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二哥来电,说他正在和我的初中班主任匡世勇老师一起吃饭,问我是否还记得,叫我和匡老师说几句话。
      怎么可能不记得?匡世勇老师是记忆最深刻的老师之一。初中三年,他都是班主任,教我们语文。匡世勇老师是一个非常严厉的老师,而我在初中是调皮大王,经常被他责骂甚至体罚。最严重的一次,我被判处“留校察看”。记得当时全师生在操场开会,教导主任宣布处罚决定,与我同被处罚的还有我的几个同学。我一个人躲在学校围墙边,清晰地听到了我的名字。这个严厉的处分对于我来说就像在平地悠闲地散步忽听一声响雷,我几乎要被击倒。在“傻”了几天后,我回到了学校。从此我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远离那些坏元素,洗心革面,成为了一个好学生。到毕业前夕,我的成绩从最初的倒数几名跃居到前几名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浪子回头了,也许我的本质还是好的吧,只是一时误入歧途了。因为另外被处罚的同学,虽然没有再像从前那么胆大妄为,但依然远离书本,浪子一个。前几年回老家时,还听说其中一个被关进了监狱。
      初中毕业之后,我就没有再见过匡世勇老师,但他在我的印象中十分清晰:三十岁左右,一米七二左右的个子,皮肤白嫩的,有点点胖,有时候会留两撇八字胡子。衣着整齐干净,头发光亮。在那时营养不良的我看来,虽然他的责罚让我痛恨,但无疑他也是我的一个偶像。成绩糟糕的我甚至想,如果将来我也能像匡世勇老师一样,考上中专,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该有多好,我的未来能与匡世勇老师相比吗?匡世勇老师让我羡慕的还有他写得一手漂亮的字,粉笔字也是十分潇洒,简直就是一本活字帖。我的钢笔字就是模仿他的,当然没办法跟他比。我们那时没有专门的音乐教师,于是,匡世勇老师兼做我们的音乐教师,每个星期一堂音乐课就是教我们一首歌。包括《童年》、《篱笆墙的影子》等都是他教的,没有配乐,都是清唱。只有这时,匡世勇老师才不那么严厉。这样一个多才多艺的帅老师不免受女生爱慕,但他从来没有传出什么绯闻,倒是那个丑陋的中年教导主任,不时成为漂亮女生的控诉对象。
      匡世勇老师在本镇以他出色的教学质量和严厉而著名。因为在乡村,人们都喜欢严厉的老师,那些对学生宽容的老师是要受到批评的。所以,我本来被安排在另外一个班,但父亲找到了匡世勇老师,请求加入他的班级,结果我的命运被改变了。也许这是好事,后来,我对匡世勇老师的情感只剩下了感激和尊敬。在到县城读高中后,我还在教师节给他寄过贺卡。我不知道他接到贺卡时是如何感觉,我这个令他头疼的坏学生居然在毕业后还记得他,并感激他。现在想来,他在初一初二时对我的严厉和初三时对我的赞赏,都是有效的手段。他无疑是一个让我一直铭记并继续铭记的老师。
      二哥把手机递给匡世勇老师,我耳朵里便很快传来匡世勇老师老师那清脆爽朗的笑声。1992—2006。14年后,我听到了我的初中班主任匡世勇老师的声音。前几年听说他已把家搬到县城去了,在某镇中学当校长。匡世勇老师是一个能说会道的老师,现在依然不减当年风采。他谦虚地说自己班主任没当好,没教好我,要是当初不是他当我的班主任,我现在的发展会更大。这样美好的话简直让我要笑出声来,这真是有中国特色的好话啊。在他手下读书时,我何曾会想到将来的某一天他会对我说这样的客气话。他说他儿子现在南京读大学,现在自己是老头子一个了。就是那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吗?记得有一次,跟着匡世勇老师去他办公室拿资料,刚一走进去,只听得“哐当”一声,小男孩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打破了一只杯。想一想,时间真是残酷得很,我现在也是匡世勇老师当年的年纪了,甚至比那时的他还大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