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寺是个好去处,古树,杂草,旧屋、颓墙,大量的蚊子。
在那个闷热难耐的下午,坐地铁,打出租,出了几身汗,到长安寺。
听杨居士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地一路讲来,他讲得尽兴,我被蚊子叮得尽兴,心里却除了羡慕还是羡慕。
石桌前,几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元代的白皮松,京城难得一见的二乔玉兰,吴组缃闭目养神,高谈阔论的情景,尽入眼底。
周围草木丛生,心倒不长草了。
为什么越是到荒芜的地方,我们的心却越充实呢?
搭杨居士的车回城,听他讲这几年的经历,车窗外,越来越多的灯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