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小時候對于大人不能信守諾言的失望嗎?委屈而落寞。成人,喜歡給出一個承諾,那不是謊言,而是一些美好的話,儅他無法做到時,有堆砌好了的千萬理由。他或許會爲此愧疚,但絕對轉頭就會忘卻。他說,需要你的理解,可是孩子能有多大?要去理解這樣的理由。孩子的思想單純的只相信諾言和拉勾勾的真誠。
       我想,一定,每個人都知道這個滋味。所以長大后的世界,才會有那麽多的謊言和不負責任的保證。因爲一切已變成理所當然,孩子眼裏的成人世界就是這般發生者。
       我們認知我們所看。有些錯誤的行爲,因爲實施的普遍變成了真理。在我的眼裏,無異一種虛僞的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