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在豆瓣上连载“教师版欲望都市”,所以一直疏于更新,大家都去豆瓣支持这个最新的小说吧。http://www.douban.com/people/1794321/ 它再次颠覆了我过往的写法,作为一个创作者,一直是要颠覆自己的不是吗?

许久没有来更新。

即便是在09年的最后时刻,先是换上了一个裸身的模版。这张照片是96年的时候配合她在香港的第一张专辑的宣传照。色调是属于南方梅雨季节的粘腻嗒嗒。过了十多年后再来重听,依然最爱《未了情》,开场的一记低沉锣鼓,似戏的开场OR收尾。这张专辑取名为《全身》,逡黑的皮质老式沙发上,她的眼神中还有对未知的惶惑。 今日又有雨,我喜欢下雨的时候在学校破落的阳台上抽一根烟,远处天空总让我想起“春江正渺茫”之类的诗句。 09年我写完《眠航》。10年我开始在豆瓣上连载“教师版欲望都市”。在白天,我依然是个师者,过着最俗世的生活,欢愉的脸上从不被人窥探到任何伤感的秘密。 有些人回来。有些人离去。这似乎是永恒的法则。
现在的这个模板,表面是血淋淋的杀戮 ,实则讲的是一个人和时间和自我的博弈。
  我不知道你们是否在看,多少年来,我似自言自语;却又一直有你们在陪伴,你们见证了我所有的感情轨迹。电脑里,网志目录下的文字已远远超过一本小说所需要的字数。初初认识的人,很多已消失,很多已不写。只有我,一直很长情地继续着。 因为在豆瓣上连载“教师版欲望都市”,所以一直疏于更新,大家都去豆瓣支持这个最新的小说吧。http://www.douban.com/people/1794321/ 它再次颠覆了我过往的写法,作为一个创作者,一直是要颠覆自己的不是吗? 愿每一个来这里观望的人,都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