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历史的脚步总是匆匆,时代就像一座轰鸣而过的列车。只不过那是列单程列车,一往无前地开向前方,被它甩在身后的景物迅即成为过去。很多事物因其功能性的退却,成为一段历史,一件文物,一种回忆……就像苇河的森林小火车,我们只能依靠支离破碎的影像去追寻它当年的痕迹。那已经远去的空幽汽笛声、飘渺的蒸汽,在山野间幻化出如山水画般迷离的意境。在后现代的时空中,以森林小火车为意象的工业时代文明已经成为只供玩味的过去。 始建于1912年的森林小火车,是沙俄时期沙俄为掠夺中国资源而修建的。苇河林区的森林小火车全长100余公里,与绥芬河、满洲里的中东铁路相连。森林小火车是一种窄轨火车,它以蒸汽机车牵引,行进完全靠工人不停地添加煤炭为动力,时速可达每小时60公里。建国初期,苇河林区曾一度以高产木材闻名于世。一列列威风凛凛的森林小火车承载着千万立方米的木材,曾为国家做出极大贡献。随着时代发展,以拉运木材为主要功能的蒸汽机森林小火车也因其污染严重而彻底停运。现在,退役的森林小火车正在被装饰成古董展品,它将留给人们永恒的回忆。 现在已经以古董身份出现的小火车,在拍摄者杨春心里却从未停止过行驶。他仍不能忘记当年拍摄小火车时的记忆。杨春来到苇河林场,在他心目中,在背景简洁且火车爬坡的路段拍摄是最佳时机。由于火车爬坡需要填煤增加动力,只有这样才能拍到火车锅炉燃烧释放出的蒸汽,恰到好处的渲染了即将谢幕的小火车的伤感气氛。于是,他选定了一个山头。踏着齐膝的雪,他在山头苦等了小火车40分钟,终于拍到了他理想的画面。杨春认为这是他最满意的作品,因为当按下快门后,那画面中的一切都将已成为历史,油然生发出一种见证者的厚重。

在这组影像中,森林小火车发出的汽笛声像一声叹息,喷发的蒸汽像松上一口气,有无奈、有释怀。小火车怀揣着复杂的情绪走完这最后一段路。那是一个时代的谢幕,一种节奏和旋律的终止。静静地、机械地翻过那座山头,发出最后一声忧怨的汽笛声,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