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梦见裴大夫给我扎针儿。

时间应该是夜半。
地点应该是医院。

我们就坐在病房外面的走道长椅上。
似乎是我抑郁了。
裴大夫说你哭出来就好了。
可我哭不出来。
她说我给你扎针吧。
扎上针你大概能哭出来。
我说疼哭的也管用?
她没回答。
拿出一包针来。

在我的胳膊上开始扎。
并不像一般的中医针灸那样竖着捻进去。
而是几乎与肉平行着往里扎。
针尖扎进然后再挑出。
这支针就别在我的胳膊上。
就这么着一连别了好几根针。
不是很疼稍感酸胀。
我酝酿了半天也没哭出来。
接下来她将别在我胳膊上的针平行旋转了几圈。
就像上弦一样。
我的肉也被拧了好几圈。
再松手那些针就像表针一样在我的身上慢慢旋转。

我们俩都不再说话。
都看着“表针”慢慢旋转。
还是没觉着多疼。
我依然没有酝酿出眼泪。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裴大夫把转回原处的针一一取下。
我还跟着帮忙拔出了两根。
然后她转身走进旁边的病房。

病床上躺着的是我的朋友老黄。
不知道他得了什么病。
躺在病床上睡得很沉。
裴大夫进病房之后在他床边不知拿了件什么东西。
然后她就离开了。
不知去了哪里。

这时候老黄出来了。
刚才是装睡来着。
出来之后就跟我说裴大夫真不够意思。
那我的什么什么也不说一声。
然后就问我咱什么时候走啊?
我说去哪?
跟你回天津啊。

这时候天已大亮。
我跟老黄在各路车站之间走来走去。
不知道是等车还是找路。

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