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游戏
我定的酒店在网上写为锦江之星厦大店,看上去好美。到了酒店,一看全称,是:锦江之星厦门市大学店。小猪(以下全为三只小猪的缩写)说,这里和厦大还有一段距离嘛,应该叫鹭江大学店才对,我说人家也没错啊,厦门市大学店,简称厦大店,这文字游戏玩得。。。真高明啊。。。哈哈哈

背倚厦大这家酒店住得还挺满。

禅悟·南普陀
睡了一会儿,三点醒来,想了想,背着包,去南普陀。

路上看到一个蛮特别的红房子,就拍了一张,后来才知道,这就是我原准备去却临阵脱逃的国际青年旅舍,看来还是蛮有缘的嘛。
image

酒店距离南普陀还真的很近,五分钟的样子就走到了。

门口对联:
广厦岛连沧海阔 大心量比五峰高
横批是:鹭岛名山
(繁体字写来好看多了)

可是我还是更喜欢这个角度的这一张
image

寺内的木棉花开得浓烈,与之相对的却是闽南佛学院,从铁门远远望过去,身着赭石红僧袍的学子和俗世中人各自相安。

进得寺内,却是没有预料到的热闹,再抬头看来,一张一月份的告示写着:3月17日是普贤菩萨圣诞(窃以为佛诞更合适),也是南普陀一年一度的还愿法会,如何如何,难怪闽南语粤语交汇,信徒熙攘,香烟缭绕。

我该说我有佛缘呢还是不可得佛门清净。
记得来北京这么多年突然起意去雍和宫,还是大年初三,竟是观音佛诞,烟火中几乎找不到路。

领了根香,对着所有佛像都拜了三拜。年岁越大牵挂也越多,三拨人马都希望菩萨能帮我守护,一是父母家人,二是小李,三是两个朋友的平安幸福。

南普陀是为观世音所建庙宇,但愿大慈大悲之心能怜悯一介凡人的虔诚祈愿。

我没有从中庭穿行,却走了左边游廊,南普陀主持在出世入世间游刃有余,赈灾、接待国家领导等等,不好置评。

敬业亭下的石上洗心二字,被人大声念:心洗。。。我不知道,那些儒雅的文化传统我们还能死扛住多久或许最终还是消亡掉。。。

看到南普陀素饼我马上丢掉了我伪文化人的嗟叹,冲进去,除了椰子卖完外,绿豆、玉米、南瓜各要了一盒,然后背着它们爬了南普陀山,这简直相当于开过光。。。image

金炉亭为信徒捐资重建,为游客寄托已逝至亲的哀思,我走进去的时候,一个蓝衣的姐姐买了一把纸钱,含着眼泪就着炉边烧化给亲人,不敢打扰,我默默站了会儿,想了想我永远不能偿还的外婆的恩情,十年了,仍是绝望的无奈感。

上南普陀的山路崎岖狭窄,很多地方都是巨石相依,仅容一人通行,一点点的往上走,一点点的清净还回来。
image

走了不多久,看到一块巨石上硕大的“圆通”二字,没做多想,先拍了一张,拍完后觉得下面还有什么东西,定神看去,原来是两只恶狮争斗一珠,突然间一下子,我觉得我手脚都不能动。
去年至今年,我是困惑着的。
我和很多人说过我不是一个好的工作伙伴,我总是要在现有的条件下,拼却所有,做到极致的好。我不能接受那些现实中的利益关系伤害最后的成果。我总是期望相信努力,相信人性,可这个世界的底线总是那么低。
在我的工作成绩是呈现于董事会的年度最好业绩时却被某领导无端指责,虽然业绩扇了指责两耳光。
我无法不感到委屈。我只是期望做一个尽可能优秀的技术人员而不想涉足管理,为什么管理者要这么对我?
姐姐说:你不觉得自己是他威胁,但是他已经感觉到你随时可取代他,怎能不刁难?你既然强,就去做最强的发号施令者,不必局限于你自己的清高和超脱。
我以为姐姐高看我,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年岁不是白长的。
之前为什么没有遇到,因为之前都有极其强势的领导护着我,大boss护航,而现在大boss偏绵软。
那我自己呢,难道就没有问题存在?
我就像那凶狠的狮子要抢夺明珠,可是解决之道不过二字:圆通,圆则通达。既然不可避免要做管理,外圆内方是必要的。我们经过多少次挫折打磨才变成现在这个满脸堆笑着的我们啊,所以我们老了。。。
image
或许以前也有人如此开导过我,但是只有在全身放松的时刻突然的触动你才真正领悟到。这两个字和这个画面会一直提醒着我。

上山的道路两侧,多题着南无阿弥陀佛或者大慈大悲,落叶在石板路上翻飞,脉络分明,而天已近黄昏。
image

自然界总有奇迹,这样顽强的生长,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怎么可能相信
imageimage

临近山顶,有一平台,可观南普陀落日。对岸隐约的鼓浪屿,如海市蜃楼,恍若仙境。
image

山顶并无标志性碑石或建筑,只有一个小商店,很多游客上来第一句就会说:要个茶叶蛋
而老板娘那天歉疚地说:不好意思哦,今天茶叶蛋没有了
喝着水聊天才知道,这南普陀顶上的茶叶蛋可是很有名的。。。
我自以为当天运动量足够大足够骄傲,于是问了老板娘一个问题:这南普陀山多高啊,答曰一百多米吧
我倒。。。

坐了会儿,暮色开始笼罩,不敢从另侧的植物园下山,原道返回。下得寺里,已近七点,信徒已散,清净安详,晚课悠扬的诵经声中,名刹气魄让人肃然。

从侧门出来,佛学院的弟子三三两两走出来,有的问:今天不晚自习么,有的说:你请我砂锅。。。

这才是和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