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到局里的实习生自感蛮幸福,不是所有人都能有分到美女前辈做师父,而自己的师父正正巧巧是个大美人。小实习沉浸在美好的畅想中,被师父拉着熟悉各个科室。
这里是青少年犯罪。没事不要进,你还是个好孩子。
小实习看了看堆满窗台的漫画、手办、巨型抱枕点点头。
这里是扫黄打非。绝对不许进,我要是发现你进去了,哼哼哼。
小实习看了看从门缝下露出来的小光盘,用力点点头。
这里是民事。偶尔泡个茶什么的可以过来,但是不许跟着他们聊八卦啊。
小实习听着屋内莺歌燕语银铃般穿透性的笑声,摸了摸手臂点点头。
……
一路介绍到负一楼,美人师父终于露出安心的笑容。
这里跟咱最亲,有事儿没事儿多走动,法医鉴证一把抓,咱们组的第二个家。
小实习闻着一股消毒水味儿,正要打个寒噤,美人师父已经推开了铁门。
这是我们凶案组新来的实习生黄一,今天就搁你们这儿啦!上次的碎尸案报告什么时候出?赶紧的弄好了让小孩儿带上来。
办公室里只有一个男人正在百无聊赖的看网页,这时候转过身来推了推眼镜答应了一声好。
自我介绍一下嘛东哥!
你好,权振东,负责咱们局里的化验鉴定。
不要这么谦虚嘛!东哥绝对是我们的坚强后盾。尸检一把好手,还肯出外勤,跟某些人比真是良心大大的好。
东哥的脸色没变,但表情明显是不好意思了一下。
丁丁你别这么说。
连声音都小了一些。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黄一就坐在沙发上发呆,办公室里唯一还喘气儿的那位自打给他倒了杯水就杵到电脑前雷打不动的刷网页。办公室里还有一道滑动玻璃门,看样子是化验室,几台设备收拾得挺干净。黄一有点想参观一下,可一来东哥没有要介绍的意思,二来自己擅自进去弄坏点什么更糟糕,师父把自己留这里,也只能闷头坐了。
看来局里还是蛮清闲的嘛。黄一故作乐观的无视了碎尸案报告还没出的现实。
说起来,肚子有点饿了。
玻璃门内突然响起一串铃声,响了一会儿停下来,跟着一个人飞快的推开玻璃门冲出来。
一瞬间黄一觉得整个房间都亮了起来,原本有些干涩的眼睛甚至有种被刺痛的感觉。
好锃亮的一颗光头!
要、要瞎了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颗闪瞎眼的光头开口就是哟哪儿来的小孩儿你亲戚吗怎么跟你都不像长好长发育真好怎么样吃饭去吗?
黄一觉得自己不仅需要救救眼睛,还需要救救耳朵了。
光头叫平安。
平安吃饭前有个很低俗的行为,那就是拍照传微博。其实黄一偶尔也这么干,比如菜品卖相特别精致,或者食材比较特殊。但是食堂常年供应的两荤三素也拍,只能称之为低俗了。
再见氯化钠马铃薯睾丸切片!
黄一听到他碎碎念的第一句之后就用力咳嗽起来。
好在平安没跟他求互粉。
东哥的小徒弟考研今天刷成绩只能我们两个人吃饭了。平安一边刷微博一边刨食。
东哥还带徒弟的?
东哥带徒弟不要太好哦!平安羡慕的说。
这句感叹让黄一也莫名羡慕起来。
正说着,食堂的人慢慢多起来,却没人坐他们旁边。不过两个人占四个人位置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丁丁环顾了一下,找到自己徒弟面前。可惜第一句并不是对黄一说的。
平老师您行行好,知道您工作辛苦,能洗干净来吃饭不?这味儿!完全勾起我不能直视的记忆画面。还把我的爱徒放旁边,下饭吗?
被自己师父一点拨,黄一这才意识过来,平安身上,准确说是那双手上散发出来的必须在进餐时间、不,任何时间都应该马赛克的气味……
这已经不是用力咳嗽可以解决的问题,黄一小朋友在凶案组实习的第一天,于未出警的情况下吐了。
他居然对着我吐了!平安震惊的看向丁丁。
如果下午我没看到尸检报告的话,我会带着黄一向你复仇的,让你也吐一次。
副队长金池站在丁丁后面微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