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都市人可能很少能够享受早睡的了。但是昨夜,我在山里着实享受了一回早睡的幸福……
……尽完雅兴,才6点半多一点,趁着夜幕,我们又下到潭中裸泳,尽享自然的野趣。秋天的山泉冰凉冰凉的,但是还未到刺骨的程度。脱掉衣裤,挣脱了一切世俗的束缚,感觉心灵自由,灵魂安然,没有一丝杂念……

现代都市人可能很少能够享受早睡的了。但是昨夜,我在山里着实享受了一回早睡的幸福。
  下午登山下来,5:30,爬山体力消耗比较大,有点饿了,加上运动量足够,胃口大开,于是点菜吃饭。我们就坐在瀑布边上吃晚饭。山里的夜幕降临得早,吃完饭还不到6点半,但是天已黑完了。想想,在城市里以往这个时候,才刚下班,匆忙去赶饭局,遇上下班高峰,往往要耗费半个多小时在路上。到了餐馆又是一阵寒暄、点菜、等人、等上菜,往往要到7点多才开局。然后一帮人慢慢吃慢慢喝慢慢聊,起码要到8点多才能结束。而有些兴致高的吃到晚上9点多也是正常。都市里的饭局那个累人啊!
  而我们坐在水边优哉游哉地吃,听着水声,感受凉意和虫鸣,吃完再拿出茶具泡一泡红茶。雅兴上来,我拿出李豫龙老师给我特制的“龙尺”来吹,悠悠的管乐声飘荡在峡谷中,有点幽怨,让路人侧目,我却旁若无人,尽情享受这山中的优雅宁静。
  尽完雅兴,才6点半多一点,趁着夜幕,我们又下到潭中裸泳,尽享自然的野趣。秋天的山泉冰凉冰凉的,但是还未到刺骨的程度。脱掉衣裤,挣脱了一切世俗的束缚,感觉心灵自由,灵魂安然,没有一丝杂念。
  游了一会,上岸来,到房间换了衣服,感觉消化还不够充分,于是又换上鞋去登山。打着手电上到半山的凉亭,才7点半,山间万籁俱寂,惟有山下的泉流淙淙。晚风拂过,闭上眼睛深呼吸,让那长期被都市废气熏染的心肺得到荡涤。
  待了20多分钟,感觉寒意逼人,于是下山回房间。回到房间也才8点来钟。简易搭建的木房里没有电视和任何娱乐设施,于是上床看书。山里的夜没有一丝杂音,也没有任何世俗的干扰,心灵感到前所未有的安详宁静,看书也看得很进,很享受。看了一个小时的书,9点多,倦意袭来,于是把书放好,熄灯躺下,渐渐进入了梦乡。
  平时在都市里,9点多的时候夜生活刚刚开始,许多人都四处出动寻欢作乐,声色犬马,狂歌劲舞,内心蠢动。而且都市人大多入夜难眠,都要靠酒精来麻醉神经,或是将自己弄得筋疲力尽才能入睡。又或者仿佛总有做不完的事情,睡得总是不踏实。我们的生物钟,已经被完全打乱,身体功能紊乱不堪,备受摧残。然而在山里,没有多余的事情要做,没有没完没了的文章要写,也有乱七八糟的应酬要对付,饿了就吃,饱了就走走,累了就休息,困了就睡觉——这才是真正健康的生活,这才是人过的正常日子啊!但偏偏就是这样“正常”的生活对于庸庸碌碌、欲求难满、不知所终的都市人来说是多么奢侈的事情啊!
  这一夜,心灵感到无比宁静,前所未有地睡得很深,很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