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过上了朝九晚五自负盈亏的生活。在这样的生活中,即便远离家人,也能深深感到自己的一部分植根在远方的她们那里,是一种恍然而又踏实的幸福。只是每天坐在床边,找出一张早已听得熟捻的唱片打发睡前的最后一个钟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起那些年。

突然身边说话的人从同学少年变成了已婚人士,谈论的话题从音乐足球和姑娘,变成了牙医保险和女儿,时而心头还是会猛然闪过一阵空白。午夜十二点的时候,会想起不过四五年前,我还会在这个点跑出门,和同伴们在路边摊吃着炒面。哦,那些年。

生活其实是按部就班的。离家求学,娶妻生子,弃学入职,这所有的一切的发生是顺其自然,哪怕是在那些年也是有料想的到的。但这些天,没有那些熟悉的目光交会,真正一个人在路上走着,还是会有些怯生生。这种变化,让我在生活面前变得谦卑,去感受每一次日常生活的改变,去了解以及浸入每一个新的一天——曾经习惯的逞强或者对生活任何冲动的断言像是雨中的霜雪慢慢融解。这让我变得更能从容面对生活,却也让自己变得不那么容易理解自己,因为世界不再是包裹在心里,而是铺开在眼前。小津在数月前说“东边日出西边雨”,让我隐约觉得这种在青春末年感到的新鲜,并不是我一人独有的体验。这多少是种慰藉。

日复一日,我都这样想着那些年,过着这些天。等到明白了这些天,“这些天”也变成了“那些年”。

[引子]

想起在历经数月的荒芜以后,在这里写下这些字,是因为突然心血来潮重读了一遍同伴们在近来写下的文字(虽说是近来,有些也都是小半年前了)。我无力寄情于长短句,吟诗作对,或是洋洋洒洒一抒胸臆,就只有谦卑地一字一顿的把闪过的念头记下。若是你们也将看到,或许也会微笑。

从xixi学妹的博客听到这支歌,她说她听到完美的爱情。

张悬 - 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