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望了一眼马路对面新造的厕所,突然想尿,于是我就去了。厕所里没人,这很好。我讨厌尿的时候身边有人,那样总会使我尿不出来。我有压力,这压力源自于青涩年代的自卑心理。因为我总觉得自己的下面没别人的大,没别人长得标准,这可能也与我发育的晚有关。有次在学校的公共厕所里我就不信这个邪,硬是想把尿给搞出来,可总在关键时刻尿回路转。站在我边上的人已经换了一个,我还继续像个傻B那样站在那里,尿道口周围的皮肤都被风吹得都起皱了。

1
    我望了一眼马路对面新造的厕所,突然想尿,于是我就去了。厕所里没人,这很好。我讨厌尿的时候身边有人,那样总会使我尿不出来。我有压力,这压力源自于青涩年代的自卑心理。因为我总觉得自己的下面没别人的大,没别人长得标准,这可能也与我发育的晚有关。有次在学校的公共厕所里我就不信这个邪,硬是想把尿给搞出来,可总在关键时刻尿回路转。站在我边上的人已经换了一个,我还继续像个傻B那样站在那里,尿道口周围的皮肤都被风吹得都起皱了。第二个人在我边上撒了一泡长长的尿,很有滋味地哆嗦了一下被尿去了一部分温度的身体,然后望望我下面,又望望我的脸,没安好心地走了。等他走后,我终于搞出来两滴,眼看千军万马就要冲出来了,可没想到突然又来了一个人,他往我边上一站,我全军覆没。直到上课铃响了,终于等到没人来接班,我才恶狠狠地把那泡没出息的尿给搞了出来。虽然现在厕所里没人,但是由于我的士兵们受长期以来的惊吓,我得先培养几秒钟对他们的感情,为了防止不速之客,我走到墙角的大便池边上。就在我酝酿的时候,我发现隔壁女厕所大便池里的瓷砖上有一小撮阴影,形状非常诱人。这也难怪,据我估计,男女厕所分隔墙的厚度只有一块砖那么厚,而男女大便池相通,大便池贴有白亮的瓷砖,而且刚被水冲得很干净,所以我得以在这个有利的方位看见人间如此美妙的阴影。我干脆脱掉裤子蹲了下来,为了更清楚的了解阴影的形状并加以充分联想。接着我就看到那个形状里涌出来一条漂亮的抛物线,我身体里的激素明显在加速分泌,我在想如果有一面镜子就好了,我将用它来取代连颜色都难以分辨的该死的瓷砖。但是没有,我急得闹心。就在这时我的尿竟然不合时宜地冒了出来,冲到瓷砖上,然后反弹到那撮阴影的上面,接着阴影的主人在隔壁大叫一声,吓得我赶紧站起来。要知道,我根本没尿完,慌乱中还搞了许多在裤裆上,我猜想它一下子是干不了,我今天穿的裤子又比较厚。我没想的太多就冲出厕所,我一路狂奔,为了不让那女人出来抓到我。
    可是我不甘心,我想看看那女人究竟长得什么样,听声音好像年龄不大,很可能就是附近纺织厂的女工。而纺织厂的女工大多都是初中刚刚毕业的小姑娘,有的甚至连初中都没毕业。我跟老张就经常闲着无聊坐在店门口观赏她们,一个个花枝招展的鲜嫩欲滴,再说夏天到了,只要她们把身体稍微弯曲一点点,就会有意外的惊喜。有一次我们看到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她就翘着二郎腿坐在我们对面,身体正对着我们,但是脸却象征性地看着别的地方,她知道我们在看她,她的动作明显有着表演的色彩。比如她总是不停地轮换着那两只雪白的大腿,看得老张躲到玻璃门后准备自慰。后来也不知她从哪找到一根木棒,她用大腿丈量着她,搞的我也忍不住了。我正犹豫着想走过去跟她聊点什么,我认为,我有足够的理由。可就在这时她被一个男人喊走了,而那个男人我猜想除了数钱的时候帅一点,其它时候怎么看也不能算个人。没办法,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其实我只是想说我有点后悔从厕所里跑出来,说不定厕所里的女孩就是我那天看的这个女孩呢,或者这一类型的女孩,那我且不是又失去了一次好机会。我喜欢做这样的白日梦,美丽的春秋大梦!我这么想着,仿佛厕所里的女人真的就是那天见过的女孩,我一路往回跑,越跑越快,我想飞,我开始觉得我的上半身是多余的,它压着我透不过气,它使我飞不起来。

 

2 
    接到一个电话,一个远房的叔叔喊我去吃午饭,自从他得知我来马鞍山实习已经邀请过我好几次我都没去,而确实那几次我都有事。我不好再推辞,就去了。我在公交车上发现一个肉感女人,那样子一看不是卖的就是以后要卖的,她就坐在我对面,老盯着我的下半身,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我也回敬了她几眼,反正又不要钱,可后来她脸上竟然露出鄙夷的神情,我很气愤。下车后我想了一下自己,这才发现自己裤裆上的尿,好像明白了点什么,挺开心的。我看四下没人,用手摸摸裤裆,闻闻,一点也不臭。 
    开门的是一个女孩,挺漂亮的,穿着一头套的睡衣。她一口喊我哥哥好!吓我一跳,我以为在电话里听错了门牌号码,接着叔叔探出头来,我这才知道这女孩大概就是我好几年没见的表妹。阿姨一边在厨房烧菜一边问候我,表妹给我倒了杯香气蒸腾的茶,叔叔端来一盘新鲜的葡萄,这种气氛让我回到了几年前,感觉特别陌生,不自在。所以我也只好用几年前的姿势别别扭扭地坐在沙发上认真看电视,以至后来叔叔递我一根“中华”我都没抽。 
    我还是想尿尿,要知道我的那泡尿还没尿完,而且由于裤裆上的那些尿,使我不得不把大腿拢得很紧,尽量不使他们看到。我环顾四周,没找到卫生间,我想反正也不是很急,等憋到一整泡尿的时候到外面去尿吧。叔叔问了些我的实习情况,我讨厌这个话题,我只是敷衍地迎合他。后来表妹问我是否会重装系统,我说会一点,于是她就把我带到她房间。她的房间很香,香极了,跟她本人一样香。我把她电脑打开,她站在我右手边靠前,这让我很难堪,因为从她的角度不管我怎么掩饰她都能看到我裤裆上的尿。是的,她看到了,但是装作没看见,并且善解人意地转到我背后,看着我帮她重装系统。装好后我们轮换了位置,表妹用鼠标在屏幕上点这点那的,看样子是像在找什么东西。我站在她背后被她的香气笼罩着,大概是喝了几口茶的缘故,我突然觉得有点尿急,我想问表妹卫生间在哪里,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让我觉得不应该问,于是我就没问。我有个特点,就是尿急的时候容易下面勃起,我是说我真的勃起了,可能与我站的角度正好能望见表妹隆起的胸有关。她说她有个文件找不到,叫我帮她找,于是她就起身试图让我们再次换位。要知道,我现在行动不便,如果我坐下来,表妹从我的背后只要稍稍低下头就可能看到我裤裆里的那个突兀状。所以她站起来的瞬间我赶紧转过身,我假装很自然地说你自己找吧,我在后面指点你。可她不干,很小孩子气地拉我坐下来。就在这关键时刻,我下意识地想到了一个天才的办法,就是把左手插到口袋里,用手掰住勃起的物体。我坐下来,很不自然地用右手拿着鼠标。你不知道,我用手这一掰,那东西还更起劲了,没办法,事情只能这么办了。表妹告诉我那个文件她以前在哪里的,我开始找,没找到。我赶紧站起来,我说可能是重装系统的时候丢了。我也不想离开房间,被叔叔阿姨还不如被表妹看见,我认为。房间里只有一把椅子,我只好坐到床上,我的左手一直没敢离开口袋。我需要平静,我需要等待。可是表妹被褥上的香气使我不能平静,表妹宽松的睡衣暴露出来的诱人的形状使我也不能平静下来。同时开始感觉我的下体很重,头脑空空。

 

3
    我很快地把碗里的饭捣完就跑了出来,现在我要做的是尽快把尿给搞出来。我在找厕所,我的左手只是坐下来吃饭的那会休息了一会,它现在还在口袋里做着单一而艰苦的动作。可是我一路走下来没发现一个厕所,我就搞不懂为什么每次走在路上想小便的时候都找不到厕所。我甚至都走完了一整条街,我严重怀疑这个城市的规划太不人性化了,等我当了市长我要每隔十米建一座厕所,他奶奶的。我可能有点累了,我坐下来休息了一会,突然感觉勃起物正在慢慢萎缩,我松开手,果然。现在好了,我并不急于上厕所,我这才知道其实我的尿并不是特别急。我闲着无聊,就给夏娜发了条无聊的短信。夏娜是我刚认识没多久的网友,她说她喜欢我写的诗,这很好,不管是真是假。她挺八婆的,第一次聊天就夸夸其谈地主动告诉我她的情感经历,就因为这一点,我认为,我应该搞她,我也认为,我有这个能力。所以这几天我没事就发个短信温暖一下她,为的是以后好取暖。她回了短信,她说她现在很烦,至于烦什么,我问了,她就是说烦,这就是小女人,比如后来我说要不我去找你吧,她先卖了几个关子,最后为自己找了个借口,说她那里买不到英语字典,叫我帮她买,就算是见面礼吧! 
    我提前十分钟到了雨山湖公园的门口,等了十分钟她没到,这很正常。我在看一个老头钓鱼,我看见两颗浮子浮上来了可是老头没提鱼竿,我很生气。我问他为什么不提竿,老头说浮子没动。我说刚刚浮上来了,你没看见,他说就是没动,他一直在盯着浮子。我说你把鱼竿提上来,肯定没鱼饵了。他说要不我们打赌,我说赌什么,他说赌他鱼篓里的鱼,输了我帮他付钱给老板。可我找不到他的鱼篓,湖边有许多鱼篓,我不知道哪个是他的,我想如果鱼不多的话我就跟他赌。我说那如果你输了怎么办,他说他不可能输,他赢定了。我操,我说如果假如你输了呢,他说不可能就是不可能。我操!这个老顽固,懒得理他。我环顾四周,夏娜还没有来,太阳晒得我直冒汗,我只好继续看老头钓鱼。老头的浮子一动不动,他倒挺有耐心的,就这么盯着。我还是想知道鱼钩上到底有没有鱼,再说就老头这水平,量他也钓不到多少鱼,就算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我对老头说,我跟你赌,你提竿吧!我话音还没落,老头就提竿了,没鱼,鱼钩上也没有鱼饵。我说你输了,他说没有,是我输了。他说他的浮子刚刚动了,只是没有提到鱼,他的意思是说既然浮子动了,说明鱼钩上本来是有鱼饵的,但是被刚刚的这条鱼吃了。我说算了算了,不跟你吵。老头却来劲了,他说你这小青年怎么这么没信誉,愿赌就应该服输,你应该去帮我付钱!我想离开这疯老头,可他却把我衣服一抓,说,想跑?没那么容易!我操!我说你还真来劲了你,我不给你又能把怎么样?就在这时我看见了夏娜,我跟她视频过,她现在在距离我大约有四十多米处的十子路口过马路。我想尽快摆脱这老头,我让他去拿鱼篓,老头把鱼篓提上来,我的妈呀!老头差点一头栽进了水里,鱼篓里的鱼太多了,活泼乱跳地没把老头弄死像是要把我弄死不是,没办法。我说老头,你估个价吧!老头却说,那怎么行,该怎样就得怎样,我们这就去老板那算账去!我说我真的没钱,我这么说着的同时把右边的口袋抄底翻给他看,一张十块的,两张一块的,我装作很可怜地说我只有这么多了,要不你全都拿去吧! 

                                         2006/07部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