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大姐羲要学大智慧
(文:Αρηδ)

  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小羲的美好时光是不是已经注定成为一个时代的韵脚;
  从此,徒有追忆。
    ——火神纪·题记

  是不是因为你还没有准备女孩在你的生命里迎来一个比你更小、更脆弱、更需要呵护的小生命,所以你显得有些小郁闷、小伤感、小蛮横。
  奶奶不再是你一个人的奶奶,爷爷不再是你一个人的爷爷;你的所有需求,都得为这个新来的小生命让步——毕竟,你的小妹妹孜孜比你更需要照顾。他们当然是就轻驾熟,所以他们从你身上分出精力来照顾小孜孜并不很困难;而别再想着要去躲在你叔叔婶婶的怀里撒泼耍赖,因为目前来说他们应该比你还要更手忙脚乱。
  爸爸和妈妈呢,也不再可能像以前那样只围着你转;因为我们太明白当初你刚降生的时候我们的各种慌张与狂乱,所以我们都会尽最大的可能去帮忙照顾好小孜孜,让你叔叔和婶婶尽快地掌握一些应付你们这些小无知的手段,然后我们才可能回到你身边来任你张狂。

  呵呵。想来你现在应该明白你自己的处境了。你不再是全世界的中心,你一直也不是全世界的中心;为何你曾经有过这样的错觉呢?因为那个时候你是最需要被照顾的人儿;而现在你已经长大了,你自己一个人去幼儿园上学,你开始有一些我们都无法去参与的生活,然后你会有更多独自呆着的时间,以及有更独立的个性,更健壮的身体。
  因为,你已经是姐姐了。你不仅要将你所喜欢的食物和玩具与妹妹分享,更要把家人对你的爱也都与之分享,然后因为你是大姐头,所以你还得给妹妹做个好榜样,事事都要走到前头去,帮着妹妹跟着你一起成长。

  记不记得最近我曾问过你——是你的手大呀,还是妹妹的手大呀?你想也不想就说,羲羲的手大。对呀,羲羲的手比妹妹的手大,还会一直大下去,等到你们都长大了,你们的手就一样大了。可是你知道为什么羲羲的手比妹妹的手更大吗?因为妹妹比你小,比你更需要照顾;所以你的手大,你的大手就有责任去牵着妹妹的小手跟着你一起慢慢地走,大手的责任是牵着小手,扶着小手以及握着小手。
  记不记得我最近曾问过你——是你的脚大呀,还是妹妹的脚大呀?你想也不想就说,羲羲的脚大。对呀,羲羲的脚比妹妹的脚大,还会一直大下去,等到你们都长大了,你们的脚就一样大了。可是你也应该知道,就是因为这双脚大,所以你总要走在前面,你用大脚去踢开拦在前面的石头,让后面的小脚走起来更舒服一些。

  在你的手和脚都比妹妹大的时候,你就得一直帮忙照顾她,直到你们的手和脚都一般大的时候,你们就可以相互帮助了。姐姐,做一个好姐姐其实并不太容易;可是到老了的时候你就明白了,因为是姐姐和妹妹,所以不管在什么时候发生什么事,你的身边总会有一个人可以陪着你,支持你,帮助你。也许小的时候你会嫌妹妹烦着你,可是到老了的时候你才会明白,不管什么时候总有人在你的身边支持你是多么可贵的事情。
  在你成长的年代,你也许会一直挺郁闷的——不就是比妹妹虚长了几岁吗,为何许多的家务都要让你去做,为何什么错都得让你担着,为何什么事情都得让着她,为何你做什么都要做她的榜样,为何她总事事优先……可是当你完全长大了,你就开始明白——有人让你疼爱其实也是挺惬意的事,有人让你保护可以完整你强大的人格力量,有人事事模仿你可以更好地养成你独立的性格……
  而最终你会明白,当你们都完全长大了的时候,你们会有许多不自觉的相似之处,你们会有许多说不完的话,你们还会对许多事情有着相同的看法,你们甚至会做同样的事,追逐同样的目标。你就完全而彻底地摆脱了所谓孤独。

  老人们总在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而作为兄弟姐妹,同船也渡,共枕亦眠;你们能在今生修成了兄弟姐妹,可谓修了千百年。并且必须是两个人都有同样的意念,才能修到了一起。
  当然,你们或者总会有些小争小吵小闹小别扭;可是当时过境迁,你们又会和好如初。因为你们不仅是修了千百年的兄弟姐妹,你们还是被血脉和亲情永远结在了一起的两个人。这种联系甚至要比你们将来各自组建的家庭还要更牢固。

  你们的祖辈的那些兄弟姐妹并不团结和睦;这是你们的父辈所无法改变并且痛心疾首的事实。可是到了你们的父辈,我是你们父辈里的最长者;而我曾立誓要改变这一切。而且这必将成为我们这个家族里最好的一个精神传承与家族象征。
  而到你们这一辈人,你们必须继承并且发展,并且传下传承。这是为人子女的义务和责任。当然,也许我不曾与你的母亲、叔父婶母以及姨丈姨娘就此事做任何相关并且正面的商榷;但是我相信,他们也一定会支持并且行之有效地执行这条家规。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有些时候,兄弟姐妹会有相似的价值观,对许多事情会有相同的看法,会做相同的事情并且追逐相同的目标。对于这一点,我还是有信心的。

  而不管后面还有多少个兄弟姐妹,你注定是一个大姐姐;这是你这辈子怎么也无法改变的事实。所以,你将继承你的爹爹这个主张;并且以一个大姐姐的身份,将这个家规强有力地推行下去。
  长房,嫡孙。虽说你是个女孩,虽说你现在还是个女童,可是在我眼里不分男女,长、嫡,你就是长嫡。我是长房嫡孙,所以我有这样的权力将这个嫡长传给你;不管我将来还有多少个孩子,你就是老大。
  问题是,大姐姐并不好做。你可以去管着你的妹妹弟弟,可是你享有这种权力的同时你就有着跟权力相当的义务——你以身做则,所以你必须先做好,然后再管她。记得某部经典的电影里有某只看起来像蜘蛛的大侠被赋予了这样的命题——能力越大,责任则越大。

  这两天你常常地耍着你的小蛮横,你总要一个人霸着所有人,奶奶抱着妹妹的时候你会想着让爷爷去抱妹妹,而爷爷去抱妹妹的时候你又说着让爸爸去抱妹妹,而我去抱妹妹的时候你又说着其它的话……其实,我知道你的心里最底层的想法是——谁都得抱着你,最好谁都不去抱着妹妹。
  作为大姐的第一堂课,你必须要学会的是分享。分享所有一切让你愉悦的事情与事物。尤其实让小妹妹比你更需要大人们去呵护的时候,你更应该自动自觉自发地同她分享你所拥有的一切。当你更大的时候,你还要学着帮着大人们去照顾比你更需要照顾的小妹妹。

  我知道,目前你还不怎么习惯这个小生命的降生。所以目前来说我还能原谅你的小蛮横,可是你现在已经不再是小羲羲了,你已经是大姐羲了,所以在不久的将来,你要拿出做大姐的范儿来,做一个大姐应该去做的事。
  好了,天已经不早。明天你爹还得早起,做那些永远也做不完的可恨的工作。我就不再絮叨了。晚安宝贝。

  2012-11-06;壬辰龙年庚戌九月辛未廿三凌晨。初稿于自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