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八年。
小日本总是过不了这一关。
果然,八年之后,又是一座烂尾楼。

朋友还是朋友。
游戏只是游戏。
漫画就是漫画。
烂尾,对于追看这部漫画的20世纪少年们也算是一种解脱……
说不清楚的事情干脆就不说了。这种方法,对有的人来说有是小聪明,对有的人来说是大智慧,对于浦沢而言呢?

这部漫画我看了3年。唯一可比的是《凯普》——真正从20世纪看到21世纪。
这3年中,又有多少漫画没能坚持看完呢?又有多少事情没能坚持做完呢?
3年中,我们自己创造的烂尾又有多少呢?

如果说烂尾也一种结局,对于人生而言,大概更是不可避免的。
高鹗是曹雪芹的烂尾。
神学家的牛顿是科学家牛顿的烂尾。
56年以后的毛主席基本烂尾。
“亨德里克斯要是活到现在,他能弹得怎么样?詹妮丝·乔普林要是还在,她能唱得更好吗?”这是David· Crosby说的,说这话的时候,这位当年的民谣汉子已经是一位臃肿的老者。
有多少漫画能在最精彩的章节终结?
有多少人能在衰老前死去?

不管怎么说,还是用自己的方式来纪念一下这部漫画。
image

image

image

————————————————————————————————————————————————

再见,朋友。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