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 看 雲 起 時 20090507 沒 有 基 石 的 沙 丘

十 年 香 港 特 區 , 公 認 一 片 敗 績 。 行 政 管 治 散 漫 無 方 , 連 中 方 也 逐 漸 失 去 耐 性 , 宣 稱 正 在 「 研 究 」 準 備 成 立 第 二 個 管 治 隊 伍 。
搞 成 今 天 這 個 樣 子 , 問 題 在 哪 裡 ? 多 了 。 歸 納 起 來 , 有 簡 單 的 四 個 字 , 叫 做 「 缺 乏 基 礎 」 。
有 沒 有 發 覺 , 今 天 不 論 從 政 、 從 商 、 漫 畫 創 作 , 還 是 文 學 、 電 影 , 都 充 斥 着 一 群 缺 乏 基 礎 的 快 餐 式 人 才 ?
曾 幾 何 時 , 上 一 輩 教 導 : 做 人 處 世 , 精 進 學 習 , 要 先 學 基 礎 功 夫 。 例 如 , 想 做 畫 家 , 要 畫 三 年 鉛 筆 石 膏 素 描 。 學 功 夫 , 紮 馬 盤 根 , 這 一 課 更 是 磨 練 三 五 載 。 還 有 日 本 的 壽 司 師 父 , 招 收 學 徒 , 在 學 徒 能 靠 近 砧 板 之 前 , 先 要 學 三 年 苦 擦 榻 榻 米 。 這 一 切 , 就 是 做 人 的 基 礎 課 了 。

本 來 , 基 礎 的 學 問 無 所 不 在 , 中 學 的 學 ?, 讀 文 學 , 就 是 基 礎 。 把 《 唐 詩 三 百 首 》 和 《 古 文 觀 止 》 唸 上 二 三 十 遍 , 莎 翁 的 作 品 , 四 大 悲 劇 之 中 精 讀 兩 三 部 , 再 加 上 四 五 齣 歷 史 劇 , 喜 劇 如 《 仲 夏 夜 之 夢 》 和 《 第 十 二 夜 》 等 , 粗 讀 即 可 , 這 樣 一 來 , 中 英 語 文 就 有 紮 實 的 基 礎 了 。 讀 進 去 的 東 西 , 十 三 四 歲 , 人 生 閱 歷 尚 淺 , 一 時 尚 難 以 理 解 , 但 不 要 緊 , 三 十 歲 之 後 , 這 些 基 礎 課 在 腦 海 中 就 像 春 風 吹 開 的 一 地 蓓 蕾 , 繁 花 似 錦 , 在 人 生 另 一 個 境 界 中 盛 開 了 。
今 天 的 許 多 行 業 一 看 而 知 , 就 是 缺 乏 基 礎 功 。 特 區 高 官 的 言 行 , 沒 有 前 殖 民 地 主 人 深 謀 遠 慮 的 權 術 和 胸 襟 。 高 官 出 來 講 話 , 追 求 電 視 新 聞 十 秒 的 Sound Bite , 變 成 帶 頭 賣 弄 小 聰 明 。 Sound Bite 治 港 , 然 後 名 嘴 和 專 欄 撿 拾 着 口 水 尾 起 哄 。 像 「 中 國 人 需 要 管 一 管 」 這 番 看 似 博 大 精 要 的 理 論 , 就 是 缺 乏 基 礎 、 似 是 而 非 的 製 作 。
華 語 電 影 十 年 來 乏 善 足 陳 , 最 近 聽 說 較 為 叫 好 的 , 是 馮 小 剛 的 《 非 誠 勿 擾 》 。 電 影 以 大 陸 海 龜 中 年 王 老 五 葛 優 為 主 角 , 講 這 個 中 佬 到 處 徵 婚 的 喜 怒 哀 樂 。 《 非 誠 勿 擾 》 在 大 陸 五 億 票 房 , 香 港 只 有 二 百 萬 , 氣 得 馮 小 剛 來 香 港 指 着 觀 眾 的 鼻 子 大 罵 : 你 們 膚 淺 、 你 們 看 不 起 我 們 大 陸 人 。

然 而 , 《 非 誠 勿 擾 》 也 是 一 部 缺 乏 基 礎 的 所 謂 喜 劇 。 首 先 , 中 國 文 化 缺 乏 喜 劇 , 只 有 插 科 打 諢 的 低 等 滑 稽 , 《 非 誠 勿 擾 》 有 相 當 精 警 的 對 白 , 男 主 角 葛 優 找 對 象 , 也 遇 到 不 同 類 型 的 女 人 , 這 是 小 聰 明 之 處 , 對 白 乖 巧 , 時 有 火 花 , 一 看 到 最 後 , 男 女 大 團 圓 , 在 豪 華 郵 輪 上 , 大 家 看 望 遠 鏡 , 看 見 裡 面 的 上 海 股 市 鬥 開 紅 盤 , 如 此 結 局 , 就 惡 俗 得 令 人 難 堪 。
《 非 誠 勿 擾 》 就 是 中 國 電 影 缺 乏 基 礎 的 例 子 。 基 礎 的 功 課 , 上 哪 裡 去 找 ? 歐 美 文 化 喜 劇 傳 統 深 厚 , 早 在 三 千 年 前 古 希 臘 時 代 , 阿 里 士 多 芬 就 是 喜 劇 聖 手 , 他 的 名 作 《 女 人 島 》 , 講 愛 琴 海 上 的 一 個 島 , 有 一 天 忽 然 由 女 人 稱 王 統 治 , 向 男 性 復 仇 , 很 有 想 像 力 的 故 事 , 充 滿 惹 笑 情 節 , 而 且 發 人 深 省 , 令 人 對 男 性 社 會 的 極 權 引 起 種 種 深 思 。
三 千 年 前 , 前 人 播 種 , 到 了 現 代 , 就 有 王 爾 德 《 少 奶 奶 的 扇 子 》 、 比 利 懷 德 的 《 熱 情 如 火 》 。 在 英 語 世 界 , 喜 劇 這 個 品 種 , 當 真 佳 作 如 林 , 叫 人 眼 花 繚 亂 。 六 十 年 來 , 喜 劇 巨 匠 , 除 了 靠 動 作 取 勝 的 差 利 , 還 有 以 對 白 風 趣 , 笑 絕 一 時 的 積 林 蒙 、 和 路 達 密 陶 , 英 國 的 「 戇 豆 先 生 」 路 雲 艾 堅 遜 , 更 是 現 代 的 喜 劇 之 表 表 者 。 還 加 上 「 新 高 腳 七 」 史 提 芬 伐 萊 , 英 語 世 界 的 喜 劇 作 品 層 出 不 窮 , 不 是 屎 尿 屁 的 胡 鬧 , 而 是 講 深 層 的 心 靈 境 界 。

一 個 社 會 文 化 有 沒 有 基 礎 , 裝 不 來 的 。 中 港 台 追 求 「 發 展 」 , 一 切 講 速 度 , 導 演 沒 有 幾 部 名 作 面 世 , 急 不 及 待 打 上 「 某 某 作 品 」 之 稱 呼 。 在 荷 李 活 電 影 中 , 上 一 代 的 威 廉 衞 勒 、 史 賓 莎 德 利 西 、 英 國 的 大 衞 連 , 都 是 基 礎 極 為 紮 實 的 大 師 。 看 這 三 位 先 賢 的 早 年 作 品 , 就 像 看 米 開 朗 基 羅 的 人 體 素 描 , 雖 只 黑 白 兩 色 , 但 鏡 頭 紮 實 , 氣 氛 凝 重 , 文 學 對 白 弦 外 之 音 , 蒙 太 奇 語 言 豐 富 多 姿 。
在 一 個 沒 有 基 礎 的 社 會 , 自 然 沒 有 深 度 的 人 才 。 此 所 以 特 區 政 府 開 設 什 麼 副 局 長 、 政 治 助 理 , 一 搞 十 幾 個 , 讓 林 公 公 豪 氣 干 雲 在 立 法 會 把 一 干 新 人 一 字 形 排 列 好 , 介 紹 他 們 都 是 「 出 身 國 際 著 名 學 府 」 的 優 才 。 還 沒 有 出 道 , 幾 個 就 扯 破 了 面 具 , 揭 發 有 外 國 國 籍 。 這 薄 薄 的 一 層 皮 , 掩 蓋 的 不 就 是 空 虛 的 內 容 嗎 ? 果 然 半 年 不 到 , 笑 話 層 出 不 窮 。 曾 蔭 權 政 府 相 信 今 天 搔 破 了 頭 也 不 知 道 問 題 出 在 哪 裡 ? 問 題 就 出 在 「 沒 基 礎 」 這 三 字 。
港 人 治 港 , 缺 乏 基 礎 。 但 如 果 回 頭 惡 補 , 從 民 主 理 性 修 讀 起 , 加 急 灌 漿 , 全 速 鞏 固 , 不 是 沒 有 得 救 。 然 而 , 十 年 下 來 , 沒 有 人 認 為 加 強 香 港 的 「 基 礎 學 」 有 那 麼 重 要 。 因 為 , 就 在 香 港 人 覺 得 讀 書 的 基 本 功 還 不 夠 的 時 候 , 美 國 的 電 腦 網 絡 浪 潮 , 就 從 太 平 洋 那 邊 席 捲 過 來 了 。 一 時 讀 書 更 加 無 用 , 青 少 年 上 網 尋 樂 , 手 機 短 訊 滿 天 飛 , 日 夜 溝 通 , 斷 句 殘 章 加 外 星 文 , 香 港 人 還 沒 有 學 會 怎 樣 「 當 家 作 主 」 的 ABC , 首 先 就 排 斥 思 考 抗 拒 文 字 。 再 加 上 中 層 師 奶 迷 戀 電 視 台 黃 金 檔 的 無 聊 電 視 劇 。 一 個 社 會 以 喪 失 記 憶 為 樂 , 以 反 智 無 聊 為 In , 最 終 只 能 倚 仗 中 國 CEPA 輸 血 , 餵 奶 灌 氧 , 餵 着 餵 着 , 中 方 也 沒 有 耐 性 了 , 一 拍 桌 子 拉 倒 , 揚 言 索 性 另 起 爐 灶 。

這 不 就 是 堂 皇 地 宣 告 「 港 人 治 港 」 失 敗 了 嗎 ? 港 人 治 港 失 敗 , 不 要 以 為 與 中 國 無 關 。 鄧 小 平 生 前 無 限 自 信 , 一 口 咬 定 : 「 英 國 人 做 得 到 , 中 國 人 也 能 做 到 。 」 港 人 治 港 不 行 , 就 是 鄧 小 平 的 眼 光 不 怎 麼 樣 。 這 位 老 人 家 據 說 還 是 劃 時 代 的 「 總 工 程 師 」 呢 。
做 人 的 基 礎 課 很 重 要 。 有 了 音 樂 的 基 礎 知 識 , 能 為 蕭 邦 流 亡 憂 鬱 的 旋 律 感 動 , 因 莫 札 特 天 堂 欣 喜 的 曲 聲 神 往 , 對 於 生 死 , 別 有 一 番 懷 抱 。 有 一 點 美 術 史 的 基 礎 , 在 阿 姆 斯 特 丹 看 過 梵 谷 向 日 葵 的 原 作 , 倫 勃 朗 的 自 畫 像 , 對 人 生 的 甜 酸 苦 辣 也 更 能 在 多 番 反 芻 之 間 , 別 有 滋 味 在 心 頭 。 懂 一 門 樂 器 , 對 收 集 郵 票 或 舊 的 火 車 頭 , 養 習 成 癖 , 學 習 歷 史 光 影 的 變 遷 。 一 個 人 的 修 養 就 是 如 此 點 滴 間 形 成 的 , 這 不 就 是 今 天 人 人 說 的 EQ 嗎 ?
香 港 不 是 一 個 培 養 基 礎 課 的 社 會 。 音 樂 、 美 術 、 勞 作 , 全 部 屬 於 閒 科 。 很 奇 怪 , 在 英 國 , 這 幾 項 全 是 英 國 人 文 教 育 之 重 點 。 會 考 但 求 日 夜 苦 讀 , 考 得 十 個 A , 馬 上 可 以 把 讀 來 的 課 程 忘 掉 。 香 港 教 育 失 敗 , 做 騷 娛 樂 的 補 習 天 王 可 以 成 為 千 萬 富 翁 , 沒 有 基 礎 , 也 不 需 要 基 礎 , 現 在 一 旦 要 你 真 的 上 戰 場 , 真 的 「 當 家 作 主 」 , 拿 着 幾 桿 濕 水 槍 , 馬 上 變 成 軟 腳 蟹 。 前 錯 過 了 一 百 五 十 年 的 時 代 挑 戰 , 本 來 可 以 走 上 正 途 , 選 了 一 條 歪 路 ; 後 浪 費 了 十 載 , 也 在 假 大 空 的 理 論 詞 彙 中 混 日 子 。 一 眨 眼 , 十 年 又 是 一 代 了 , 好 像 有 無 窮 的 光 陰 可 以 浪 費 , 不 由 得 不 服 了 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