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忙工作之余,利用上厕所的时间偷偷手机上网,读到乐嘉一篇微博:

有个古老的故事,某人想练高明的武功,师傅让他天天拍水缸,小子拍了一周快崩溃,师傅说继续;小子拍了一个月无法坚持,师傅说继续;小子拍了半年心想你这个老王八蛋骗我,老子我不练了,拂袖而去。回家,拍门,一掌,门碎。小子哭回山中长跪。什么叫相信?“相信”是指未看见任何未来时,你仍旧坚持。

蓦然想起《六里庄艳俗生活》里的沈三变,那个想要和心爱的姑娘一起用音乐改变世界的轻狂少年,那个最终孤身一人向现实屈服,落魄投奔长安城外六里庄的失恋才子。沈三变最终还在内心审问自己,现在所有的一切因何导致?答案是只因为相信爱情。

你还相信爱情吗?这个问题从第一次走出《六里庄艳俗生活》的剧场就在我心中纠结。这个问题是到这一刻才纠缠我的吗?它从我那遥远而又的青涩的初恋结束时就开始纠缠着,直到我渐渐不敢面对。一道总也不敢下笔去写答案的题,别抱侥幸会有到点收卷那一刻帮你解除困扰,因为那一刻的到来只能是油尽灯灭。那一刻,对于生活对于爱情,我可能还是青涩的,一直没有准备好迎接爱情,但是我相信我的答卷上能有个明确的答案:是的,我相信爱情。

正如乐嘉微博里说到的,我的相信是不知前途不顾后果的,源于我还没有看见爱情的身影、没有听见爱情的脚步、没有尝到爱情的滋味、没有闻到爱情的气息,我没有被爱情环抱而感到温暖。这一切不存在的感官体验都更加让我坚信这不存在的爱情迟早会到来。空窗期,我这漫长恒久的空窗期呀。空窗,是一种孤傲的姿态,窗前风景一览无余,窗外冷风让人头脑清醒,不畏浮云遮望眼,矗立窗前就可以感叹良辰美景奈何天,可以窥视赏心乐事谁家院。

今年12月31日晚上10点半,结束了年终决算我走出单位,奔赴一场跨年家宴,在那里我许下了我的新年愿望:1、新的一年里工作不要出差错。2、找一个男朋友。我贪心的许愿,却并不在意能不能实现,反正这第二个愿望都连许了好几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