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的最后一天,深夜写完稿,窗外零星飘雪花,朗诵南周1999年的新年贺词《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一遍遍,泪流满面。职业的理想、人性的关怀在夜空飘响。在这个看不上广日、南都、南周特刊的新年。告诉自己,其实,还可以做很多。

 
   
元旦和小何又去长沙,酒足饭饱后在的士上听到了何勇、张楚演唱会,直奔现场,很奢侈地听了生平第一场演唱会。站得很近,看何勇接受大腹便便的男人们含着泪水膜拜,看长了不少皱纹的张楚依旧局促地一首又一首唱着十几年前的歌。


 
小何说,听到高潮处,热泪盈眶。那时候,我在嘶吼,觉得自己离自由只有一步之遥。热血、力量、关爱、纯净,在这个被琐碎、世俗、势力、心计尘封的年代,重启。

    
   
很想总结2008,却发现难以用言语来表达。借用曾经的同事小白的总结:我就像长在地里的一把菜,突然被拔了出来,再插回地里。这样经历的结果是,原来的土壤已经松了,必须尽快填实、浇水、施肥,不然就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