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华苓的《三生影像》——一个时代的记忆。


周末读聂华苓的《三生影像》,是攒了好久的,仿佛好酒,不到好日子,不拿出来喝。三联出版的,版式装帧很合我心。

差不多20年前就开始读她的文字,她那一拨的作家的文字,几乎都看遍了。她活得硬硬朗朗的,和陈香梅似的,娇小的个头,但生机无限。一样嫁给了比自己年长许多的美国人,都被当作珍宝一样地爱惜着,也一样都过早失去爱侣,很早就在回忆中缅怀爱与温暖。也都一样,是女儿的妈妈,女儿们都才华出众。

读这本书,也是在读49之后到70年代台湾经济腾飞前,台湾的那段历史。聂华苓是亲历者,听她细述那段凝练着许多痛楚的往事,深感台湾今日民主政治之得来艰辛不易。

她写与安格尔的爱,那么美的日子,那么温馨的回忆,堪比陈香梅的《一千个春天》。文笔也是一样的哀而不伤,了不起!

看到后面,写她的两个女儿的爱情婚姻,发现原来她的一个女儿蓝蓝的第二次婚姻,是和李欧梵结缔,但这不是李欧梵的理想婚姻。但聂华苓笔下的李欧梵是个大大的厚道人,这让我快乐,因为我喜欢李欧梵。

前不久一直在看李欧梵的《我的哈佛岁月》,对比参差,感叹:世界好大,其实又这么小。

读了那么些台湾作家的作品,得益于中学时代就喜欢看《海峡》杂志,看《台港文学选刊》,感谢这些刊物的编辑们,让我有机会接触到那么多优秀的台湾作家,而好多作家,都是从大陆过去的。

愿意从我的博客中了解到一点我的阅读喜好的朋友,我很推荐大家有机会多读一读来自台湾的这些作家的作品。尤其是聂华苓、白先勇这一批从大陆过去的作家(在台大办《现代文学》的一批人),他们一般都有较长时间的海外经历,又在宝岛生活多年,杂糅大陆的往年经历,写出来的东西比较特别。而他们身上没有因为反右和文革的那段残酷的经历而失去学人的优雅从容,即便有异乡客的乡愁,但却并非刻骨惨痛。因此,他们的文字要蕴藉得多,也就更耐回味,娓娓中总有人性的温暖和光辉,有希望。

因为看张爱玲,所以知道了夏志清,进而知道了李欧梵。夏和李的著作,都在大陆频频出版,都有看头。李欧梵谈音乐和谈电影的书,也是我近期打算看的。


:(http://www.gmw.cn/content/2008-07/21/content_807868.htm
聂华苓推自传《三生影像》

新书讲述传奇身世
苏童、毕飞宇、迟子建连夜赶火车捧场

记者 姜妍 刊发时间:2008-07-21 08:54:14 新京报

  本报讯 不知道有几个作家能有这样的魅力,让余华、苏童、毕飞宇和迟子建这些知名作家专程从南京、东北等地赶到北京参加一场新书发布会,至少聂华苓可以。昨日,聂华苓的新书《三生影像》在三联书店举行了首发式。

  已经年过八旬的聂华苓平日定居在美国爱荷华,在爱荷华作家工作坊期间

,出面组织、邀请了包括王蒙、艾青、丁玲在内的大量优秀剧作家来到爱荷华进修,也和其中的很多人结下了深厚友情。

  听说聂华苓推出了新书,这些“爱友”们纷纷主动捧场。除了像孟京辉、廖一梅、莫言、刘恒等平日在北京的剧作家,迟子建、苏童等人更是瞒着聂华苓连夜搭火车赶了过来。

  聂华苓是个极有故事的人,在新书中,她从自己母亲的故事写起,自己的家族、父亲的过世、来到台湾遭受的政治迫害、和第二任丈夫的深厚情谊、在美主持作家工作坊的经历等均在书中有着详细记录。尤其是在爱荷华作家工作坊期间,她对一大批重要作家思想和交流的记录,生动深刻、富有情趣。

  今年恰好也是聂华苓的丈夫安格尔的百年诞辰,在1991年的一天,安格尔永远离开了聂华苓,聂华苓曾经表示安格尔的离去让自己很难再快乐,而昨日她说,这是安格尔离开后的17年里,她最高兴的一天。而提到本书时,她说:“这本书,是一个时代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