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南日報》的錯誤原來是這樣造成的!

今年一直看到《閩南日報》刊登李竹深的關於漳州方言的文章,卻不明白李竹深胡亂考證本字,到現在還“癡心不悔”地“考證”下去。正巧本人十月份計畫寫《雅俗通校注》,赫然發現原來李竹深並非自已“考證”,而是盜用清朝謝秀嵐(《雅俗通十五音》作者)的考證。

100多年前的謝秀嵐先生只是一個普通的讀書人,沒有接觸過段玉裁、王念孫等訓詁學大師的著作,完全不知聲韻學為何物,他只是簡單沿用《戚林八音》體例將自已的口音(舊漳浦縣腔)記錄下來,根本沒有考證方言本字的能力。對於謝秀嵐無法考證的字,謝秀嵐採用的方法有:

1)用訓讀字,這在《雅俗通》中較為常見,所謂訓讀字即借義字,就是借用相同語義的漢字來表示另一個未知本字的漢字,比如:例1“表示人這個語義”的音在漳州話讀為lang2,本字為“儂”,但是普通人只知道“人”字是這個意義,並不知“儂”在古漢語意義皆合,就出現借用語義完全相同的漢字“人”來書寫“儂”,這就是訓讀字。例2“表示蛋的語義”的音是nui~6,本字是“卵”,謝秀嵐自己不太肯定“卵”這個字,在下面又寫了“蛋”這個字來表示這個漢字了。

2)用方言字,即對於一般本字不明的字,社會早已習慣使用某個漢字來表示的字,例如表示“房子”的“厝”;

3)用自造字,根據自已對事物的理解,採用漢字形聲字組合方法,自已創造漢字來表示。
         這樣濫用前人錯誤的考證來刊登在現代人的報紙上來誤導讀者,真是可笑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