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看到范美忠老师引发的大讨论大批判,落后于祖国人民一月有余。5.12大地震时,他自顾自一溜烟从课堂上跑到操场上,没有招呼学生一起跑,也没有像其他一些老师那样再冲进去救出学生,就光站在操场上干等了。5.22他在天涯上写了篇文章,交代了事发经过和自己的真实想法,遭到网民的批判和抨击,支持他的人也有,不过大方向大声音是批判他没道德,不配当老师。后来主流媒体闭路电视一句话总结,“人可以不崇高,但决不能选择无耻”,算是盖棺定论了。据说到凤凰卫视的《一虎一席谈》节目里面作客,范老师还被某位郭姓高人骂了个狗血喷头,如何反抗我不知道,但就这“狗血喷头”四字,让我对凤凰卫视比较失望,向喉舌靠拢也就罢了,可总也不能找个流氓泼皮来节目上骂人呀,好多小孩看呢。好像最新的情况是,中央的教育部取消了范老师的教师资格,地方那个中学也没辙,只能解雇了范老师。

大多数报道都说,国家教育部取消范老师教师资格的原因不详。有人说是学生家长强烈要求,有人说是广大网民施加的巨大压力,或者我猜想是某位高人临时立了一条新的教师从业道德规范法则,像人家医生律师会计师那些专业团体的法则,说地震火灾水灾山崩地裂的时候老师不能先跑,谁先跑就吊销执照。这也太邪门了,我们到底需不需要法治?凭什么吊销执照?平息民愤?以正视听?杀一儆百?就算是平息民愤杀一儆百,那也要人家犯了你条条款款的罪行才能杀,而不是等人做了你再来回马枪,这还有没有公平公正?

提升到道德高度来批判也就批判了,这样的对话双方至少是可以公平较量的,而一旦国家权力机构介入,动用律法手段处置,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在被告缺席的审判席上被判了刑,用根本不存在的律法条款给定了罪,诶,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除非我错在不知道我们的律法从业规范里面有这么一条。

有一些常见的批判文作者如方舟子,说,要在美国这么做,范美忠就被校方开除了。开除没问题,只要有明文规定白纸黑字写在教师从业规范或者合同书里面,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我是真的很想知道,现实版本的教师资格要不要通过道德规范测试,守则里面有没有适用于范老师这种情况的处罚。记得当年马加爵一案,似乎在判刑的时候也有过一番讨论,要不要判处死刑,依稀记得有一些群众呼声免除死刑,不知声势如何。那时候网络并无现在这么活跃,网民的“压力”也不如现在这么快速集中。司法机构还是很坚决的判了死刑,并不为各种其他声音所干扰。也许这个例子不适合来体现“不受干扰”的政府行为,因为无论马加爵案,还是范老师事件,都可视为宜紧不宜松的方针,区别就在,马加爵案是有法可依,而范老师事件,目前似乎还是无法可依。

也许是因为非常时期?试想,如果范老师不在地震10天后正当全民敏感的时候发文,而是几个月之后或更长时间以后再发文呢?那时候,还会掀起这么大的讨论潮吗?教育部还会吊销他的执照吗?非常时期,像评书《曾国藩》里面刚听到的,曾剃头在长沙砍了不少人头,就是因为长毛子那些会匪群立的非常时期,宁可杀错,也不能漏了任何一个并无真凭实据仅仅是嫌疑私通会匪的老百姓。真的假的暂不去讨论,就这“非常时期”的概念,是很能一脉相承万变不离其宗的。愚笨如我,也知道把地震当天一怒之下写的骂人帖给隐藏起来,过个把月再开放,那时候谁看了也不会骂我没人性没良心只顾说风凉话了。凤凰卫视那什么《锵锵三人行》的窦文涛想法也和我一样,看形势稍微好转之后,说,是时候开始批评指正了,太早了不行,不合适。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