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每年的特定时刻,我总是会生病。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在发烧,今年也是这样。

最早发现这个规律是在初中的时候,因为多少个圣诞节我都是在高烧中度过的,似乎没有例外。每年七月的二十六号也是如此,而且必定持续一星期,然后不治自愈。唯一可以庆幸的是,我身上再也没有硫磺味了,那种生下来就存在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