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我是容易流泪的人.
 看过之后,还是哭得稀里哗啦.

 好象是希思克利夫,又象是驼背的敲钟人.
 爱情公平地来,留一个不公平的结局. 

我不觉得有错,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

 那是个优雅而幽暗的人,半边面具遮不住扭曲脆弱的心灵.
 同样是青梅竹马,却输给了半张脸. 输了半辈情缘. 

他是个天才,戏剧建筑,音乐舞美无一不精. 
他爱艺术爱美,执着炽热的眼神仍然让人心疼. 

被母亲遗弃的孩子,扮演着天使的角色.

 也许天使就必须摒弃,这尘世的恩恩怨怨.

 我爱上了一个天使,只等他说一声"来吧".

 他的笑容依旧另人隐隐地心疼,
silently,silently, 一如那系着咖啡色丝带的红玫瑰..

image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