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了。

 第十三章了。

 

传送门s: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The Changeling

By Silver Spider



作者说明:感谢你们所有棒透了的回复。我得到的最多的关于上一章的评论是“不错,比想象的要好。”^_^你说对了,不过这只是表象。之后的几个章节会告诉你,大家的美满结局还远远没接近呢。另外我想稍微说明一下时间线。我知道我跳过了几天杰森和达米安旅行期间的时间,但是现在的时间则比较紧凑了。我指出这一点是为了告诉你在同一时刻需要表达的信息非常多。请欣赏和评论。


——————

“我现在真的对你很火大。”


这是当杰森回到公寓一踏进房间时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那个替代品——是蒂姆,他不得不多次提醒自己——还在屋顶上,可能还有些害怕那么快就一起下来。迪克在门口迎接他,看上去充满了歉意,这只是让杰森更加想揍他一顿。


“别说什么对不起。”他在男人开口之前就打断了他,“我已经厌烦了再有人跟我说对不起了。你要真觉得抱歉,要不就做点什么,要不就啥也别说。难不成你还能就这么把制服从他那里收回来了?”


迪克叹气,“不。但我还是很抱歉让你用这种形式发现这事。蒂姆实在太不会挑时间……”


“你真的觉得这事还能有合适的时机吗?”他还是不怎么想听到那个男孩的名字。


“……我真没想到他今晚会来。”


杰森瞪了他一眼。“你早该告诉我的。”


“什么时候?”他的哥哥悲哀地问,“当你在那个小巷里面差点失血而死的时候?还是在我填补你肩上的弹孔的时候?你就放我一马吧,杰。这一晚对咱们所有人都够呛的了。”


真的要这么说吗?经历了杰森这一路来的艰辛,死而复生,大脑损伤,被收容,在大街上求生,被塔利亚找到,扔到拉扎鲁斯池子里,然后被软禁了6个月,最后横跨整个欧洲和大西洋来到这里。而这就是他所得到的欢迎?!


“很抱歉我的回归给你的平静小日子带来了麻烦!难怪你一开始都不相信那孩子了,你根本就不想要相信他。”


迪克的脸沉了下来。“这不公平。我想要告诉你的,但是是等你身体好一点的时候。我……我只是想要照顾好你,杰。之前我没做到,但是这次我想尽力弥补。”


“好吧,那你这次还是做的烂透了。”杰森把话顶了回去。


此时他哥哥脸上受伤的表情几乎让他停下来,撤回所有的话,告诉迪克他很抱歉,他本来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他的愤怒还在沸腾,他必须找个发泄口。选择迪克作为牺牲品是因为……好吧,因为他确实有些活该,不过也因为杰森知道他受得住。他总是最坚强的那个。然而他脑中还是有一个声音,就是当他复活的时候告诉他应该要怎么做的那个声音,在说这是错误的。


退让一步,那个声音温和地告诉他。

伤害你的哥哥并不会让你好受些,只会让你之后更加后悔。


他已经后悔了。杰森花了这么多心血只是为了要回家。难道他真的会现在就放弃吗?不管这个借口听上去多烂,但是内心深处,他是知道迪克是真心诚意的。可是被打断的睡眠以及他身体中燃烧着的怒火都让他精疲力竭,即使现在太阳都快升起来了。于是他深呼吸了一口。


“我想再睡个几小时。”他宣布道,迪克则赞许地点点头。尽管事情还远不算解决,但是他知道他哥哥也希望他去休息一下。杰森往周围看了眼,“达米安在哪?”


被问到的孩子现在正蜷缩在杰森的床上,而不是他在沙发上的那个窝里。即使睡着了,他还是皱着眉头,侧着身子,一手握拳抓着杰森下床时甩在一边的毯子。迪克提议帮他挪开那个孩子,但是杰森挥手赶开了他。


“去照顾你的新罗宾去。”他干巴巴地说,“我想我大概有点吓到那个小候补了。”


他本以为等他哥哥离开后他就能有所放松了,但是他没有。杰森还是和他几小时前第一眼看到那个假冒者时一样的困惑。只不过困惑的内容有所改变而已。假如说他才是真正的冒牌者呢?他毕竟离开了这么久。他凭什么觉得自己回来的时候还能一切照旧呢?这事情需要太多的思考,但是,他实在太累了。


尽管他很努力不惊动孩子,但是达米安还是在他爬上床时被惊醒了。“杰森?”


“是的,是我。继续睡你的。”


男孩没有爬起来,但是他揉着自己的眼睛,好像在试图让自己保持清醒。“你还好吗?”


天哪,不。“我很好,小鬼。一切都很好。”


他目前的情况离很好还差得远,但是面对达米安,他必须装出没事的样子。然而杰森隐藏自己感情的功力和迪克说谎的功力一样差,而这个孩子可是世上最伟大的侦探的儿子。他蹙额的表情告诉杰森他一点儿都不信。他快速地挪近了,还留心避开了杰森的伤口,而这一次,青年没有排斥这个身体接触。被他人需要的感觉让他的觉得好多了,尤其是待在一个从来没对他撒过谎或者保留着什么秘密的人身边时。


“我们不一定要待在这里。”达米安非常小声地指出,“如果你不想的话。”


这让他退后了一点点。他调整了姿势看向孩子。“我以为你很喜欢迪克。”


“我是很喜欢。他很好……但是如果你不喜欢这里的话…另外那个人让你不安了,我敢说。”


杰森很感动。他并不想达米安介入这团糟——迪克当时先支走了他是非常对的——但是知道有人在乎他的感受还是让他很欣慰。他微微笑了笑,然后用他没事的那只手环过男孩,男孩因为这个杰森以前从来没做过的突然举动而轻轻地吱了一声。


“我……并没指望还能继续当罗宾。”他尽可能简单地说,“就那样。”


达米安嗤了下鼻子。“我不喜欢他。我们可以让他滚开。”


这不正是他所希望的吗?如果这个男孩从没出现过的话,一切就应该能恢复往常的。但是这个八岁男孩说话的态度却从某种角度让杰森背脊发凉。他突然想起男孩曾经说过关于训练之类的事情,而且这也实在不像是一个小孩子会有的抱怨的方式。这话中有着一丝冷酷,就好像达米安真的可以让那个替代品消失一般。这些都让杰森想到了自己。


“这不是他的错。”他说,试图安抚那孩子。而且这真不是。当他想到这点的时候,杰森意识到他其实更应该对迪克生气,甚至对布鲁斯,但是那个话实在太多的孩子却并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他看到任何人当罗宾的话都会这样生气。“总之,我们哪里都不去,小D。我必须带你去见你爸爸。”


“我的父亲?”不知为何,达米安突然看上去警觉了起来。


“怎么了?”杰森眨眨眼。


“你说的是‘我的’父亲,而不是‘我们的’父亲。”


哦,该死。杰森紧紧闭上他的眼睛。他之前一直称呼布鲁斯为父亲很大程度是因为达米安,为了让这个一开始对这个兄弟的概念有很多问题的孩子尽早接受它。他也对塔利亚这么说,是为了让她知道隔离他们会有多伤害他。但是在他自己的心里,他就是‘布鲁斯’,一直如此。但那是以前。随着他们离高谭越来越近,这个叫法变得越来越自然。总之,既然都在达米安面前称呼他爸爸了,又有什么不能认那个给了他一个真正的家庭的人做‘爸爸’的呢?


而现在,他却因为愤怒和伤心,一切又变回了‘布鲁斯’,‘你的父亲’,而不是‘我们的’,这毫无疑问让男孩不安了。因为他已经失去了他的母亲,达米安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杰森带他回高谭并介绍他给他的……他们的父亲的诺言上。而现在杰森自己却对那个计划感到了空虚。


“抱歉。”他把男孩抱近了些,手掌划着圈安抚着孩子的后背。“只是个愚蠢的口误。”


* * * * * * * * * *
迪克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再给大宅那边打个电话应该是个明显的选择。布鲁斯现在也肯定已经回来了,但是他现在更希望杰森能在重聚之前先冷静下来。他之前可能急切地想回家,但是现在,迪克怀疑杰森会不会一见到布鲁斯就糊他一脸。不管他们两人曾如何努力,但他们的关系直到杰森死前都很僵硬。


坐在和他隔开一个厨房的地方,蒂姆给了他一个不认同的眼神。“我觉得你是错的。”


迪克举起一根手指到他的嘴唇上,示意少年说话稍微轻一点。现在已经是正中午了,但是杰森和达米安还睡着,考虑到他们经历的那一晚——或者几周,几个月,几年。于是蒂姆压低了他的声音但是还是坚持说道。


“我觉得你是错的。”他重复道,“你应该呼叫布鲁斯,让他立刻来这里,在任何其他意外发生之前。”


“是啊比如说穿着罗宾的制服突然出现。”迪克意有所指地看了看他。


“我知道。我已经说过抱歉了。我又不知道他今晚会在这里。我不知道他会在哪里,我只是追踪着Ra's的人的行踪,据我所知他们还在英国。所以,而且…好吧我承认我考虑欠周。”


“是啊,算了,事情都过去了,但是以后记得在这种时候要穿好普通的衣服。”然后他暂停了一会,去咖啡机那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然后终于抬起了他的眼睛,“看,你是对的,我必须为之前没立刻听你的事道歉。不过现在杰森已经在这了,而且他现在还知道了你的事情,所以事情就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了。”


蒂姆皱起眉。“我想你刚说过他比你预料的更好地接受了这件事。”


“我的意思只是说他没有彻底爆发。”迪克细心地解释道。而蒂姆只是瞪着他,好像他已经拿到了一张去阿克汉姆的单程票一样。在少年的心中,这根本不不可能。英雄们是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误会就莫名其妙地发火暴怒的,但是蒂姆并不了解真正的杰森。“你可能觉得事情都过去了,他就这么冷静下来,接受现实然后继续前进了。但其实并不会那样。杰森只会压抑他的情绪…”


“其他任何我们认识的人,哪个不是这样的?”蒂姆质问,“尤其是布鲁斯。”


私底下迪克必须承认在那方面他们是很像,但是明里讲的话,“因为他最终还是没法控制好它们。布鲁斯会用他自己的办法分清什么是该做的和不该做的。而杰森不行。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事情还没结束。我希望你还是要小心一点。”


但是少年脸上的皱痕越来越深了。“他不会伤害我的。”


“是的。”迪克同意道。杰森从来不会对一个孩子动手。“我也不觉得他会想要伤害。但是他很可能会找到某些办法来伤害他自己,恐怕还要连带上布鲁斯。”


蒂姆摇头,在高脚凳上挪了挪身子。手指更紧地抓住了面前冒着热气的杯子。迪克知道他这是在思考。两人都没有开口说出那个无比痛苦的指控,但是他知道,少年可能觉得自己没比塔利亚好多少。尽管原因是不一样的,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相同的:迪克也没有告诉布鲁斯关于他的儿子们的事。


当蒂姆看上去正要开口说一些其他事情的时候,他们话题中的两人走进了厨房。他们都穿戴洗漱完毕了,但是睡眠似乎并没有改善杰森的心情,而达米安则决定和杰森保持同一战线。那个孩子甚至没有回应迪克的微笑和打招呼的意图,而是选择了在爬上厨房吧台之后抱起双手,收紧他的下巴,死死地瞪着蒂姆。杰森则默默地去倒了杯咖啡。


“你们俩想吃点早餐吗?”迪克提议,“我有培根和鸡蛋和百吉饼……”


“没甜甜圈?”杰森嘲讽着说。


对此,迪克允许自己给对方一个白眼,“别开条子玩笑。”

(译注:美国的条子玩笑是甜甜圈,类似日本的条子玩笑是猪排饭?那中国的就是喝茶?虽然好像都是不一样的意义……)


“好吧,不用了。”他的兄弟无视了他,“上次我发现你甚至不能煮一顿饭来喂饱你自己。我猜如今也没多大变化吧,尽管,其他的事情都变了。”


哎哟。迪克递给蒂姆一个清晰的“你看看我说什么来着?”的眼神。好在杰森只是表现出一些消极的攻击性,这至少比完全的攻击性要好那么一点点。少年也几乎不可见地点头回应了他一下,然后-迪克警觉起来-他转向了他的另外一个兄弟。


“嘿,你知道那些……”杰森立刻给了他一个严厉的眼色,眼珠朝达米安的方向动了动。“呃……你知道有一些坏人在追你们吗?”


让他惊讶的是,杰森看上去像是松了口气。他花了半秒钟想明白了刚才他们的互动是怎么回事。杰森一直很在意他们的追踪者,但是他没有告诉达米安那些追踪他们的人其实就是他外公的手下。如果蒂姆不小心说漏嘴的话,那就会引发另外一颗炸弹了。幸运的是,蒂姆比迪克理解的更快。而杰森似乎对此用某些他自己的形式表示了感激。


“是啊,我知道。”他随便地回答了句,好像没什么大不了似得,“在爱尔兰看到过一个。”


啊,现在他们就准备这样子,只讨论正经事而非个人恩怨什么的,假装一切都安好。而这正是让他感到非常害怕的原因,因为这些都让他想起那个时候的布鲁斯。迪克的视线越过眼前的咖啡望向那两个人。杰森漫不经心又放松的举止看上去太过不符合他平常的形象,他敢肯定就连达米安都不会吃他这套。


“所以我在想,也许我们应该准备一些计划,以应对他们到达这里以后的情况。”蒂姆提议。


“‘我们’是指谁?我最近才发现有些其他人已经穿掉的制服了。”


再一次,哎哟。迪克为少年感到了难过,但是蒂姆看上去却没怎么不安。“实事求是,这准确地来说并不是的制服。我的没有那条可怕的小短裤。说真的,经过三个罗宾才有人提出要换一条长裤吗?”


让他最为惊讶的是,杰森居然笑了。他甚至没在意年轻的男人接下去说的那句话。“那是因为初代有暴露癖。”


好吧,他还是有点在意的,尤其是当达米安最终忍不住抬起头来问,“什么是暴露癖。”


“做得好,杰。”迪克在转身面对年纪最小的那个之前瞪了杰森一眼,“他的意思是说我喜欢出风头。”


“啊哈,那个是大众版本的解释。”杰森呷了一口他刚刚给自己倒的咖啡,然后因为苦涩的味道做了个怪腔。“等你过了青春期了我再告诉你另外一层的意思。”


愿神保佑再次把他们从奇怪的话题上拉回来的蒂姆。“好吧,撇开滑稽的戏服不谈,为什么就不能有两个罗宾?”


杰森看上去很吃惊,而迪克不得不承认,他自己都没想到过这点。事实上他直到蒂姆出现为止对那个称号都没有什么想法。在杰森死之前,布鲁斯不是打算撤掉杰森的头衔的吗?他预料到杰森会对被替代一事而生气,不过即使蒂姆从来不曾出现,他也不确定这么快就让杰森复出是不是个好主意。他能确定的是,现在来谈这个话题还为时过早。不过杰森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了,他自己做出了选择。


“我们就先从这事说起吧,不管你怎么想,你并不了解我,小鬼,而我也很肯定我不了解你。我知道的就是你突然穿着我的制服出现在这里。要在这样的前提下建立信任关系还是有点难的…”


蒂姆则不屈不饶,“我能告诉你任何你想知道的事情。尽管问。”


“……更不要提现场要是有两只小鸟的话只会让交流变得更加混乱了。”


“那么有一个稍微换一下名字。你为什么不考虑……啊……红罗宾!我能帮你设计一套全新的制服!”


杰森看上去恼火的程度大于愤怒,他看向迪克。“你的新小鸟这么欢快和热情还真是很难去恨他啊。这实际上都让我有点恶心了。”


“他只是想要给你一个好印象。”迪克就好像少年不在场似得说道,然后快乐地欣赏着闪过蒂姆脸颊的一丝窘迫。


“好吧。”杰森瞥了蒂姆一眼,“我没有打算要杀掉你,所以你任务达成了。就目前来说。”


迪克清了清喉咙。“我们能把这个讨论放到以后再谈吗?”比如等见到布鲁斯的时候


“当然。”杰森耸耸肩,然后竖起一根拇指朝他们中年纪最小的那个指了指,“反正我们俩都有可能被这个职位的最新请愿者给痛扁一顿的。”

(译注:这个作者真是好强的预见性……本文写于去年年底呢。)


达米安要不是没理解他的意思,要不就是干脆没理会。当迪克看向他的时候,他正在无聊地摆弄着那台挂在灶头右边墙上的32寸纯平电视的遥控器。他可能并没有想要开电视,但是突然之间电视就亮起了画面。男孩带着轻微的兴趣抬头看了看。


“5频道或者7频道上可能有些卡通。”年纪最大的说。杰森看着他的眼神就好像他说了什么无比白痴的话似得。


“他才不看卡通呢。这里,D,给我那个。”他从孩子那里拿回了遥控器,“让咱们看看今天这个大千世界又发生了些什么吧。”


要怎么叫那个来着?预知能力?虽然他们都没有特异功能,但是就在此时,迪克体内的什么东西突然在尖叫着要求他从杰森那里抢回遥控器并关掉电视。那个节目一开始看上去并没什么问题。一些关于韦恩科技提供的安全系统升级的新闻。那为什么他会有这种感觉呢?迪克觉得他脖子后面的毛发都快一根根竖起来了但是还是想不透为什么。然后新闻播报员说出了原因。


“最新的传感器会被安装到阿克汉姆的每一间病房,首先就从小丑的那间开始。这个知名杀手已经折磨了高谭市许多年并且无数次逃离疗养院,尽管他最后总会被蝙蝠侠制服。我们希望韦恩公司能够在这个当局以及蝙蝠侠都失败多次的领域获得成功:把小丑关在他的盒子里。接下来……”


Next
——————
吐槽:啊偶,迪克你的胃又抽痛了没有啊?嘛,电视新闻就是这个样子啦没办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