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傍晚,家猪打电话回来,说晚上吃火锅好吧?我铿锵有力的说:我不想吃羊肉!家猪又说,那我买点海鲜之类的你先涮了吃然后我再涮羊肉,好吧?于是就照此办理。说起来真是杯具,以前每到冬天我们俩在家涮羊肉吃的很欢的,可是今年吃了几次我都觉得不舒服。真是奇怪,也许是因为我妈妈不吃羊肉,遗传基因忽然起作用了?

吃饭的时候家猪说起电影,据说让子弹飞挺好看的。一时高兴,吃完晚饭拉着家猪就去华臣看电影去了。看完了,后悔不迭,不好看!我真恨不得去揪着姜文啥的让他退我80块钱的票钱!非常气愤!说起来,虽然我很不待见冯小刚,但是人家拍的非诚勿扰,那年我和老歌一起看的,看完了很愉快,觉得完全值回票价。就好像昨晚的电影,虽然我一向也很不待见葛优,看见他那张丑得人神共愤的脸就糟心,可是也不能不说,整个电影还是他的戏最好。其他人都没什么可看。刘嘉玲还是一贯的风骚泼辣,姜文还是一贯的“霸气外露”。。。懒得一一的说了,总之就是不好看!

今晚家猪又电话请示,干脆不买羊肉了光买海鲜和青菜行吗?这有什么不行的,真是啰嗦。于是买了活蹦乱跳的虾,扇贝,笔管鱼,再加上菠菜,豆腐,蘑菇,土豆片。后来才想起来家里有地瓜,应该加点儿地瓜片。看来最近是要常吃火锅了,我怀疑家猪就是为了逃避烧菜。

对了,今天(现在应该说是昨天了)是冬至,按说应该吃饺子的,不过我们懒得出去,自己又不会包,就算了。以前家里有阿姨的时候,每个周末都吃饺子,都吃够了,现在是很久都吃不到了,又有点想了。上次和一个朋友在外面吃饭,吃到非常好吃的鲅鱼饺子,可是我很杯具的忘记是在哪里了。

还有,小树奶奶吩咐我猪要给小树的爷爷烧纸。晚饭后我们俩出了学校的侧门,找了个僻静的路口,把纸点燃了。旁边还有别人烧过的纸灰。以前在路边看到有人烧纸,还觉得奇怪是干嘛呀,现在总算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