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进一步研究的时候愈加体悟到:不能仅仅围绕那个被研究者汲汲探求,而应当总揽全局,能够把思维触及研究对象周边的人或事,那些都是很关键的,甚至还要能做到打通古今、打通中西。

如研究季本的诗经学,不能仅注意到《诗说解颐》(《四库》第79册),还应关注他的其他著作,如《易学四同》(续修第6册)、《乐律纂要》(续修第113册)、《春秋私考》(续修第134册)、《说理会编》(续修第938-939册)等等。另,《北京图书馆古籍珍本丛刊》第106集(书目文献出版社)有《季彭山先生文集》,乃据清初抄本影印,虽不全,但仍可资借鉴。当然,这些还不够,更应当注意到徐渭乃季本之高足,徐渭的著作中所透露出来的蛛丝马迹都应该予以留意。比如这篇《诗说序》,往往为前人所忽略,但是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另外,《徐渭集》卷二十七(中华1983)收有《师长沙公行状》一文,乃是季本的小传,参考价值极大(此文后多题作《季本季彭山行状》)。

 

詩說序

                                                                                                         徐渭

予嘗閱孟德所解孫子十三篇,及李衛公唐太宗之所談說者,其言多非孫子本意。至論二人用兵,隨其平日之所說解而以施于戰爭營守之間,其功反出孫子上。以知凡書之所載,有不可盡知者,不必正為之解,其要在於取吾心之所通,以求適於用而已。用吾心之所通,以求書之所未通,雖未盡釋也,辟諸癢者,指摩以為搔,未為不濟也。用吾心之所未通,以必求書之通,雖盡釋也,辟諸痹者,指搔以為搔,未為濟也。夫詩多至三百篇,孔子約其旨,乃曰興而已矣,曰思無邪而已矣,此則未嘗解之也,而其所以寓勸戒,使人感善端而懲逸志者,自藹然溢於言外。至於所解見於書者,有若淇奧蒸民,裁數語耳。他若棠棣志懷也,而以警遺,巧笑美質也,而以訂禮,雄雉思君子也,而以激門人之盡善,是皆非正解者矣。會稽季先生所著詩說解頤凡四十卷,吾取而讀之,其大概實有得於是。其志正,其見遠,其義悉本於經而不泥於舊聞,是以其為說也卓而專,其成書也勇而敢,雖古詩人與君相去數千載之上,諸家所注無慮數十百計,未可以比知其彼之盡非,而吾之盡是,至論取吾心之通以適於用,深有得于氏之遺者,先生一人而已。夫以孟德衛公摘其所述兵家者流耳,有濟於用,而吾猶然取之,矧是書也,詎1邪說,正人心,上發先儒所未明,下有裨于後學者哉?吾讀之解頤焉,因為之刻,刻成而請序,遂序之。若其剔隱伏,刺缺漏,按駁禁持,胃搯而腎擢之,雖善避者無所逃,如子唐子所謂古經師不及者,多散見於諸所著述,不獨是書已也。

_____________________

1 “詎”疑當作“距”。

 

                                        (小石据中华版《徐渭集》录入,仍用繁体。)