然不只是那一腔爱国热血,除此之外还有不顾家中妻儿沉溺于青楼妓女的“薄情”。那个妓女没有丝毫烟花气息,反而像男人的正房太太,他每次过来她都为他打一盆水,站在他旁边看他洗脸,问候他些分开时光的事情。她甚至会问起他的儿子,只是闭囗不谈未来。

  那些美丽的时光在男人向妓女表达拳拳之心中悠悠逝去,她始终平静温和,像所有等待丈夫归来的妻子般隐忍。她理解这个男人的理想与困境,也爱他的善良热情,只是那份爱似乎像被他收在囊中的珍珠,他觉得已经稳妥就不再拿出来呵护。于是忍不住,女人有意无意地开始提醒他关于自己将来的归宿,他听着却不答。

   于是女人继续沉默,心里却浮起了一团悲意,那悲意慢慢沁入她的灵魂里,于是她的忧郁抬头可见。她又跟男人提起她的自由,男人依然不答,这次,两个人都突然垂泪。女人无奈,将她的幽怨化作悲愤的歌声唱给客人听。南昌起义后,她收到了男人最后一封信,里边写满了思念。他为了国家的自由可以葬送性命,却无意争取她的自由。

   英雄一去不复还,美人的相思化作泪烛滚滚落下。无论历史的长河如何流淌,我们如何向“伟大”靠拢,依旧还是有一种期盼是属于普通人的,血肉结构的心脏永远无割除最原始的情感渴望。

  三、青春梦

  很早就喜欢欧阳靖,她本人比电影中的舒淇漂亮十倍,其实这个角色本来就该让她自己来演。如果你在台北某一个夜店里见一苍白的女子,小脸,眼睛大得吓人,露出的脖颈上有一个Y字型纹身,她可能就是欧阳靖。她现在还是处在一生中最美妙的时期,可以任性地恋爱,疯狂地吸毒,搞双性恋,堕胎、做平面模特、唱歌……她有很多的边缘刺激要尝试,有更多的背叛游戏要玩耍,她将自己黑暗的青春用相机记下来,供很多人品读。

  那个故事依旧简单,很多性感的镜头比起欧阳靖本人来都不算性感,反而有些作做。她就是她,没人可以代替,就像其实麦当娜也根本无法代替艾薇塔一样。她的绝望是从骨子里散放出来的,仗着短暂的青春尽情挥霍。她不是故意另类,而是另类这词本身就是为她为造,她用夸张的方式向全世界竖起中指,叼一根烟,姿势就更张扬。

  她习惯让所有人为她着迷,然后有意无意地伤害他(她)们,就好像生命如果不这样浪费就不能称之为生命。侯孝贤如似理解了欧阳靖了孤独与华丽,所以将她设计成一支垂死的金百合,令她既害怕失去又恐惧拥有。

  大概跟前两个故事相比,2005年的“美好时光”非常迷茫,我们不知道我们倒底要什么,尽管没有告别单纯的习惯,却把自己搞得像揉皱的纸团。颓废可能是因为累,乱交也许只是想要些温暖,我们不是欧阳靖,却早对身边那样的女人见怪不怪,这个世界需要与众不同,就像需要凯瑟琳.泽塔琼斯一样重要。

   于是一切陷入随波逐流的自由与浪漫,只有青春不改,自我永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