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异了的回音壁

韦白

 

我常常在它周围走动,

察看它的每一块砖石和雕出的龙凤,

它与一般的回音壁无异。

我在它上面敲击,也得到相应的

  敲击的回声。

我说,你好。它也说,你好。

我说,春天来了。它说,春天来了。

但当我说到“这日子垂死,生活越来越坏。”

它却回答:“这日子很好,春天真的来了。”

我说“这日子要不得,要从头来过。”

它说“这日子一片光明,我好像在梦里。”

我重复一遍,结果还是同样。

周围没有人,也没有另外的声音。

而它也确实是存在了很久的一块回音壁,

它的上面甚至长出了苔藓。谁也不知道

它什么时候变异了,为什么变异。

它就像某个黑洞,把某种东西吸收了,

而又把某种不存在的东西杜撰出来。

我呆呆地望着它,不知该拿它怎么办。

我甚至狠狠地打了它一拳,它纹丝未动。

甚至都不屑发出一声回音。

它存在很久了,还将永远存在。它的内面,

仿佛有一个监牢,任何真实的声音,

都无法走出它那监禁的铁栏。

 

2016-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