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是以同事的身份。
8月19号,晚上9点半,在中央电视台,我终于遇见了白岩松!

我匆匆审片子,他从一楼走楼梯上来,拎着西装,满身准备出镜的打扮。我看了他一眼,然后径直审片子,一边觉得自己平静得不正常。然后我脑子里冒出无数个小人,冲到白岩松面前,说,白老师,我能和您握握手么?或者说,当年就是受您忽悠进了电视圈!云云……但是,什么都没发生。 到现在想起来,又有点激动。   高二那年,看了《痛并快乐着》,我就把几年之后和白岩松在中央电视台握手作为人生目标,并立志当记者。说来也怪,进台这么些年,就从来没遇见他。和他握手倒是早就握过了,还整整一天没洗手。 终于遇见了,在毫无预兆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以至于过于平常,无以承担我的崇拜之情,以及崇拜之情所带来的人生转变。   无论如何,很感谢白老师,忽悠我当了记者,干了这个我抱怨过骂过,但是永远不会后悔我干过的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