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恨不得克死克~~~
新买的两张公车卡又不好刷!
不晓得是哪个厂子产滴,不晓得送了几多礼给公交集团!
质量这么差!浪费老子时间!还遭人嫌~image
 
发泄完毕。
 
昨天话剧在三木家排练。
演员们很活跃呢。年轻人就是很好玩。
导演出的最后一个训练是,描述一个记忆最深刻的情绪。
MM同学分享的是她小时候胳膊折了后和妈妈之间情绪流串的事情。
按理说那种母女间的情感是挺感人的。可是我关注的不是这个。
我关注的是,她形容她胳膊折的状态。
“胳膊几乎拧了个个。不成样子了。”
听到这里,我丰富想象一个那个肿胀的变形胳膊,忍不住笑起来。
可是大家都很严肃,只好捂嘴偷笑,怪不好意思来着。
这个受损的胳膊让我想起HAPPY TREE。
大概因为那种黑色血腥幽默很能带动笑神经。
哎。后来自我反省了下。似乎有点残忍。
如果MIAN看到我这个反应,她一定又要说“你真变态!”
 
PS:
周六宋家聚会。期待ING。image
有得太阳晒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