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变!··

开心事:

1. 今天可以纯玩一天,可以看书,可以看电影,可以发呆。准备持续24小时不理任何工作事。但ruler夫妇布置的事情还是要关心,这个准备放到午夜前后。

2. 在崇文图书馆已经借第二批书了。虽说这个图书馆库藏实在和一个打着“崇文”旗号的首都一区之馆太不相称,太不相称,但毕竟偶有所得。上一批五本书并没看完,这次本想续借几本,但一看到新书架上有新书,立刻又忘了自己很不够的阅读时间。卡同学非常有眼光地借了一本巨厚的《万有引力之虹》,且看他有没有时间翻一页。图书室的味道让我舒服,对,就是那些旧书的咸干味儿,犹如岁月的镇定剂。格架间让我想到省委阅览室、市三图书馆、中文系资料室、FD图书馆……甚至三个月前到过的都江堰“妈妈之家”阅览室。太美妙,生命真安顿。

3. 鼓起勇气问上次一起出差的别家记者,有没有收到我发去的三枚偷拍她的照片,得到非常诧异的一连串惊问:我没有回复你吗?太好看了,真的很有味道,我发给好多同学,我可能将转发当成回复了……非常满足,我的确喜欢拍出别人所不知的美丽风情,这种耐心与技艺在好心人们的赞扬中得到一点又一点的确认。更满足的是,我有勇气就悬疑发问了,换作从前的我,大约永远沉默,任其成心中一块软软的硬化。

4. 很辛苦的听录音工作终于完成,最近规律的生活被打破,为完成诺言到三点半才睡下并发出。其实我动作已经很慢,差不多两个星期才完成两位人物采访,其中多次不善于管理自己的情绪。回馈虽然是意外的好,但最开心的是完成本身。于是很有精力地睡下五个小时后又去看了早晨九点十分开演的《变形金刚2》,电影真长,其间竟然上厕所三次!美国大兵同学仍然可以为了挽救世界而随意跑到埃及去赶赶骆驼,海上导弹炸炸金字塔,真是“天将降大任于机器人与美国人也”,舍我其谁。随即我们发现观影当天是美国独立日。出来看见任何车都有点通感,尤其看见上图那辆工程车。

5.四十分钟内火速改完一稿,与前稿迥异,人送外号“神速魔术师”。这个很费内功的!但是很有成就感,因为完了之后感到不可思议,有“扶乩”的味道。

惊异事一则:

以前总不知为什么北京人讨厌东北人,那日在地铁上,上来两男一女,男的从包中掏出中型折叠刀一把,调笑间露出一种兴奋,在另一男大腿上来回抚弄作势切割,收回后又在掌间拉开收回,拉开收回,把玩不已。此男就坐我身旁,我当时明白了什么叫作害怕,甚至只能闭起眼睛来,装作不知情。不知车上别人作何想,总之我害怕并厌恶这无耻的泛恐吓。此男便是东北口音,其粗砺与邪冷,我能记得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