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挑选女朋友一样。

  丹飞:网络文学是一场革命
  《e财富》双月刊2010年第1期 文/本刊记者 林泓
  image
  在丹飞看来,点石成金没有秘诀,就像挑选女朋友一样,很玄妙,有的时候说不出的感受才是最好的。
  丹飞和现代出版社臧永清总编辑联手打造“百万签约作家工程”,《鬼吹灯》作者天下霸唱成为该工程第一位签约作家,主编MOOK《吹灯录》。著名漫画家右手任艺术总监。
  
  网络文学是一种革命
  《e财富》:青春网络文学具有什么样的特点?它与传统青春文学有何异同?
  丹飞:我不太认同青春网络文学的提法。青春文学是从体裁上命名的,它是十几二十岁的小群体写作。它自信、张扬,是特定年龄的人在写特定的事,外延很窄,它的整体发展并不理想。传统文学,首先讲求文学性,仪式感很强。中国传统文学大多是借鉴西方的文法,顶多是加上一点自己的元素。而网络文学,去除了许多纯文学的特质,没有森严的规则,没有体裁和内容的限制,是一种随心所欲的表达,外延是三者中最广的。网络文学有很强的互动性,网络写手很像说书人,写得好大家会追捧,写得不好,大家会骂,有的写手会根据网友意见不断修改。这和青春文学有很大的区别,青春文学很自我,不交流、不互动。
  
  《e财富》:网络文学是一种快餐文化吗?能否造就经典?
  丹飞:网络是开端和起点,也是钓鱼台,供写手们试水,不需要花钱。关注度高,火了,就会有出版商找上门来。传统的作家写作后要投稿,一份稿子打印上百页,得花十几元,如果投100家,成本也是不低的。何况每个出版社都有固定受众,即便有幸中了一两家,被大众接受的几率也是比较小的。
  网络文学出好作品的几率很高,因为它的产生经历着全民的检验。而纯文学好与不好,往往只由一两个编辑说了算。所以说网络写作不仅仅是一种创作工具的改变,更是一种革命。当然,网络文学也有垃圾、有糟粕,但它会经历一个自觉经典化的过程,因为它是百万网民集体批判的结晶。它开拓了人的想象力、思维能力,这在传统文学里是不可想象的。
  
  《e财富》:网络文学有很积极的一面,有没有负面的效应?
  丹飞:有。买榜的情况在业内是很普遍的。这和歌星买榜的操作差不多。人都有从众心理的,排在前的书,看的人自然会更多。炒作也有,但一般不做绯闻,除非是郭敬明、韩寒这样的人。还有一种叫反炒作,比如散布言论说某某的作品很差,不好看,大家反倒会去关注它,这部作品可能就火了。
  还有跟风,因为互联网是个显性的平台,是一个后院厕所都给看光的地方,跟风的情况会比较明显。其实跟风现象在传统文学里也有,一个文学流派的诞生往往是先出现一个代表人物,多人效仿,由相似而构成流派。效仿无可厚非,但泛滥过度就不好了。现在一些网络写手,看到《鬼吹灯》火了,就一窝蜂写盗墓,《藏地密码》火了,就一窝蜂写西藏题材。这也是为什么网络文学某种题材一下火起来,很快又死掉的原因。
  另外一个是盗版的猖獗。没收个倒卖的小板车,就那几十本盗版书,连盗版市场的冰山一角都算不上,只是些小冰渣,没有多大意义。收了书,盗版者又接着印,一点没影响。政府现在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搞活市场上,没有集中力量打击图书盗版。盗版问题同样存在于音像行业,但这个行业和影星、歌星的利益挂钩,反盗版呼声相当高,国家就比较重视。图书出版业没有联盟,大多单打独斗。当从业者自觉团结起来,也会有一呼百应的一天。
  
  挑书靠眼光、出书靠用心
  《e财富》:网络文学如何变成产业?
  丹飞:网络文学市场化的前景和商业化运作的模式,这一点跟传统文学不冲突。它还会向周边的文学延伸,例如会在报纸、网络、手机上被阅读。通过介质的转换,网络文学也可以变成影视、动漫和游戏。形态的改变会产生极大的力量。网络文学在转变成动画和游戏具有传统文学没有的优势。例如北京电视制作中心以非常高的价格购买了《后宫:甄嬛传》,明年开拍,可以想见会是继《金枝欲孽》、《宫心计》之后又一宫廷重头戏。这是从周边形态和上下游寻找价值。
  产业链中有若干的产业,包括出版产业,写作也是一种产业,前提是可以变成钱的时候。网络是文学作品和文学产品的中介,这两个月我签出了七、八十本书,光中介的收益就相当可观。我们付给作者的版税一般是8%,个别可能达到10%-15%。产业的上下游和各个环节上,全都可以收益,这就是产业化。
  
  《e财富》:很多网络写手都喜欢找你为他们出书,和其他的出版商相比,你有什么独特魅力能吸引他们?
      丹飞:我的一个宗旨是:做的书必须打动读者。要比任何人都了解作者,理解这本书的内涵,才有可能把文学作品的精华外化,写出让读者动心的封眼。另外是必须了解市场,我每天都有大量的稿源,这些稿源都是我的组稿团队提供的。这个团队不是我聘请的,是写手们自发形成的,他们觉得我这个人行,就把自己觉得好的作品推荐给我。这类稿源占到我出版书总量的80%,另外10%是自己在网上搜寻,还有10%是传统的做法,自己想题目,然后再找写手来写。这种方式的比例将来可能达到40%以上。因为我这个人想法多,也比较新颖,这样出来的作品才有独特性,有差异化的东西才会更有市场。
  
  《e财富》:如何判断哪些网络作品会为你赚钱?
  丹飞:就像挑选女朋友一样,要有自己的眼光,有的时候说不出感受的更好。这需要你有敏锐的商业嗅觉和对作品的深刻领悟。因为文学作品是精神产品,是很玄妙的,个人的经验和能耐是非常重要的。文学作品要被持续消费,一定要有文化的积淀。例如作者有中医的背景,有文化的积淀在里面,读者读好看故事的同时,也会有获益知识。
  
  《e财富》:操作一本书,发行量达到多少万册您才认为是成功?
  丹飞:如果我说每本书我都要达到10万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一年做一百本书,可能有5本达到20万册,10本达到10万册,还有一些5万册、2万册……这样一种金字塔式的结构才是健康的,前提是把作品的能量发挥到极致,每本书都用心经营。一些市场需求不大的书,我的要求是两万册左右,像曾经出过的一本《中国脸谱》,记录年度代表人物表情。做出版的,不能一味投读者所好。书还必须具备一定的教化功能,我们的社会要有积极向上的东西,比如礼孝,这些都要靠出版从业者去推动。
  
  《e财富》:您在北京、上海、广州都做过图书的策划和出版。请您评价一下三地的出版市场?
  丹飞:做出版也讲求一个气候。北京绝对是中心,没有太多的壁垒。它是一个集散中心,辐射强,资源多,也更容易召开大型的发布会。上海有海派文化的特点,读者对日本、欧美文化的接受程度高。因此可能出现这样的现象:在别处卖得好的书,在上海未必卖得动,在上海热销的书,在其他地方未必受欢迎。广州的出版业不是太活跃,规模也小,但广州的媒体很发达。
  
  《e财富》:据说《鬼吹灯》的作者天下霸唱成为了您的百万签约作家工程的第一位签约作家,主编MOOK《吹灯录》,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个工程?
  丹飞:这个工程是我和现代出版社臧永清总编辑联手打造的,著名漫画家右手任艺术总监。它有四层含义。第一,让签约作家的码洋(注:定价x册数)达到百万,这个目标绝大多数写手都能达到。第二,让作家的总收益达到一百万元,这包括电子版、手机、报载、外语版输出、游戏等。第三,让作家的简体版版税总收益达到100万。第四,让作家的一本简体版图书版税达到100万。

  (注:1.原文附图中将《鬼吹灯》列为由我操作,几年来陆续有媒体这样认为,原因是经我手做过大量盗墓小说、悬疑小说。特此声明《鬼吹灯》非我操作,我操作的是天下霸唱主编《吹灯录》,近期上市。2.原文中将《后宫:甄嬛传》误作《后宫争夺战》,此帖已更正。3.《中国脸谱》尚未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