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第一天,发红包3200,收红包2900。证明,我的青春略有盈余,但总量不多。坐下无事可做,遂胡说几段关于青春的往事。


(一)

 

相对于外在的风景,一个人的内心建筑更为隐秘和坚固。常常遇到一些其貌不扬的人,他们所经历的苦难让我们的内心建筑经受惊惧和恫吓。但是,他们却淡淡地说了一句什么,便走了。

每每这个时候,我常常想,一个人的内心过于丰富了,总会死于生活中琐碎的疼痛。但,那些对生活中巨大的疼痛轻描淡写地掠过的人,他们又是如何在内心里建筑自己的墙壁,是如何在日常琐碎的生活中,一点点地垒起坚强和面对。这就像田地里的苹果树,有的丰硕累累,有的干枯。内心里的经验和不同田地的苹果树大同而小异。水分良好的田地上的苹果树,如同经验丰富的内心,在面对突如其来的生活灾难时,他能及时掏出在内心里已经印证过的答案。悲伤只能增加生活菜疏的苦味,那么,淡然面对成了他们第一时间的表达。

若是,一个人的内心的水分不足,那么,他也只能成长为干枯的果树,白白浪费掉夏天的雨水和蝉鸣。

 

(二)

 

 曾有一阵子,我对油菜花的味道很是喜欢,夜里想念,便掏出藏在衣兜里的花朵来闻,觉得自己和一只蜜蜂一样,懂得花朵的美好。但有一次,却晕倒在一大片油菜花地里,也忘记是几岁大小了,反正同伴们都高兴得很,忽略了我的存在,直到他们回到家里,才想起我。我花粉过敏,晕倒了。用凉水给泼醒了,春天的凉水,很凉,像挨了春天一记耳光那样,有些疼,之后,又热辣辣的。
喜欢一种气味,看来,并不是长久的,有时候,也会因为占有得太多,而生出逆反来。自从油菜花事件之后,我对所有花朵的香味都有了戒备,甚至株连到了对于穿花裙女孩子的戒备。是真的,幼年时,每每遇到穿着鲜艳的女生,我都离得远远的,仿佛她们是一朵又一朵花,会将迷倒在十字街头。
然而,对书纸气味的迷恋,却始终没有停下过。每一次新学期,拿到新书的时候,都会紧张地等着老师点我的名字。每一学期前几节课目都听得模模糊糊,我沉浸在新书的香气中,我被那新书中甜蜜的气息带到遥远的未来,我穿着好看衣服,我还要随身挎一个布包,包里有吃不完的苹果和梨子。

 

(三)

 

在乡下,我无法掩饰自己的懒惰,我走得很慢,追不上一只虫子,我在庄稼里迷失自己,我常常替自己喜欢一株株庄稼的死亡而感到沮丧。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对群众漠视具体细节的事件产生怀疑。在城市里,我无法掩饰自己的正直和自觉,不论我多么谦虚,我仍然觉得自己生不逢时,觉得四周永远布满愚蠢的人,他们用让我厌倦的方式获得荣誉,并终有一天,他们模糊了我的视线,让我觉得,颜色丰富的世界在一杯酒水里变得简单起来。所以,自从某个冬天,我被一个女人深刻地伤害,为此,我将感动深沉藏心底,保持清醒,我要看到骑马远去的人迷路,或者摔倒在树林里,我要看到他们觉得自己真是犯了错误。

 

(四)

 

有一种叫做板蓝根的冲剂,黄色的颗粒,大小不均,若是放出口中干嚼的话,那种甜味像一个庸俗女人的笑脸一样,让你在一瞬间感觉到自己内心里的某种清洁。这种冲剂在03年的时候一度脱销,几乎每一个中国城镇家庭都购置了诸多,备以防菌。若是清水冲了喝,会在入口时尝到一点谦虚的苦味。那苦像刚刚冒出来的胡茬,又或者像春天里遥远处的麦田,淡淡的,马上就被后面浓郁的蔗糖味给覆盖了。

我经常是一个耐心不足的人,尽管我懂得礼貌,又善于开导别人,但我不能容许一个讲述者说了一大堆被他自己吃了主语的话,模糊不清的表达常常让倾听者产生难以自抑的焦虑,其实和慢性暗杀别人一样。不同的口味,其实也暗喻了不同的人生。有人喜欢吃甜食,那么,说明他喜欢避开苦难的东西,说明他流恋容易和难度较小的事业。有人喜欢吃苦瓜,那么,说明他喜欢从灰尘满地的小路穿过,一点点积累自己的人生财富。口味常常描述了一个人的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