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精精”这两个字,便可以引发出多层联想。
人身上的一种液体;脑袋很灵光,俗称人精;干斤斤,瘦,但是精力旺盛;精打细算;做人很精致……

他的名字,单名一个倞,拆开刚好是——人京,再加上他真的具备“精精”的所有猜想,于是这个名字非他莫属。

时尚精

精头发颇少,导致他不得不把前面的头发留长一点遮住有些光亮的额头。但是头发少,不能代表人家不帅啊!拍的婚纱照被他老婆弄成手机屏保好长时间,经常偷偷看,称之为“小吴彦祖”。

作为男人,精的护肤经、穿戴经丝毫不亚于女人。之前使用的欧莱雅、倩碧男士很快就直接升级为香奈儿男士护肤品,两三瓶就要两三千。估计他详细看过各个时尚网站研究搽脸的时候应该如何用中指指腹把昂贵霜一点点晕开,从而让他的肌肤得到最好的呵护。

哇,我突然从大脚指头到发尖麻了一下。

精精爱死了各种各样潮男的衣服,绿格子大衣、点点衬衫、条纹毛衣、紧身裤……各种款式各种颜色最新潮的最时尚都必须要具备。于是乎,每次聚会,精精都可以穿不同的衣服,几乎没有同样的。

颇为经典的是,精精不晓得在哪个时尚杂志上讨到了最中意的两款造型:小皮衣配限量版,小风衣配豆豆鞋。在香港去扫了货回来,小风衣、豆豆鞋全部都没买到,据他老婆说其实小风衣都有几件了,但是最中意的没买到,等于没有。气!

有次,突然聊起皇冠假日酒店,TODS打折专场,想去看看。精一听,马上如触电般立起来,对他老婆快速说:“王妈,TODS,三折,豆豆鞋,配,小风衣!”旁边的人冷静了三秒钟,顿时笑爆。还有一次,有个朋友扯证请喝酒,一晚上新郎官专门挑选的服装受到众人称赞,精实在无法咽下这口气,端起酒杯:“阿弦,我,豆豆鞋,敬你!”
点击阅读查看全文

 从“精精”这两个字,便可以引发出多层联想。

        人身上的一种液体;脑袋很灵光,俗称人精;干斤斤,瘦,但是精力旺盛;精打细算;做人很精致……

        他的名字,单名一个倞,拆开刚好是——人京,再加上他真的具备“精精”的所有猜想,于是这个名字非他莫属。     

   时尚精

           精头发颇少,导致他不得不把前面的头发留长一点遮住有些光亮的额头。但是头发少,不能代表人家不帅啊!拍的婚纱照被他老婆弄成手机屏保好长时间,经常偷偷看,称之为“小吴彦祖”。

           作为男人,精的护肤经、穿戴经丝毫不亚于女人。之前使用的欧莱雅、倩碧男士很快就直接升级为香奈儿男士护肤品,两三瓶就要两三千。估计他详细看过各个时尚网站研究搽脸的时候应该如何用中指指腹把昂贵霜一点点晕开,从而让他的肌肤得到最好的呵护。

          哇,我突然从大脚指头到发尖麻了一下。

          精精爱死了各种各样潮男的衣服,绿格子大衣、点点衬衫、条纹毛衣、紧身裤……各种款式各种颜色最新潮的最时尚都必须要具备。于是乎,每次聚会,精精都可以穿不同的衣服,几乎没有同样的。

           颇为经典的是,精精不晓得在哪个时尚杂志上讨到了最中意的两款造型:小皮衣配限量版,小风衣配豆豆鞋。在香港去扫了货回来,小风衣、豆豆鞋全部都没买到,据他老婆说其实小风衣都有几件了,但是最中意的没买到,等于没有。气!

         有次,突然聊起皇冠假日酒店,TODS打折专场,想去看看。精一听,马上如触电般立起来,对他老婆快速说:“王妈,TODS,三折,豆豆鞋,配,小风衣!”旁边的人冷静了三秒钟,顿时笑爆。还有一次,有个朋友扯证请喝酒,一晚上新郎官专门挑选的服装受到众人称赞,精实在无法咽下这口气,端起酒杯:“阿弦,我,豆豆鞋,敬你!”

 

购物狂精

        首次见识精对购物的狂热,是在2005年的中秋节,我们两家人一起到上海去,当时成都还没有宜家。刚好都要装修房子,所以决定去宜家逛逛。一进宜家的大卖场,感觉精的全身都注射了兴奋剂,这个,可以,那个,很好,全部都要!!!买了一天,我、我男人、他老婆快要累死了,他却沉浸在购物的快乐中,刚刚把东西打好包发完货,立刻说:“明天再去!”

        当晚,他老婆摸着已经被刷爆的一张卡心痛得不行,坚决摇头不准他再踏进宜家一步。没想到第二天刚到酒店大堂,精就拦了一辆出租车表示要直奔宜家。他老婆气得不行,大叫:绝不会给你卡!只见精把行李箱一把从车里拖下来:不去!那就在这儿坐起耍嘛!然后如小孩一般横眉怒对行人,准备在大堂坐到晚上直奔机场回成都。

        当然是去了,面对这样一个气愤的男人。卡再次刷爆。记得似乎又跑到南京路去逛了几家卖场,我们走得腰都要断了,完全提不起任何买东西的兴趣,精忍耐多时之后对我们这种态度相当气愤,对他老婆大叫:不买东西逛街咋子,到机场切嘛!他可怜的小老婆,面对这个深爱的男人,一点办法都没有,但是还是要装成恶狠狠的样子:“你吼毛线啊吼!瓜人!”

        装修过程中,精要了全套科宝·博洛尼的厨柜、双利人厨具,反正不要对的只要贵的,贵的就是对的,全部要杂志广告款!

        装到最后,除了大门的门是开发商交房的时候送的,家里所有的门,包括衣柜的门,全部没钱买,用个布帘子搭起长达一年之久。为了买最贵的电视,没有钱就不看电视!为了买最喜欢的餐桌,没有钱就在茶几上吃!他老婆的妈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次专程跑到成都来说:女啊,选个电视吧,妈妈给钱。据说精精走到最贵的某日本电视前面再也走不动了,母女俩说的其他话挑的别的电视全部不晓得,听不到!内心生气表面淡定,反正老子不说话也不走,随便你们要杂子。最终的结果,最贵的液晶挂起了,几大千的餐桌搬回家了,精精特意请了一盘客,举起400块钱一把的锅铲说:“这个锅铲真的好!实用!”然后让我们摸一摸电视,坐一下400块钱一把的板凳,幸福的笑了。

 

骚精

        精之骚,是发自内心扑面而来无法浇灭的那种。更绝的是,无论对男人、对女人、对屏幕上的还是对电话里面的,他都可以一如既往的骚。

        看起多正常的吃着饭,突然就见他嘟起嘴,给旁边的男人脸上一个亲。喝多了,突然把手放到我男人咪咪上轻轻抚摸。甚至还有一次,直接躺倒在左边的两个男人身上,把脸埋在我男人的肚子下方……

        据说,精精家电脑的屏幕上有很多点点,因为他老婆是性冷淡无法满足他天天都想要的要求,于是他几年如一日的过着下A片,看了,射了,再下A片,再看,再射的生活,久而久之,电脑屏幕上就留下了证据。

        更为经典的一次,可能是他老婆几天不给,精精的朋友突然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估计声音还蛮具有女性特征,精精隔墙听声,居然硬了!

        我们多希望他老婆能培养一点兴趣,以免每次见到精精,最令人感叹的就是哀怨的、不满足的、放着淫光的眼神。

 

有趣精

        精精太有趣了。说两个小故事。

        一日,他老婆感冒高烧,无法参加骚家帮的聚会。精精想,干脆只身前往,正好没有人管,不料当日打不到车,他气得转身回家脱衣服换便装,气!

        怎耍骚家帮之人几番电话骚扰,又色诱精精,令其无法自拔,只得转动小脑筋想办法。“妈,她(老婆)生病了,我们去买厚点的被子免得冷!”好女婿!丈母娘立刻叫上女儿穿戴整齐去买厚被子,精精高高兴兴的下楼让老婆驾驶。

         突然精说:哦,等下,东西忘拿了。转身回去,十分钟后下来,竟然换了一身新衣服。老婆骂道:买个被子穿那么周正咋子,还要换一身。精笑而不语。

        往左、往右、直走调头……精精一路指挥着路痴老婆,让她专心开车不要乱看免得撞上人了,瓜老婆真的东拐右拐,一边疑惑怎么开了那么久一边专心听老公的指点。好!停车!精精一声令下,老婆一脚踩下刹车,往外一看:啊!咋个辣元素!骚家帮聚餐的地方。

        精精潇洒的快速开门下车转身一挥手:妈,你们去买哈!我吃饭切了!

        …………………………

        精精酒量不行,经常喝多,估计是平时太压抑,左右手时间久了也会打架的。

        他老婆最怕他喝多,不仅要发酒疯乱踢人,还要吐得一床都是,极其麻烦。

        某日,精醉了回家,问:“你爱不爱我!”虽然爱,但他老婆想,醉都醉了说了也记不到“你发啥子神,快点去洗澡睡了!”“你不爱我,你不爱我?啊!你不爱我!”精大叫着就往门外冲,吓得他老婆拔腿就往外追,一打开门,咦,门外无人,此时,藏在沙发下面的精精大笑:“哈哈!原来你是爱我的。”

         终于洗洗睡了。

         半夜,精精突然坐起来,翻身下床,跑到主卫的大浴缸里躲起:“王妈!有人开枪,掩护我!”搞得他老婆笑也不是气也不是,再把他按睡下,一会儿又弹起来:“妹妹,喝!”

         真的赢了。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