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百度提供的不是搜索产品,而是大众媒体,媒体理应接受监管承担责任。
2. 传统媒体的报道是主动的,以选择组织编辑信息的过程注入价值观,而百度的拒绝报道是主动的,在封禁删除内容条目的过程中(比如禁止违禁反动信息)注入价值观,只要是主动注入价值观的行动,接受社会监管是理所当然的。
3. 百度已经在事实上垄断了互联网信息的“不报道权”,权力越大责任越大,既然他承担不了这个责任,怎样去制约是一个必须要想办法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