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州吁啦石蜡啦石厚啦漏羊肩陈桓公啦还有很多别人什么的打了个乱七八糟,臣子杀君上,父亲宰儿子什么的一通乱忙活,宋兵也就趁机攻克长葛,打算灭掉王位的有力竞争者公子冯,公子冯还好趁乱逃走袅。


逃回郑国的公子冯当然那就是哭哭啼啼,他所用的词汇里翻译成今天的俗话,估计有不少‘坑爹’,‘有木有’,等等等等。他当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控诉了万恶的社会,顺便占领了道德高点。他不知道的是,将他置于险地的就是郑庄公这个老狐狸。之前,在遭受五国联军威胁的时候,郑庄公毫不犹豫的把公子冯放到长葛,并且通知宋国:本拉登已经不在巴基斯坦,他现在在阿富汗,你们自己找去吧。详见拙文(糟蹋东周之十一 糊涂账)
现在,本拉登秘密逃回到巴基斯坦,郑庄公当然先安抚了一下,把他送到别墅里,嘱咐他不要随便倒垃圾不要随便上因特网用手机,然后,不甘寂寞的他又开始了下一轮的糊涂账。
攻打了郑国,如果郑国默然无声,那么在列强环伺的世界里郑国就会丧失一切尊重。他得有所表示。长葛的表演战里郑国输给了宋国,那么郑国就一定得攻打宋国,在下一场表演战里把这个面子给夺回来。可是复杂的国际形势再度成为论战的新热点。要想攻打宋国,必须先软化宋国的重大盟友陈国。可是陈国也不是傻瓜,陈侯一针见血的看出,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进一步说,如果郑国真的打算做好人,干嘛不去先同宋卫和解,而偏偏来找我们小小的陈国?
直到此时此刻,陈侯还是以一种相当英明聪颖的形象出现的。他所说的一言中的。但是,故事下面的发展就悲摧了。
为了表达求和的诚意,郑国采取了下列行为:他们先出兵劫掠陈国的边境人民财务,然后派了使节去陈国,表达愿意归还子女玉帛。这简直是典型的打一巴掌给一块糖,可是陈侯居然就相信了郑伯的诚意,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搞定陈国之后,郑伯朝见天子。天子尚记得郑伯抢割粮食事件,所以态度相当冷淡,并赐给十车子粮食,嘲讽道:今后你们缺粮的时候用。天子的冷淡态度并没有让老狐狸郑伯束手无策,他反而大张旗鼓的矫诏,号称受天子命讨伐宋国。齐鲁二国参与了郑国的讨伐行动,一时间,宋国朝野震动。
新一轮的战争如在弦上,也恰如上一轮的五国伐郑一样,战争的起源依旧是一笔糊涂账。身居高位的齐鲁郑宋陈等诸侯再度以天下为棋盘,子民为棋子,兴致盎然的打算分个输赢胜负,而小民们仍旧辗转呼号,希望老天可以听到他们的声音。 
哪怕在战争没有发生的陈郑之间,为了显示郑国的诚意,大批陈国的子民先被从自己的家园掳走,再放回。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的家园遭到毁坏,他们的亲人或许离散,他们流泪,他们哭号,而这一切,无人关心——郑伯成竹在胸,陈侯只好相信郑伯的好意。事实上,同将要遭到毁家之痛的宋国部城,防城二邑百姓相比,他们或许还称得上幸运。
被劫掠被强拆都是幸运,天下蚁民,当一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