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了形式界限的哲学内容,是人类共有的精神财富,人人都可以从中受益,又何必计较在形式上从属于什么流派呢?

我相信因果,因为逻辑是存在的,而因果恰是逻辑的外现。

    不知为什么,从小到大,最害怕做的事情之一,是路过佛殿。害怕恐怕言重了,敬畏比较恰当。对于所有教人为善的宗教,我都很尊敬,却不愿学众人跪拜。为此,还在佛殿与亲人争执了半天,搞得当时一位比丘尼阿婆都不乐意了。此后,和亲友同行,途径佛殿时,会刻意避让。我更愿以回避的方式表达我的敬意。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面对挫折甚至绝望的时候,一下子理解了,为什么人们会如此虔诚地跪拜。渐渐地,打破了对宗教的隔阂感。

    汉传佛学是祖先留给我们的经典之一。就像要了解西方社会文化必先了解《圣经》一样,要读懂我们自己所属的民族,不得略去佛学。注意,我这里用了“学”字而非“教”字。任何宗教都有一定的组织形式,只有超越形式的界限,其中的一些哲学内容才有可能升华为人类文明。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既然是人类共有的精神财富,人人都可以从中受益,又何必计较在形式上从属于什么流派呢?

    有趣的是,当我以旁观者的心态翻阅一些关于佛学的典籍时,竟意外地发现:禅道之最高境界乃是“空”。既然如此,为什么人们还要供佛像呢?昨天,在一位心理学界前辈的blog里,读到了一则小故事,答案呼之欲出。

    在《东坡禅喜集》里,有则故事:有一次苏东坡与佛印来到天竺寺,看到观世音菩萨像手持念珠,苏东坡就问:「观音是古佛再来,为什么还手持念珠呢?」
    佛印:「就是念佛号嘛!」
    苏东坡:「念什么佛号?」
    佛印:「就念观音佛号。」
    苏东坡:「他自己就是观音,为什么还要念自己的佛号?」
    佛印说:「求人不如求己啊!」

    原来,答案就在佛像里啊!可惜,世间许多人只晓得把烦恼交与圣者解决,却不肯自己鉴得失补过自新。也不能怪他们,谁都有低谷时期,都有没有办法的时候。每人的悟性不同,为何不可以宽容一些呢?如果真有神灵,我也希望神灵能帮助善良的信众解决点问题,或大或小,于信众则是一种鼓励。至于每人能在何等程度下开悟,就不必计较了。用佛家的话说就是,“随缘就好”。在把心胸放宽一点,如果真心敬佛,为何不能身处尘世努力做个活菩萨呢?如果没有度济众生之能,那就做点小事助人吧。少几分计较,多一分宽容。钱海燕在绘本里写得好:“佛不在庙里,佛在路上。”

    昨天,庄园问我:“你相信因果吗?”我答曰:“信的。逻辑是存在的,因果是逻辑的外现。”

    “凡夫畏果,圣人畏因。”这句话也是我在翻阅有关佛学的文章时偶得的。人与人之间的差别,说大很大,这方面的例子可谓无数;可是,说小也很小,小到对“因”“果”两字份量的掂量。相信很多人都能接受这个道理,但付诸践行却不那么容易。是什么阻碍了人生修行的道路呢?追问下来,常常连自己都觉得慌乱。原来,是被纷繁之浮尘或往日之经历有意无意“催眠”了的潜意识。难怪,有人说,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如何求解呢?儒家讲的“慎独”,是一个不错的方法。你看,各经典学派的很多理念其实是互通的。

    一个月前在曼城时,曾与一位移民海外的师兄探讨“慎独”的涵义。记得,当时我说,“慎独”的主旨是看自己,听自己,做真正的自己,与自己独处,而发展到后来,宋明理学之诠释,将其定义得古板了。师兄接过我的话问:“那朱熹他们就是教人随时随刻都得“装”,是吧?”我以笑代答。现在想来,我当时多么无知啊!没错,“慎独”时一定不能“装”,要回归本位的自己,可是朱子在表达自己对“慎独”的看法时,把重点放在了修行中的某些关键环节,并没有刻意追求全面之诠释。朱子的话是有前提的,比如,一个人已经开始有意识地修行了。而我呢,还在是否该修行这个问题上纠缠,反而笑话理学大师没有论述人该不该卸去尘妆看自己这个话题,多么无知啊!

    《大学》里提到“慎独”的概念,原句是这样讲的:“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必慎其独也。”
    朱熹是这样解释的:“诚其意者,自修之首也。毋者,禁止之辞。自欺云者,知为善以去恶,而心之所发有未实也。谦,快也,足也。独者,人所不知而己所独知之地也。言欲自修者知为善以去其恶,则当实用其力,而禁止其自欺。使其恶恶则如恶恶臭,好善则如好好色,皆务决去,而求必得之,以自快足于己,不可徒苟且以殉外而为人也。然其实与不实,盖有他人所不及知而己独知之者,故必谨之于此以审其几焉。”

    说得通俗点吧。那就是,修行时,人得自觉。不能只追求修行的外壳,而忽略了其中的内容。慎独是跟自己打交道,可不是作秀。

    修行是一辈子的事。修行更是自己的事,没有人能替你完成。参禅,只是修行的一种形式而已。口口声声说参禅,却不能真正践行,这与时下流行的嚣张地称自己很低调,又有多少分别呢?

    回到尘世里来吧。这样下去,会沿着“形而上”之路越走越远的。不早了,我该准备休息了。好几天没学习了,已偏离了修行的意义。争取早点睡,天寒仍须戒晏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