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的非常不顺的一章,特别是后半的H部分,有种梗不对的感觉……
竜很直言的说:你对帝王蟹没有爱……囧
总之个人对后半不太满意,不管是H还是情节,都出于“睡着的时候出品”的状态……
不知道接下来的会不会受影响……orz
注意事项你们懂的。

经过了三天两夜的平静之旅,游星和十代来到了卫星之町。虽然这里不是特别繁华,但比起之前那种什么也没有的小村子也已经有天壤之别。

在旅店的房间里,十代躺在榻榻米上舒服地伸着懒腰,似乎要把这几天因为餐风露宿而失去的舒适感补回来。游星可不像十代那样贪图享受,一直坐在窗前擦拭自己的刀。十代东扯西拉了几个话题,见游星没有应答,觉得十分乏味,为了打发无聊,也开始盯着游星的刀看。看了一会儿,突然发现刀身靠近护手的地方刻着两个字,仔细辨认出字的内容,不禁捧腹大笑。

游星紧皱眉头看着十代:“有什么好笑的?”

十代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这、这刀是谁、谁造的?哪、哪儿有人给刀的铭、铭文刻上、刻上……‘废品’?哈哈哈哈哈……”

游星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突然挥刀向十代砍去。十代吓出一身冷汗,盯着离自己鼻尖不到一寸的刀尖,再也笑不出来。

游星说:“那是这把刀的名字。确切的说是刀上所依附的鬼怪的名字。”

十代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说:“是、是这样啊……”

游星收回刀,轻轻地抚摸的着刀身,神情黯然地说:“不过它也的确快到极限了,在上次的战斗中受了伤,再继续使用下去会很危险……可恶,要不是星尘刃被……”十代第一次听游星提到“星尘刃”这个名字,觉得十分好奇,但那似乎勾起游星不愉快的记忆,游星没有继续说下去。十代联想到之前游星说过被某人偷走了刀的事,猜测被偷走的就是星尘刃。

十代试探地问:“游星,你被偷走的刀就是‘星尘刃’吧?为什么不去把它夺回来?”

游星说:“因为那个人……我还战胜不了……所以才一边旅行一边收服鬼怪,希望能变得更强一些,这样或许可以……”

十代露出吃惊的表情:“竟然有比游星还厉害的人?”

游星说:“当然,这个世界上比我厉害的人应该多的是吧。”

十代眨了眨眼睛觉得也有道理,自言自语道:“唔……真想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人……”见游星要出去,他问:“游星要去哪儿?”

游星说:“买刀。”

十代迅速爬起来拎起背箱跟上去:“我也去!”

 

在冶锻屋,游星把所有的刀都看了个遍还是没找到合适的刀。

老板有些不满地说:“客人,你究竟要找什么样的刀啊?难道我这里就真的没有一把客人能看上眼的?”

游星说:“不,老板的刀都很好,作为普通武士的刀足够了。但是我要的是比较特别的刀……”

老板问:“难道客人是伏鬼师?是要找用作伏鬼的刀吗?”

游星说:“是的。我要找的正是白刃(依附上鬼怪之前的鬼刃)。”

老板笑了起来:“哎呀,这真是失礼了。不过我们这儿也有一阵子没有卖伏鬼师用的白刃了。”

游星奇怪地问:“为什么?冶锻屋总会有几把的吧?”

老板说:“因为不需要啊。”

游星问:“不需要是什么意思?”

老板笑着说:“因为我们这里前不久成为了武藤家的领地,而武藤大人对于治下有鬼怪出现的领地会派专属的伏鬼师来驱除。因为不用花钱请伏鬼师,所以也不会有其他伏鬼师前来,白刃当然也就不需要了。”

“什么?”游星露出很吃惊的样子。他吃惊的是自己现在竟然在武藤家的领地内,而那个夺走星尘刃的人也正是做了武藤家的家臣。现在他还不想和那个人见面,所以对十代说:“十代,我们走,回去收拾一下明天就离开这里。”

十代嘟囔了一句:“干嘛这么急啊……又不是一定会遇到……”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跟在游星身后。

因为第二天就要离开,所以游星带着十代去茶店买路上吃的干粮。有点恍惚的游星买好干粮转身就走,却不小心撞上了后面的人,他急忙道歉。

那个人却突然说:“这不是游星吗?真是好久不见了。”

游星抬起头,看清对方脸的时候着实大吃一惊——那个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此时就在眼前。

“杰克!”游星低声说出对方的名字。

“游星?你怎么了?”不明所以的十代看看杰克,又看看游星,问道。

游星说:“他就是……偷走我的星尘刃的人。”

十代也吃了一惊,眼前这个身材高大威武,气质优雅不凡,带领着几名侍从的人竟然就是游星说的那个偷走星尘刃的人,不禁张大嘴巴目瞪口呆。

杰克说:“我看我们需要好好聊一聊,这么久没见你应该有很多话想跟我说吧?进去坐吧,就我们两个。”游星点了点头,丢下吃惊的十代独自走进茶店。杰克对侍从们使了个眼色,也走进茶店,那几个侍从则不露声色地将十代围住。十代丝毫没有察觉周围的异样,只是一直隔着窗子盯着杰克,他很好奇杰克腰间的两把刀究竟哪一把是星尘刃。

杰克走到游星的对面,悠然地坐下喝了口茶,游星则对他怒目而视。沉默了几秒,杰克先开了口:

“游星,你果然来找我了。”

游星说:“虽然我没想这么快就和你见面,不过既然遇见了,就请你把星尘刃还给我。”

杰克挑着眉毛说:“你的眼里就只有星尘刃吗?不过也难怪,那是一把好刀,就算力量不如我,你靠着那把鬼刃还是成为了一流的伏鬼师。难怪你会舍不得它了。”

游星压抑着愤怒的语气说:“是星尘刃自己选择了我!你还不是偷走了它靠它才成为了武藤家的家臣!”

杰克的脸色瞬间变了变,很快又恢复了原来的悠然。他说:“过去的事随你怎么说,现在的我早就超越了你和你的星尘龙,这把鬼刃就是证明。”杰克拍了拍腰间的某把刀。游星凝神细看,这才发现杰克的确没有佩戴星尘刃,其中一把只是普通的武士刀,另一把却是没见过的鬼刃,而那把鬼刃正示威似的向外散发着强大的力量,看上去很不寻常。

“杰克,那把鬼刃……”

“好了,”杰克打断游星说,“一见面就鬼刃鬼刃的,还真是不念旧情啊。既然这么想拿回星尘刃,那么晚上来我住的地方吧。现在我可是很忙的。”杰克突然贴近游星的耳边说了什么,游星的脸突然涨红起来。

杰克满意地看着游星的表情说:“不要想着逃走,如果你不来的话,我就视为你放弃星尘刃,会把它折断的哦。”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茶店,临走时似乎不经意地瞥了十代一眼。

十代跑到游星身边:“游星,你们说什么了?那两把刀哪把是星尘刃?”

“不……他没有拿着星尘刃……”游星恍惚地说。

十代奇怪地看着游星问:“游星?你怎么了?他没有拿着星尘刃的话……星尘刃在哪里呢?”

游星说:“十代你别管这件事了。总之我们还是照计划明天一早离开,今晚早点睡。”

十代扁着嘴说:“游星,见到杰克以后你变得好奇怪。”

游星沉默不语,耳边反复回响着刚才杰克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我住在拂月,记得一个人来,像那时候一样。”

 

吃过晚饭,游星催促着十代睡下,他自己则佯睡在十代身旁。与杰克的相遇令他有些心神不宁,特别是想到那时候的事,仿佛觉得一睡着又会被杰克夺走什么。好不容易等十代睡熟了,游星悄悄爬起来,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房间,向旅店老板打听了去拂月的路,然后来到了杰克所住的地方。

门卫拦住了游星。原来拂月并不是旅店,而是专门为武藤家的伏鬼师提供的驿馆。游星向门卫说明来意,门卫进去通报之后,便有一个年轻侍从走出来带领游星来到杰克下榻的房间。

杰克正独自坐在廊下饮酒赏月,见游星来到,挥手将侍从打发走,然后将手里的酒杯递给游星。

“你来得正好,一个人喝酒正觉得有点乏味。”

游星推开杰克的酒杯说:“我不是来喝酒的。”

杰克说:“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冷淡啊,不过现在拒绝我的话,等下说不定我也会拒绝你。”

游星愤恨地瞪了杰克一眼,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杰克又说:“过来坐,我们很久没坐在一起聊天了不是吗。”

游星板着脸坐在杰克旁边。

杰克说:“从那时候到现在已经两年了,老实说我当时以为你会马上就来找我,但是没想到……就算见了面,你的心里也只有星尘刃。”

游星说:“因为你从我这里偷走了它,所以我来见你只是想把星尘刃拿回来。”

杰克说:“你从来没考虑过作为伏鬼师以外的事吗?”

游星说:“不是没考虑,而是不能背叛。对于家乡被鬼怪所消灭的我们来说,立志成为伏鬼师驱尽天下鬼怪不是我们当初的誓言吗?是你打破了誓言……”

杰克打断游星说:“我没有!就算成为了武藤家的家臣,我也是以一个伏鬼师的身份在驱除鬼怪!”游星默默地注视着杰克。杰克继续说道:“同样是作为伏鬼师,你看看现在的我,比起你这个四处流浪的伏鬼师,获得了受人尊重的名誉、地位,这才是一个男人所应追求的不是吗?游星,以你的能力,只要想的话也可以和我一样,为什么不到我身边来?我们在一起像以前那样……”

游星黯然地打断杰克:“杰克……我也曾经以为,见到你就可以恢复我们以前的关系。但是看到现在的你,我觉得那已经不可能了。从你带走星尘刃的那一刻开始,那些就已经成为过去了。”

杰克突然变得很愤怒:“不行!我不会让我们以前的感情就这样结束!我会让你想起来,然后回到我身边!而你,既然来了就证明心里还有我!”

游星淡然地说:“我来,只是为了要回星尘刃。”

杰克因怒而笑:“好好,你这么想要回星尘刃的话,就先答应我的条件吧。”

游星问:“什么条件?”

杰克说:“和我做。反正我们以前也做过,为了星尘刃你不会拒绝的吧。”

听到那样的条件,游星似乎并没有特别吃惊,只是问:“我和你做你就真的会把星尘刃还给我?”

杰克说:“那就要看你做的是否让我满意了!”

游星缓缓地站起身,向屋内走去。杰克拎着酒壶跟在游星身后,关上了和室的纸门。

 

和室内温暖而明亮,到处散发着可以令身心放松的熏香的味道。

游星跪在舒适的榻榻米上,按照杰克的要求褪去衣物。杰克一边品酒一边欣赏着游星的身体。游星的身体锻炼得相当结实,体形匀称且没有丝毫赘肉,如果不是那些碍眼的伤痕,简直就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杰克抚摸着那些伤痕说:“两年没见,多了不少伤啊。你一定还是像以前那样用自己的身体替别人承受伤害吧。”游星只是默默地扭动身体抗拒杰克的抚摸。杰克说:“怎么了?一副讨厌的样子,以前又不是没做过,那时候你不是很喜欢吗?”说到以前,游星的抗拒似乎更加强烈了,但是始终不敢推开杰克。杰克翘起嘴角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说:“对,你不能拒绝我,不管我要你做什么,你只能顺从我,以前是,现在也是。”游星流露出愤怒的表情。杰克笑着说:“这个表情我可不会满意啊。”游星愤恨地扭过头去。

杰克并没有急于逼迫游星,在自己充分掌握主动权的情况下,他要尽情享受这种愉悦。他不动声色地喝着酒,细心而耐心地观察着游星的一举一动,就像潜伏着的猛兽等待猎物进入攻击范围一样。

游星在决心踏进这间和室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了被凌辱侵犯的准备,以为一切可以很快结束,却没想到被这样放置不管,心情反而比杰克更着急起来。在杰克的注视下,他觉得浑身都很不自在,再加上既想早点结束却又害怕开始的焦虑心情,一举一动都表现得坐立不安。

杰克把游星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但除了不时让游星喝一口酒,却再也没有别的动作。他并非不想要游星,相反的,他非常渴望得到和侵犯对方,只是现在时机还不成熟,他在等游星意志动摇的那一刻,然后再一点一点地剥开对方的冷漠。

或许是因为酒的作用,游星终于耐不住这种僵持的气氛,对杰克说:“你到底要我怎样?提出了那种要求却……”杰克忍住心中欲望的激荡,假作平静地说:“是你有求于我,我只是开出了条件。想要结果的话,自己主动点如何?”游星盯着杰克,涨红了脸沉默不语。杰克又说:“如果不想要星尘刃了的话,现在你就可以离开,我绝不会拦你,只不过星尘刃恐怕也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言语中充满了自信和戏弄。游星明知杰克是欲擒故纵,但是他也知道杰克说得出做得到,而自己太需要星尘刃了,像上次的鬼树那样的鬼怪,如果有星尘刃的话自己根本不会被逼到那么狼狈的地步。

游星咬了咬牙,忍耐着不甘与羞怯,挪到杰克身边,伸手解开了杰克的裤带,捧出已经硬起来的肉棒,俯身将其含入口中。杰克发出了惬意的笑声:“对,就是这样,拿出你的本事来让我满足吧。”

柔软的舌头紧贴着雄壮的肉棒,宛转于暴涨的脉络所形成的沟壑中,捧着肉棒的双手也在不停地上下摩挲。杰克舒服地眯着眼睛半躺在那里,享受游星的服侍,但只是这样还远远不能让他满足,所以他哼了一声表达自己需要更激烈的刺激。对于杰克那种看似意味不明的表达游星却很自然的就能理解,他把头更深地埋入杰克的腿间,让舌头游移的范围扩展到更多的地方。湿润的舌尖抵着肉棒向下一直移动到根部,在探索了所有的皱褶之后,轻柔地将卵丸卷送入口中,用熟练的动作和恰当的力道舔润着,而双手也没闲着地抚柔套弄肉棒。

杰克舒服得整个身体都随之微微颤动起来,无法压抑欲望的他撑起身体伸手抚摸着游星的脸,深情而又霸道地说:“游星,果然只有你才能让我这样快乐。你也快点想起来吧,以前我们两个一起时的快乐。”游星似乎要抬起头说什么,杰克却趁机将自己的肉棒用力塞进他口中:“在这里你还能做的更多,不要让我失望,让我更加快乐吧。”随着几下重重的撞击,咽喉受到异物的刺激,游星只觉胃里一阵翻涌,他拼命推开杰克,干呕和喘息着。杰克说:“我不介意你用自己的方式,但是如果不想这么难受,最好不要让我等太久。”游星看到杰克那森森的目光,知道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可以逃避的方法。他调整一下呼吸,双手重新握住那根炽热的肉棒,脸也立刻像火烧一样发烫,狠下决心,这才重新将肉棒含入口中。

完全坚挺起来的杰克的肉棒又粗又大,将游星的嘴巴塞得满满的。游星皱着眉头缓缓地吞吐,两片柔润的嘴唇紧紧裹着粗大的肉棒,舌头也一刻不停地舔弄口中的巨物。杰克舒服地挺了挺腰,游星迟疑了一下,然后开始大幅度吞吐。紧致的摩擦和不时碰到坚硬牙齿的刮擦,两种截然不同的刺激混合成了绝妙的快感,在杰克的股间引起一阵阵激荡的震颤。杰克被激发出了狂野的本能,抓着游星的头发,用力驱动腰部,肉棒瞬间化作凶器直捣游星咽喉,完全无视游星的挣扎。

杰克并没有在游星口中射出,他停下来也不是因为体谅游星的痛苦。因为窒息而发紫的面庞、迷离的眼神、痛苦的声音对他来说是绝好的战利品,他对此感到满意,并因此而愉悦。但是他克制住了自己的欲望,因为他对游星身体的执着使他的意志超越了本能。对游星而言,这或许是种幸运,若非如此游星可能已经因为窒息而死亡。

在迷离中,游星仿佛听到了一声如同来自深渊地狱般的压抑嘶吼。恐惧感瞬间传遍全身,并因此而清醒过来。周围没有任何异样,甚至自己还保持着被杰克抓着头发的状态。游星用力摇了摇头,杰克将他放开来。

还未等游星喘息平复,杰克就说:“用你的身体坐上来。”

“你这家伙!”游星愤怒地对杰克怒目相向。

杰克淡淡地说:“再用这样的表情面对我,你就永远别想拿回星尘刃。”

游星的表情立刻软化下来,愤怒变成了屈辱。

未经充分准备的身体抵上粗大坚挺的肉棒显得十分艰难。因为杰克按住了游星,使他不能逃走,所以游星只有摆动身体勉强自己一点点把粗大的肉棒吞进去。吞了一半的时候,游星因为痛苦不得不停下来,趴在杰克的肩上喘息。杰克已经等得不耐烦,哼了一声用力挺腰,肉棒硬生生地没入游星体内。游星痛得喊了一声,本能地紧紧搂住杰克的脖子。无情的杰克丝毫不给游星休息的时间,在他耳边催促道:“给我动起来。”游星咬着牙撑起身体,缓缓地开始摆动腰部在杰克身上起伏。

“对,就是这样,那一晚你也是这么做的……”杰克搂着游星,在对方耳边低语。游星羞得想逃,却被紧紧箍住,动作也因此迟钝下来。杰早已不耐烦游星这种不温不火的行动,腰部用力,狠狠顶了上去。

“啊啊啊啊……”随着杰克猛烈的抽插,游星也不断发出叫喊。

“怎么样?想起来了吧!”杰克一边恶狠狠地抽插一边在游星耳边说,“以前我们就是这么做的……”

菊穴处传来要被撕裂般的剧痛。似乎有什么也随之被撕裂了。游星张着朦胧的眼睛看着杰克,眼前的杰克已经完全不是他以前认识的那个杰克了。那个曾经陪自己一起修炼、为自己烤食物、替睡着的自己披上衣服、与自己一起经历劫难并立下共同誓言、温柔抚慰自己的杰克,已经不在任何地方了。

记忆的碎片如同走马灯一样在游星的脑海中闪过,最后定格在那个无光的夜晚。激烈的撞击,沉重的喘息,痛苦与欢乐交织的夜晚,在晨光的照射下,随着不见踪影的人和刀,破碎。

杰克,你为什么要这样离开。

“游星,等我出人头地,我们就可以一起过好日子。”

剧痛的现实唤回了游星的意识。杰克似乎陷入了对欲望的狂暴中,抽插的力道一次比一次强烈。在这难耐的过程中,游星只剩下一个想法:

这样,就可以从对他的回忆中解放出来了。

杰克的欲望终于爆发出来,粘稠的浊液随着肉棒的退出顺着游星的股间流淌下来。杰克用戏谑的语气说:“真亏你能坚持到最后。”游星抽动了一下嘴角,然后晕了过去。

 

游星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杰克不在房间里。

室外传来一声骏马的嘶鸣,游星打开和室的纸门,只见穿戴整齐的杰克正在监督侍从们收拾行李,看样子马上要启程去什么地方。

想起昨晚杰克对自己的承诺,游星走上去质问杰克:“你昨天答应我的事呢?”

杰克若无其事的说:“我答应你什么了?”

游星怒道:“你答应把星尘刃还给我!”

杰克说:“那个啊……虽然你的确令我很满意,但是可惜星尘刃不在这里。”

游星惊讶道:“什么?”随即怒吼道:“你竟然骗我!”说着挥拳向杰克打去。

杰克微微侧身避开游星的拳头,顺势重重地给了游星一拳,游星捂着肚子退了回去。

杰克说:“你好像误会了,我并没有说不还给你,只不过星尘刃不在这里。想要就来我的城吧。”顿了一下,不怀好意地笑着说:“如果你还敢来的话。”

“混蛋!”游星又要挥拳冲上去,突然远处一个挣扎着被押过来的人吸引了他的目光。

“十代?”

“游星!”

游星放下了拳头,迎上去关心地问:“你怎么来了?”

十代说:“我……我早上发现你不在,就问老板娘你去了哪里,知道你来了这里就马上过来了,可是那些门卫不让我进来,我就……”

“笨蛋!现在马上跟我回去!”游星拉起十代的手就要离开。

杰克的拳头突然地打在游星脸上,将他打倒在地。十代要上前去扶,却被杰克一把抓住手臂扭在背后,顿时动弹不得。

“十代!”游星见十代露出痛苦的表情,立刻向杰克大吼,“放开他!我们之间的事又不关他的事!”

杰克挑了挑眉,说:“哦?你这么关心他,看来他对你很重要?”

游星否认道:“只是一起旅行的朋友……但是我不准你碰他!”

杰克把鼻子凑在十代身上嗅了嗅说:“不准我碰……是因为他是你保护的对象?竟然给他注入了精护,你喜欢他?”

本想说“不是”的游星看到十代的表情竟然说不出口。

杰克诡笑着说:“既然是你这么重要的朋友,那么我就带他去我的城里好好招待一下。你也要快点来啊。哈哈哈哈……”说完把十代推给旁边的侍从,侍从将十代手脚捆了起来扛到马背上。杰克大笑着领着他的手下绝尘而去。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是为了自己。游星毫不犹豫地启程去杰克所说的城——童实野城。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