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那段的照片其实早都整理好了,就是我还没空码字。

奥斯陆位于挪威东南部,是首都及最大城市。奥斯陆是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奖地,每年的颁奖仪式在奥斯陆市政厅举行。欧洲大部分城市都是小小的,景点很集中,我们在北欧的酒店都订在离火车站1-2公里的地方,北欧暴走一个星期,我的体重估计创了近两三年最低。可是好景不长,到了意大利,特别最后一站罗马Zoe家里吃得好玩得好,这肉蹭蹭地涨回来了。

image

image

Oslo Opera House 奥斯陆大剧院,刚成立不久。
image

外面还在修路
image

我们在奥斯陆的那个周六正好赶上了他们空军建军100周年,从下午1点开始有空军表演,一直持续5个小时。空军的军官都好帅!
image

但是,在奥斯陆也发生了另外很不愉快的一幕,让我对挪威的印象大减,更让我觉得美国的好,美国人的好。那天下空军表演,我觉得可能全奥斯陆全城的人都出动了,毕竟这样的盛会难得。河畔站满了观摩的群众,其中一角用警戒带围了起来(见下图照片偏右),虽然不识挪威语,但肯定也是警告warning那种。可是,尽管common sense 告诉我那里不能进,但由于本人海拔低又人挤人的情况下我也偏向虎山行了。一猫腰钻了警戒带圈内,接着Yiwen也钻也进来。圈里很精焊的老头用他可以杀人的眼神盯着我,我戴着墨镜,故意不和他对视,接着他用他的眼神“杀”Yiwen, 她也没理。接果这老头直接动手了!他揭拽着我的手臂说out!还想把我推出去。我气得要死,我进来是我不对,但你可以好好说,不要碰我。可是情急之下我并没说出我想说的Don't you touch me! 而只是很恼火地回了Why?他说这个部队的地方,你出去。这老头毁了我在奥斯陆后半天的心情,Yiwen开导说北欧人都这样,直来直去得很,不懂转弯来approach. 我想,通常在美国,一般的待遇是:对不起女士,这里是部队专用场地,您不能进来,请您出去。一般根本用不着他们动手,识相的就自己走人了。什么时候轮到他们上来就动手的,kao, 想想还气。
image

空军表演从一架战斗机到最后的8架还是9架,Yiwen很感兴趣,但我对此却不太感兴趣,而且空军表演看现场其实很威险的,要么不出事,要出事的都是大事,而且会伤及无辜观众,所以我们小站一会就走了。
image

接着我们去了奥斯陆皇宫,真的很不起眼。
image

通往皇宫的步行街,很象上海南京东路有没有!
image

image

欧洲的迷你型车子很多,好处这就看出来了吧:一个车位可以停两部!
image

奥斯陆呆了一天,第二天清晨我们出发去第二个北欧国家:瑞典斯特哥尔摩。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