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七号姗姗地上映了,在沈阳中街的某间影院里,我们捕捉到国境之南的海水味道。而挑选日期在2月14日这一天首映,似乎不必背负来迟的指责。

从东北回来以后,一转眼就是两周时间,我不是喜欢记录经过的人,然而这次旅行,我决定留下一些文字。留给明天。
去年一年唯一可以算得上旅行的,恐怕就是前往香港的华人永远坟场,那天我背着电脑,提着出差的行李,沿着坡度平缓的盘山公路爬山。路上没有人,偶尔有车经过。太阳用力地晒下来,在海面上碎裂。某一个画面能够被定格,慢回,放大,这就是旅行的意义。我们很难定义什么是生命中的旅行或者旅行中的生命,因为生命本身就是一场旅行。

出哈尔滨火车站的时候,我和阿发完成了时隔五年的重逢。重逢这个动作一点儿也不重,连拥抱都欠奉,我们转身进到夜幕下的哈尔滨里。空气有一点凉,但还不够冰凉。
在四海回民旅馆,我和小红完成了时隔五年的重逢。他看起来并没有变老。
哈尔滨到加格达奇的夜行列车上,阿发和他的姑娘们在和北斗星恋爱,我和伪文艺女青年卡卡说,你要是能记住这个晚上我和你在一起度过的时光,这次旅行就已经值回票价。她说,好的。没想到她回来就恋爱了……
然而世界的小还没有结束,漠河回到哈尔滨,居然发现最后加入的一男一女竟然是我师父……
再来就是新认识的两位姑娘,都是有趣的人。分享她们的故事,很开心的。

听着窗外不绝的雨声,不由得怀念起长白山的明亮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