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11月的午夜,白云山中,疏星三五点,缺月安静地斜倚在台湾相思树上,叶间散落的月光有些微微的恰到好处的清冷,更能让人觉出月的高华来。如此画中美景,景中情境,很容易让人不饮而醉的。
     偏偏此时,我又是小酌了几杯清酒的,分不清是人醉还是酒醉了。即使有姐姐这本“唐诗”在,我也实在忍不住吟咏风雅,流连哀思了。借着些酒胆子,我也不管是不是班门弄虎了,只想也该对得住这山中的半轮缺月不是。于是,再酌两杯,再吟两首……
     小牛妹的酒性已然被友人带坏了,两瓶好酒下了肚,她还嚷嚷着不尽兴。年长些的我除了说些醉话,就只想赶紧就着如此美景好生入眠,做个美梦。
     跟着小牛妹闹了一会儿,各人也都散了,我睁大了眼睛却难以入眠,真的不太舍得睡,我怕我这么睡了,此生就再也不能见到此如画美景了,就这么想着想着……
      第二日被小鸟叫醒,仍然不太相信昨夜之美,只当是做了一场梦,只当是去了天上走了一回,当了一回神仙,美哉!
      希望此生还能与三五知己再携手白云山上饮酒纵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