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时候每见太阳斜过半山,山上羊叫,桥上行人,桥下流水汤汤,就有一种远意,心里只是怅然。我在郁岭墩采茶掘番薯,望得见剡溪,天际白云连山,山外即绍兴,再过去是杭州上海,心里就有一样东西满满的,却说不出来。”(《今生今世》)

每看到这样话,总也一样东西心里满满的,却说不出来。我是但凡看到好的东西,就有些难过,因为总以为那不是我的,因为没办法所以难过。现在却明白,好即是好,不是我的也仍是好。也许就好在它不是我的。譬如说蓬溪。

谢谢LL和YF,他们给了我非常愉快的周末。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