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上了一周班

没有星期天

导致这两天早晨醒来会想说“这是哪里?”

到了公司大家好象也都有各自的状况

也发生着各式荒唐的事情

例如老板的大师在屋内烧香拜佛

使烟雾弥漫整个办公室以至物业和其他公司人员以为大厦着火

而贱贱的我们只有躲在角落偷笑

还有我们神气的朱女士已经荣升为副总

这个带有传奇色彩的女人

芳龄80后

工作经验未知

声音超级无敌甜美(和陌生人说话时)

最近迷恋依云

我们喝雀巢 她喝依云

和她走路时一样做作

别的不了解

只知道她有一个儿子和一段失败的婚姻

但很少人知道

。。。

还是改不了那个坏毛病

面对讨厌的人依然无法好脸相对

但我不打算改掉这个所谓的坏毛病

。。。

虽然讨厌的人每天都要看见

但幸好还有正常人

还好自己知道要做什么

只是不知道还有多少荒唐的事情发生

。。。

周六巧利的男朋友陶子生日

我们又有PARTY了

整理整理思绪

画点小画吧

呵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